联系我们

争议

中国人的“中国式聪明”

发布

在美国,你去商店买东西,事后不论任何理由,都可去退货还钱。因此,有一些人(一些台湾人和更多的大陆人)过几天要出席重要宴会,就去“买”一套名牌衣服,穿去赴宴之后,再去退钱。

美国商店还有一桩好事:买贵了,可退差价。于是有些人就趁平时不打折但尺寸、颜色较齐全的时候,把货品买回来,等到大减价的时候,再把收据拿去退差价。

这些人对自己的行为洋洋得意,还到处宣扬自己的聪明,甚至纳闷为何众多的别人那么“愚蠢”,不会利用这个“漏洞”。

把占人家便宜看成“聪明”,把奸巧看成“能力强”,把挑拨族群看成“和解共生”,真的是价值错乱了。

笔者想到了股神巴菲特。许多股友在讨论巴菲特的选股标准,往往忽略了他一再强调的:他非常重视一家公司CEO的诚信,不够正派的公司他绝不考虑。

中国人的“中国式聪明”

今天你会钻法律漏洞,明天你掌权了,就会去修改法律,让自己的违法变合法。这几年来,我们看了太多这种例子了。

十年前,我带年仅三岁多的儿子到美国旅行,寄宿亲戚家。

亲戚拿个全新的儿童汽车安全座椅给我,说:“这里规定儿童一定要坐汽车安全座椅,这个给你用,因为是借来的,请尽量不要弄脏,我还要还人。”

两周后,我不再开车,他拿着半新不旧的安全座椅到量贩店办退货。店员一声不吭,钱全数奉还。

亲戚得意地对我说:“美国的商店,两周内都可凭发票退货,所以我们常来这里‘借’东西。有些大陆人甚至连电视都‘借’哩!你说,美国人笨不笨?无条件退货的漏洞这么大,他们竟然都不知道!”

来年,我到日本,在当地做事的台湾朋友招待我,出入都开车。我问:“东京地狭人稠,不是很难停车吗?”“没那么严重啦!政府规定要有停车位才准买车,所以车子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多。”他说。

“哇!那你有停车位喽?一定贵得吓死人对不对?”“你怎么跟日本人一样笨!先租个停车位,等车子挂牌后,再把停车位退掉,不就解决了?”

几天后,换成日本朋友招待我,待遇沦为两条腿加地铁。他客气地说:“东京养车容易,养停车位难。所以只好委屈你挤地铁了。”我马上向他传授“破解之道”。

没想到他没有“悟道”的狂喜,只淡然说:“真要钻漏洞,其实到处都是,比如家母住在乡下,我把户籍迁过去再买车就可以了。但是,我实际上就住东京,没停车位却买车,左邻右舍会怎么看我?开车上班,我怎么面对同事?上司及正派的人不会这样做。”

美国商店无条件退货的机制与日本到处漏洞的法规,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当“信任”瓦解,社会也会崩溃。也因此,他们可以容忍政客做错事,却不容许政客说谎。

我们则是“假到真时真亦假”,每个人都虚虚实实,整个社会是在“怀疑”的基础上运作。思维影响行为,而个人行为又可扩及影响企业服务、社会运作。

记得去罗马搭乘地铁时,发现有售票机却没有验票机。

当场起了疑惑,到底要如何确认乘客有没有买票?那这样地铁不就铁定亏钱嘛?这是我们的习惯想法,总是想要替自以为的小聪明或贪小便宜寻求应对之道。

对于意大利人而言,我们会问这种问题才奇怪。搭车为啥不买票?乘车怎么可以不买票呢?两方想法当下有了差异。

如果你真想知道是不是可以不要买票搭车?可以,的确可以入站搭车,但是你要确保不会被富有正义感又鸡婆的意大利人发现,因为他八成会去举发你。到时候罚款可就是车价的数倍,而且丢脸还丢到国外去,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建立信任,不容易,却很重要!当彼此信任度越高,管理就越少。路,走对了,就不怕遥远。

在纽约,有一次参观有名的“大都会博物馆”。付了钱,柜台给我们一个约10圆台币大小的金属片门票,有两条夹子。方便我们别在衣领上。友人告诉我参观中途可以随时出来,如果还要再进去,门票就不用缴回,可以凭原本的门票再进入。确定不再进去参观,就把门票丢入门口的压克力玻璃柜中。

我问:“门票的形式、颜色有每天换吗?”朋友回答:“没有”“那会不会有人把门票带回家,过几天再来呢?或是10人进去只买5张门票,其中一人再把门票带出来给其它人?”

