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人生

我成为高富帅的那一年

发布

“我大步流星的走出门外,春风柔柔得滑过我的脸颊,阳光在我的脑门上闪闪发亮,我将手插进贴身的口袋,真实而有力的揉搓着这一张50元的大票,我觉得我的人生,从来没有这样高大过,帅气过,富有过!”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的身高已经惊人地蹿到了1米75,站在篮球架下,我一跃而起,双手的指尖可以轻轻地划过篮网。那时候我瘦得好似一副风筝架子,为了和普遍比我矮半头的同学协调混搭,我在走路时拼命锅腰,好似一尾水中游弋的“虾蛄”,这种常见的海洋生物,在北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富贵虾”,可是用我们的土话喊出来却是——“拉尿虾”。

那天我站在男厕所的台阶上一边思考,一边小便,用强劲的尿柱在墙上一会儿画出“一”字,一会儿画出“人”字。同班的磊子,跨上台阶,窸窸窣窣地解开衣服,触电似的边尿边摇晃得厉害。我搭眼一扫,看见他粗短的小吉吉上,浮着一层黑涔涔绒毛,像茂密的胡茬似的,散发着一种成熟的雄性魅力。

视线很快转移到我身体的同样部位,这里一片荒芜,干净得像雪后的晴空。磊子白了我一眼,得意地笑起来,哆哆嗦嗦地竟然将他还在出水的神器收进了裤子,随即腿上又是一阵急促的哆嗦。

“操,还没尿完!”

磊子迅速又掏了出来,双手忙活着一阵拷问,然后打完收工,嘴里嘟嘟囔囔着:

“哎,午歌,你怎么还没发育呢?”

这话戳中了我的自卑,于是我草草完成我的画作,淡淡说:

“少管闲事!”

磊子是我的最佳损友,和我同在校运动队,他的专长是百米,而我练篮球。他上五年级那年就能和初二的学长跑得一样快,而我虽然是全队个子最高的,却常常在比赛中打不上主力。磊子很帅,高鼻梁,大眼睛,头发乌黑发亮,最重要的是生来就有点自然鬈,在那个费翔老师用“冬天里的一把火”燃烧了整个赤县神州的年代,“自然鬈”这种抒情的发式,安静地散发着天然而高贵的优越感。而我除了海拔略高之外,在他面前似乎一无长处。

当然这样的差距还有很多,比如:磊子他爹是桥梁工程师,满世界地出差旅行,满世界地给他买各种漂亮衣服和帅气的运动鞋,而我爸爸是一个木匠,对,一个木匠!我家后院里时常堆满各种粗圆的木料,房间里长年飘着一种木屑的味道,各种大小、各色样式的柜子,整齐地码在前庭。

对了,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我爸爸常常告诉我,他制作的柜子,其实是一种神秘的时光机,人钻进去,关上柜门,时间就会飞速地流转——以至于你在柜子里坐了很久,开门出来的时候,发现时钟其实只走掉了小小的一格。

这事儿我在童年的时候一度信以为真,因为我每次被我爸一阵怂揍之后,他会把我扔进他的柜子。在那黑暗无光、满是木屑味道的时空里,我哇哇地哭上一炮,最后我爸打开橱柜的门,淡淡地问我,想通了没有?我委屈又无奈地点点头,擦干眼角的泪水,吸回上唇的鼻涕,兔子一般删掉从柜子里窜出来,—看时间——哇塞,原来真的不到十分钟,可为什么会感觉有那么久?

扯得有些远了。大家一定在少年时有过相似的经历,当你遇到一个帅气、土豪又发育得良好的同学,而他恰巧又愿意和你做小伙伴时,你们自然很快会鬼混在一起,成为亲密无间的损友与玩伴。虽然,己不如人的感觉偶尔会跳出来作祟,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虚荣心,迅速会将自卑心干翻在地,然后事逼兮兮地觉得:“we are a team!”整个人生也浑然臭牛逼起来了。

每天放学我都会和磊子走在一起,他矮我半头,而我愿意为他弯曲半条脊椎。校园里常常会有女孩子向磊子投来羞涩而真诚的微笑,那些笑容的波长很强,通过空气传递,在磊子的脸上漫反射之后,也会在我心中荡起层层的涟漪。