朋友大笑:“只有台湾人会这么想!美国人想法单纯多了,进去就是要买门票,不再进去,就缴回门票。基本上美国人相信大家都是守法的好人,所以门口工作人员很少。”

剎那间让我觉得很惭愧,我们的防弊多于兴利的观念,钻漏洞的念头竟是文化的一部份。

最近帮台积电上课,发现台积电的餐厅跟科学园区的其它厂商一样,采用外包模式,一样干净整洁明亮。所不同的是餐厅没有人帮你打菜,要吃什么一切自己来,发水果的地方贴了一张纸条每人限拿一袋(洗好切好的)。连入口处也很少有人在管,进餐厅自己用识别证刷卡,月底自动从薪水中扣除。

一位台积电副理告诉我:有一位员工被抓到吃饭没刷卡,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就开除。

当彼此信任度越高,管理就越少,彼此方便,成本自然下降,工作也越愉快。相反的彼此猜忌、防范、围堵、监督。不但降低生产力,工作也被动,不愉快。各位亲爱的伙伴,您是否也发现当您和周遭朋友、同事处于信任的环境中,做起事情来都非常的有效率,而且默契十足;但是,处于猜忌和不谅解的情形下,任何事物都进展的很不顺利?

如果您了解了这道理,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就将心胸打开,用开放的心情,信任的态度,来对待每一位伙伴。或许刚开始,会发现,吃了很多亏,大家都还是防来防去,那是因为您的伙伴还不习惯。

看完后您作何感想?

从我做起努力!让中国式聪明滚出中国,我们都不想活在一个崩溃的社会……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争议

“能麻烦你一下吗?”“不能”

发布

不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上,我都是一个特别害怕麻烦别人的人。遇到任何问题一般自己先想办法,自己想不到就找度娘,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张嘴向别人求助。但是,世界上还有另一种和我刚好和我完全相反的人,这种人能求人就绝对不会自己费劲。所以,当这两种人相遇时,就会产生巨大的冲突。

最近,一个并不熟的朋友在微信上给我发来这样的请求:

我顿时懵了。别人来借住是一个特别麻烦的事,各种不方便,再加上本来就不熟,我的内心当然一千万个不愿意。再看看她给的理由:因为想省钱???

有的人总是喜欢“麻烦”别人,而且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给别人带来了麻烦。这些人经常为自己的要求贴上一个令人抓狂的标签:举手之劳。

  • 你不是会画画吗?那你顺便帮我画个头像呗,反正对你来说小case。
  • 你不是学心理的吗?我最近有点儿困惑,你给我分析分析呗?举手之劳嘛。

仿佛在他们眼中,他们的要求根本不会费你的事儿,你伸伸手就能弄完的事,为什么你不帮我呢?做人可不能这么自私。不知道“举手之劳”什么时候成为要求别人无条件帮忙的理由的,在我的理解中“举手之劳”应该是个谦辞,应该是我答应帮忙你表示感谢之后我来说的,而不是你求我的时候自己定义的。

这样的人总是以自我为中心、毫不考虑别人、人际边界不清,在向他人提出请求和需求的时候,心里没有负担。

我有一个朋友,就是那种特别喜欢求人的人。有时候我就好奇,她怎么就能开得了这个口?明明自己百度一下就能知道的事儿,为什么要问别人。明明自己花点儿时间就能解决的麻烦,为什么要消耗人情?而她是这样理解的:反正就是多问一句话的事儿,别人告诉我了当然好,要是拒绝了,那大不了就不行嘛。

而像我这样不愿麻烦别人的人,也有以下三种心理:

我不麻烦你,你也不要麻烦我

曾经有一个同事就完全遵守这个原则,他这个人特别怕麻烦,所以也从来不麻烦别人。他坚守着非工作时间不谈工作的原则,暗含的意思是:“我不在下班之后打扰你,你也不要麻烦我。”就算有时候在下班时间突然有个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他都会自己做完,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找同事帮忙。这样做的好处呢,就是大家真的不好意思麻烦他,也尊重他的私人时间。有的时候新的合作伙伴不太了解情况,在周末找他,他也能直接回说:“我周末不工作喔。”因为他认为最基本的人际交往规则之一就是:等价交换。

提出请求是件很耗能的事情

每个人对于不同活动的能量消耗不同。不想麻烦别人的人通常感到开口请求是件十分耗神的事。我平时拎箱子去旅游,上台阶、放行李架时,如果有人来主动帮搭把手,我会十分感谢。但我从来不会主动找人帮忙。 因为对于我自己来说,开口向别人求助所消耗的心理能量,远远大于我自己搬箱子花费的体力劳动,所以还不如咬咬牙自己坚持一下。

万一被拒绝,那该有多尴尬

有时候我们很害怕提了请求会被人家拒绝,所以干脆就不提了。人类对于微小的社会拒绝都十分敏感。而“被拒绝”是一种很痛苦的体验,甚至可以产生生理疼痛。每一个害怕麻烦别人的人,可能都有过不同程度的“被拒创伤”。在鼓起勇气找别人帮忙之后,对方或者是委婉地拒绝了,或者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愿意帮忙,而是语气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虽然最后帮了你,但也让你很难受。我们可能会在心里想:“他是不是烦我了……我这样是不是太讨人嫌了……”各种担忧和顾虑让我们变得更加敏感。

有人说,人脉就是相互麻烦出来的,我们处在一个人情构成的社会。你麻烦我,我麻烦你,关系才一点一点维系起来。研究也证明,当你帮他人一个小忙之后,你对这个人的好感度也会提升。但前提是,这个忙真的要够小。

同时像我这样不愿麻烦别人的,通常也会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在拒绝他人麻烦的请求时,会感到愧疚。不善于拒绝别人,在说“不”之后会愧疚,但不拒绝又让自己为难,甚至会生自己的气: 怎么又给自己找一堆事儿呢!

有时候是碍于面子:以后还要相处呢,不能翻脸;有时候是心里想拒绝,但是嘴上却不能真实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顺嘴”就答应了。

要想避免这两个困扰,就需要我们带着决断力和他人互动。

决断力 ,指能够明确自己和他人的需求,并且准确地捕捉到二者重合的范围,以一种积极、合理的方式提出自己的请求。

它是一种刚刚好的状态,既不显得粗鲁或傲慢,过分侵犯他人边界;也不优柔寡断、唯唯诺诺,过分让渡自己的权利。

因此,我们需要:

  • 自由、公开地表达自己的需求、想法和感受,同时也尊重他人的合理需求;
  • 运用适当的非言语线索:沟通中直视他人、面部表情;
  • 礼貌地拒绝他人;
  • 不论是否意见一致,都能够倾听他人并给予适当回应;
  • 能够承认自己的错误并道歉;

所以,如果总是有人麻烦你,让你为难,请果断地拒绝他们!

比如,对于那位想住我家的朋友,我是这样回应的:

be brief!简短点!

be clear!明确点!

be honest!诚实点!

没错,就是这样。

继续阅读

争议

年味的瓦解,就是从黑亲戚开始的

发布

临近春节的时候,阿森纳发布了中国春节主题的祝福视频,其中最亮眼的内容莫过于几名球星一上来就问:买房了吗?买车了吗?升职了吗?加薪了吗…

模仿「中国式亲戚」的调侃,深受年轻人追捧,要多可爱有多可爱。但当这些问题从亲戚嘴里蹦出来时,就一点也不可爱了。

互联网上,「过年期间如何怼亲戚?」似乎成为比资本寒冬、产业转型更引人钻研的课题。各种标题刷爆朋友圈:

  • 年饭桌上,如何优雅地堵住七大姑八大姨的嘴?
  • 如何优雅地回怼催婚?
  • 如何应付七大姑八大姨炫耀自己儿子女儿比你有出息?
  • 我家的亲戚为什么这么招人烦?
  • 过年了,跟“熊孩子”一块儿来的还有“熊亲戚”!