我喜欢隔壁班一对姐妹花的微笑,高一点的叫马晓,矮一点的叫沈玉。马晓扎一个马尾辫,看上去清新爽利。沈玉扎着两个马尾,看上去双倍的清新爽利。马晓和我的情况差不多,虽然个子略高,上肢却平庸又淡薄,穿着紧身的背心,些许佝偻的身体,像一截稚嫩的竹板。沈玉则圆润很多,胸部微微发育,小巧而紧致的罩杯把她照顾得如同一款包装精致的糖果。两人同时启动微笑,而我很自然地将目光和沈玉纠缠在一起,她会不自觉地脸红,我也会,我会心跳加速,我猜她也会,这是我们之间一种不可言说的默契。

01_校花

然而马晓会更大胆一些,她常常在抿嘴发笑时,配以锐利的鼻音,那是介于“哼”和“哈”之间的一个音节,然后重复两次“哼哈、哼哈”,既让人明确地知道她笑了,又会让你觉得她笑得矜持又斯文。接下来,照惯例她会和磊子开一个玩笑,嘲笑他自然鬈的“鸟窝”头或者花纹奇特的耐克鞋。但她不敢笑我,从来不敢,我以我俯视的目光象征性地扫视她的脸颊时,她也会意外红脸——这让我觉得有点尴尬,因为在我心里,我和沈玉才是幽微无言的一对。

有一次,校队打比赛,磊子、沈玉和马晓都在场外观看,我抢到后场篮板,一路带球突破杀进前场,起三步时,被对方球员撞倒,在加速坠落中,我将球迅速抛向空中,然后狗啃屎一样的重重倒地。球在篮筐上颠了几下,最终还是掉在对方球员的手里。

“午歌,他妈的为什么不传球?”

在我从地上爬起来的瞬间,在队友和教练的责骂声里,我看见沈玉惊得捂上了双眼,而马晓上了发条似的,可劲地高频地输出着她的掌声。

赛后,我搭在磊子的肩膀上,一步一瘸地滚回家中,马晓和沈玉迎面走来。我有些羞愧地不敢看沈玉的眼睛。马晓则很奇怪地没开磊子的玩笑,只是淡淡地对我说:

“虾蛄哥,其实那个球很棒啦!”

天哪,在我人生灰黯无光的时刻,她居然没有用土话叫我“拉尿虾”而是在我的学名“虾蛄”之后,有情有义地加上一个“哥”字——好意外了有木有?!“虾蛄哥”——就好像行走江湖的途中,看到一帮子臭要饭的在晒太阳,忽然双手抱拳惊呼一声:“丐帮的朋友,你们辛苦了!”——好善解人意,有木有?!

我在马晓难得的柔声细气中,还是将目光锁定了沈玉美丽的身影。可那天她终究什么也没说。

几天后,磊子找我去上树薅桑叶,说是要送给一个女孩去养蚕。

我问:“你打听到哪里有了吗?”

磊子说:“咱们语文老师石春梅家的后院就有!”

我说:“那我不去了,怕被老师揍!”

磊子说:“你不去,我就把你下面还没长毛的事说出去!”

我说:“那咱们上语文课的时候溜出去薅,好不好呀?”

磊子说:“就知道你小子一定有主意!”

我说:“去的时候,带个篮球!”

磊子说:“带毛篮球啊?!”

我说:“石老师回家看见树上的桑叶被撸光了,一定会追查的,但是应该不会怀疑那一对翘课打篮球的小伙伴吧?”

磊子说:“就知道你小子一定有馊主意!”

就这样我和磊子翘了语文课去语文老师家的后院薅桑叶,折腾了两大包回来,挂在男厕所的瓦房顶上,又赶在下课之前,捧着篮球晃晃悠悠地从后门溜进教室,向语文老师自投罗网。

出人意料的是,石春梅老师正在讲台上正襟危坐地念着我的作文《爸爸的时光机》,看到满头大汗的我,石老师忽然停了一下,指着后黑板说:

“这篇想象力很丰富的作文,就是最后排那位逃课打篮球的午歌同学写的。”

同学们齐刷刷地扭头向我投来诧异的目光,我顿时傻在半空,心中对石老师的知遇之恩感激得无以言表。磊子把脖子窝在课桌里,扭过头,嘟嘟囔囔地说:

“操,是你写的吗?啥时候炼出了这文笔?”

接着,磊子又翘了数学课,屁颠屁颠地从男厕所摘下桑叶,冲进操场。我蹲在教室里的最后一排,从门缝里,远远地看见磊子把两包桑叶塞给了马晓,一颗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磊子回来后对我无限感恩。他说,多亏了我的好主意,才帮他达成心愿,但是,好人要做到底,今后代他写情书的事,我就要包圆了!

我本想推辞,想到了沈玉和马晓的关系,想到了磊子还会拿那天厕所的事来要挟我,于是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我帮磊子写了两个月的情书。春天尾巴上的时候,《唐伯虎点秋香》在学校附近的影院上映了,磊子说,让我陪他和他喜欢的女孩子们一起去看“唐伯虎”,我又一次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磊子说,他会穿上他爸从美国给他买来的大风衣,他让我也收拾得利索点儿,别给他丢人。我溜回家中,心头小鹿打滚,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折腾了好一阵,最后我找出了我爸的一套西装——那是前年我小舅结婚的时候,我妈买给我爸的,而我的身高已经逼近1米8啦,我完全值得驾驭起这样一套拉风的玩意。再没多想,我迫不及待换上了我爸的西装,而更让人惊喜的是,西装的上衣口袋里,居然藏着一张50元的人民币。

我大步流星地走出门外,春风柔柔地滑过我的脸颊,阳光在我的脑门上闪闪发亮,我将手插进贴身的口袋,真实而有力地揉搓着这一张50元的大票,我觉得我的人生,从来没有这样高大过,帅气过,富有过!

红星影院的门口,沈玉和磊子已经提前到达,沈玉捧着一小袋糖炒栗子,磊子抱着一个中筒的爆米花,不停地撸起他的美国大风衣的袖子,查看手腕子上的时间。他们对我这样伟岸的形象熟视无睹,让我觉得多少有点尴尬。

最后,还是沈玉打破了尴尬,一向沉默少言,温文尔雅的沈玉,终于跟我正式地说了一句话:

“要不,你在这儿等马晓吧,我们先进去了?”

“我们”——磊子和沈玉点头示意。我最后一眼望向沈玉,她吐字明白又轻快,就是这简单的几个字,像带着锯齿儿的钢锯条一样,一点一点,彻底割裂了那些曾经无言的默契——为什么不是我和她,不应该是“我们”才对吗?

风忽然停了,房屋斜斜的影子趴下来,人们安顿了,街上再没有嘈杂声、叫卖声、汽车喇叭声,我的腿甚至有点不自然地抖动起来,阳光分外的暖,额顶的汗水,一层层地渗透出来。

马晓终于还是来了,虽然穿着长裙,可还是连蹦带跳地跑了过来。她靠近我时,我意外地发现她穿着一条粉红色的吊带文胸,浮雕式的花纹,连同虚张声势的罩杯在月白色的衣襟里上下扑腾,像心跳成像的光学造影。

“她一定是因为屡次试穿文胸而耽误了时间!”这样想时,我迅速对她滋生了好感——“要是她此时再喊我一声虾蛄哥,我今天一定做她牵手离开的男嘉宾!”

对,就是这样!

“给我们来个最大筒的爆米花!”我对服务员说!

走出影院,已是黄昏时分。

正像唐伯虎点中了秋香,而沈玉和磊子自称“我们”一样,佳人眷属,美好爱情的大结局总会给人长久的温暖。

马晓忽然说:“好帅啊!”

“你是说唐伯虎吗?”我显然明白马晓是在夸赞我西装革履的样子。

“不!是你刚刚买爆米花的样子,阳刚劲儿十足,真的好帅!”马晓斩钉截铁地说:“那感觉,比你罗锅着腰走路帅,比平时打球都帅,比你穿着西装还帅!”

我憨憨地笑笑说:“所以,你是那个负责传递桑叶的女孩!”

马晓说:“所以,你是那个代写情书的男孩!”

我大惊,忙问道:“你怎么知道?”

马晓说:“沈玉给我看信上写’你头顶扬起的马尾,像我出手的三分球弧线’时,我就知道是你啦!”

余晖斜斜,橘色的阳光打湿了柏油街道,透出一股果粒橙的味道,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居然邀请了马晓去我家小坐。

在前庭的大柜子前,我生平第一次有点自豪地向马晓介绍了我老爸的时光机。

可没承想正说着,我居然听到了爸爸从后院开锁进门的声音。

为了不至于让我爸发现我偷穿他西装的糗事,免于一顿怂揍,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拉着马晓的手,跳进了我爸的大柜子里。由于情况紧急,我完全没有体会到第一次握紧少女手指时的那种冲动、热切和无以言表的美妙,由于情况紧急,在我听到我爸“嘭”的一声锁门离去之后,我和马晓的手还是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如果这真是时光机该有多好,我们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躲在里面,纯粹的黑,纯粹的喘息,纯粹的心跳,任凭时光飞逝,就这样手牵着手,在青春萌动的一瞬间,走完一辈子,白头偕老。