标题之下,内容更是蕴含乾坤。

“各大”媒体煽风点火,给亲戚们贴上各种标签,竭力呈现七大姑八大姨的攀比、嫉妒、狭隘、功利。

都市言情剧中,总免不了有誓与世俗眼光抗争到底的男女主角妙语连珠痛怼亲戚,令其无地自容羞愤离去,一众年轻人解着恨地拍大腿:对,就该这么干。

某天看到网上“专家”的付费课程,专门教过年如何应付亲戚,全套售价80,已有不少人参加。

凡此种种,用心之细、表现手法之多、探讨之全面,让人感觉亲戚是过年不想回家的根本原因。

就像北京出租车司机提起日本就来气,逢此佳节,怼亲戚才是互联网最政治正确的观点呈现。

而我却觉得,年三十失去味道,就是从这股子黑亲戚的潮流开始的。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最重视的节日,那些传统的仪式和规矩中充满了敬畏与守望的意味。在许多文学名家的妙笔之下,过年的场景有了独特的意蕴,令人回味。

梁实秋笔下的春节是小孩子“吐槽”的对象:

“前庭后院挂满了灯笼,又是宫灯,又是纱灯,烛光辉煌,地上铺了芝麻秸儿,踩上去咯咯吱吱响,这一切当然有趣,可是寒风凛冽,吹得小脸儿通红,也就很不舒服。炕桌上呼卢喝雉,没有孩子的份。压岁钱不是白拿,要叩头如捣蒜。……除夕夜,一交子时,煮饽饽端上来了。我困得低枝倒挂,哪有胃口去吃?胡乱吃两个,倒头便睡,不知东方之既白。”

老舍眼中的春节充满了京味儿:

“过了二十三,大家就更忙起来,新年眨眼就到了啊。在除夕以前,家家必须把春联贴好,必须大扫除一次,名曰扫房。必须把肉、鸡、鱼、青菜、年糕什么的都预备充足,至少足够吃用一个星期的——按惯例,铺户多数,关五天门,到正月初六才开张。假若不预备下几天的吃食,临时不容易补充。还有,旧社会里的老妈妈们,讲究在除夕把一切该切出来的东西都切出来,省得在正月初一到初五再动刀,动刀剪是不吉利的。这含有迷信的意思。不过它也表现了我们确是爱和平的人,在一岁之首连切菜刀都不愿动一动。”

莫言憧憬着喝一碗腊八粥:

熬到腊月初八,是盼年的第一站。这天的早晨要熬一锅粥,粥里要有八样粮食——其实只需七样,不可缺少的大枣算一样。……我曾经十分地向往着这种施粥的盛典,想想那些巨大无比的锅,支设在露天里,成麻袋的米豆倒进去,黏稠的粥在锅里翻滚着,鼓起无数的气泡,浓浓的香气弥漫在凌晨清冷的空气里。一群手捧着大碗的孩子们排着队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脸冻得通红,鼻尖上挂着清鼻涕。为了抵抗寒冷,他们不停地蹦跳着,喊叫着。我经常幻想着我就在等待着领粥的队伍里,虽然饥饿,虽然寒冷,但心中充满了欢乐。后来我在作品中,数次描写了我想象中的施粥场面,但写出来的远不如想象中的辉煌。

这才是最纯正的年味,直接唤醒每个中国人骨子里的宽厚善良与激情。

曾经,「大过年的」是针兴奋剂,七大姑八大姨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干劲十足,也是针催化剂,许多矛盾都可以为这件事让步,饭桌子上几番觥筹交错,便也悉数化解。

随着时代的进步,年轻一代越来越主张自我,老家长、老一套都得靠边站,一年到头,也不知道孩子们在外面做了什么。最容易切入的话题一定是工作,最敏感的话题莫过于催婚,然而年三十再不聊,平日更没机会。

其实静下心来的我们不妨想想,聊这些话题的亲戚们真的这么讨厌吗?

一位长辈不聊催婚、不以过来人身份说说工作、问这问那,几乎没什么话题可以关心年轻一代,活跃年三十气氛。

更不为人关注的是,由于匿名的网络世界充满年轻人调侃、戏谑甚至攻击,中老年人羞于发声,任凭「亲戚皆祸害」、「催婚皆封建」等观念化身「浮在表面」的主流论调。

亲戚们想说也不敢说,怕坏了好不容易团圆的和气。

哪有那么多「熊亲戚」,更多的是为了维持团圆传统、关心晚辈、缓和家庭矛盾的普通人吧。

他们或催婚,或笨拙地询问你的近况,或「过来人」身份希望你过得好些,一大家子热热闹闹过大年,透着对未来的期望——

我们总说,如今过年越来越没有意思,但其实,这不叫「年味」又是什么?

今年是2019,第一代90后即将30。绝大多数90后进入社会。但他们中多数不像上一代人一样,承担起年夜饭桌上活跃气氛,关心长幼的衣钵。

相比当个大人,年轻人习惯于做个处处被理解的宝宝。拿起手机抢红包、吐槽春晚,更有90后吃完年夜饭,夺门而出,夜店KTV被订满。几杯酒下肚,一边看网上文章恶狠狠地吐槽亲戚,抱怨自己回到老家,不被家人理解,一边感慨年味没了。

年味能不淡么?

如果你还有亲戚可以抱怨,应该庆幸。

再过几年,老一辈慢慢凋零,亲戚聚会一拍而散,那股中国人从古至今习惯的团圆热闹劲儿也就消失了。

也许年味消失是必然,一大家子团圆的中国传统习俗消失也许不可阻挡,但至少,我们多数人还有机会珍惜现在,珍惜每个家人,珍惜七嘴八舌的热闹,珍惜七大姑八大姨的逼婚、催育、问这问那。

如果能放下芥蒂,多跟自己的亲戚多聊聊,享受那份只有中国人能理解的热闹愉悦,想必可以找回一点失去的年味。

继续阅读

争议

无情一点并没有错,过分的“善良”会伤害到自己!

发布

作者

小学时,体育检测。同班姑娘让我帮她拿着发卡,她去做仰卧起坐。我把发卡紧紧地握在手里,一秒钟都没有放开。她考完了,一句谢谢都没有,就和别人去玩了。第二次体育课,轮到我考试了,我让这个姑娘帮我拿着发卡,她没拒绝。考完以后,我问她:“我的发卡呢?”她说:“丢了。”我问:“怎么丢了?”她说:“刚才你考试时,她们叫我过去玩,我跑着跑着就丢了。”于是我只得在下午的课堂上披头散发地上课,被正好过来检查“仪容仪表”的教导主任批评,而那个姑娘,和别人一起一脸兴奋地看我挨批。

上高中时,不知道是谁说看见有司机接我,  于是别人开始推测我零花钱比别人多。后来,有人管我借钱不还。我成了债主,却要陪着笑脸管别人要钱,还背上了“小肚鸡肠,不乐于助人”的坏名声。上了大学,看到同宿舍的一个女生经常为了省钱不吃饭,我那可耻的善良就又钻出来了……我经常请她吃饭,还把自己不用的化妆品送给她。几个月后,我听到了关于我的负面新闻,就是这个舍友编造的。

后来到了美国,我的大学教授每次都把中国学生和其他学生区别对待。同班的中国学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直到那次,他无视离他最近的那个白人大胖子一直在刷Facebook,却指着我的笔记本电脑说:“关上那该死的东西!”再上课时,教授正在吹嘘他的光辉事迹,我突然对着一个刷Facebook的白人说:“你,关上那该死的东西!听课!”全班人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我已经做好了被赶出去的准备,可是教授竟然没说什么。下课以后,教授走过来默默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知道从此以后我再不用遭受种族歧视了。

于是我开始不再那么善良。变得没那么善良以后,我少了很多累赘的人际关系。变得没那么善良以后,我拉黑了曾经不敢拉黑的人,我当着其他学生的面说一个教授“涉嫌威胁、欺诈”,收获的是其他人的掌声和教授的退让。变得没那么善良以后,我不会因顾忌和别人的“友谊”就放弃自己的话语权,我争取到了比原先更多的机会。

有时候,过分的“善良”会伤害到自己,会让一些没有底线,没有良知的人得寸进尺。这个社会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着“善”的本质,有些人伤害了别人,不会内疚、不会不安,他们只会笑你傻,说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而当你学会拒绝别人,学会以牙还牙时,他们反而会尊重你,甚至敬畏你。我终于相信了那句话:无情一点并没有错。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19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