马晓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将手迅速抽了出来,我猝不及防,被她用力向前一带,倏然向她倒过去。我在撑住木柜门的瞬间,闻到了一种悠悠的味道——那不是木屑味,是香的,甜的,若有若无的。我的脸颊迅速红热起来,在抬起头的瞬间,擦到了马晓比我更为红热的脸颊。

就在那时,我猛然推开时光机的木门,快步冲向了卫生间。

可是我尿不出来。我惊恐地认为我病了,那是我从未体验过的人生经历,两腿之间不再细软,仿佛石化了一般,变得木然、坚硬、挺拔。

我用双手不断地拷问,纠结,借着黄昏幽微的光火,我惊奇地发现,我从前如雪后晴空一样干净的处女地上,不知何时竟生出两根黑丝,它们打着卷,倔强地向上生长着,像一对坚挺的问号,像磊子头顶自然鬈的长发一样,散发着天然而高贵的优越感。

我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不管怎么样,在我正式成为高富帅的那一年的春天,我在老爸亲手打造的时光机中飞速脱胎换骨,而终于,悄无声息的,发育了。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争议

你才不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乖女孩儿

发布

生活是这样的。我们可能有一万个理由让自己马不停蹄地朝前走,但却会因为一个环节的坍塌而陷入泥沼中难以自拔。当我们惊慌地面对世界,如何才能守住一座年轻的城池?我们希望通过别人的故事,帮你读懂自己的人生谜题。

这两天一直在思考Papi酱备受争议的「人生重要程度排序」:自己 > 伴侣 > 孩子 > 父母。

Papi酱的「人生最重要排行榜」/ 《我家那闺女》

自己陪伴自己的时间最长,伴侣、孩子、父母,都是只能一起走一段路。

传统的中国美德教导我们要“舍己为人”,千百年下来,囿于“他人总是优先于自己”这种思维,papi酱的想法也许太过自私。

我却觉得这是真活明白了——尽到该尽的责任,但做出的选择,要建立在尊重自己的前提上。不管生活、社交、恋爱、婚嫁……其实都是这样。

前段时间回家,见了一个小学同学。她小时候画画很好看,不爱说话。那时老师劝她竞选班长,她很坚定,说自己不适合,当个文艺委员就行。她有点胖胖的,外表看上去很普通,但很多同学都有点怕她。班里女孩流行换着戴彼此的头饰,只有她不肯,我也一度觉得她不好接近。一次做小组作业后,成了朋友,才发现她相处起来很搞笑,也没那么“傲气”。

多年没见,在朋友圈看到她生活中遇到了些和我一样的困惑,约出来聊天。我们在一个路口碰面,打车去目的地。目的地有点不好停车,司机转头商量,要把我们放在路另一边,说自己走过去更快。我本想随口答应了,谁知她突然说:“您按导航把我们送到就好。”司机也愣了一下,开始套近乎。说马上要交班了,得快点赶回去,绕一下之后就不好走,回去晚了要扣很多钱。

她不肯。

司机没料到劝不动我们,说:“小姑娘你体谅一下嘛,怎么这么不好说话呢?”

她还是坚持:“我们上车没有迟到,确定了目的地没有更改,接下来自己的安排也定了时间,您把我们送到目的地就好。”

司机不情愿地调了头。这时我才发现,从刚刚的位置到路对面,需要走很长一段距离才有人行天桥。

下车后,我还没从惊讶中缓过神。

“几年不见,你变得好刚呀”,我调侃。她只是淡淡地说,“还好吧,只是我们没有迁就的必要。他欺负我们不熟悉路,没道理。”

那一刻,我在心里有点暗暗地羡慕。她从来与别人不争不抢,可谁也别想绑架她退让自己的原则。

这种表面平平无奇、实际「不太好说话」的女生,其实活得很自在。

 

“你是女孩,要懂事一点。”

大多数中国姑娘对这话都不陌生。

你可以不够聪明、不够漂亮。但你不能不乖巧,因为只有懂事才会被喜欢。

但现实呢?

「乖女孩」的成长,常常是通过「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好吃的零食、时髦的玩具,从不主动开口要;和朋友出去旅游,吃住都充分尊重朋友意见,生怕别人不开心;被欺负了,辩驳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却只挤出一句「那好吧」……

「懂事」和「好惹」划上了等号,「乖女孩」变成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人间失格》里,太宰治有句话十分精准:

“只要被人批评,我就觉得对方说得一点都没错,是我自己想法有误。

习惯察言观色,习惯逆来顺受,习惯将自己的喜好藏起来,迎合别人的需求。”

于是,吃的亏也是各种各样,最常见的,是在钱上不好意思。

豆瓣上有个姑娘分享了自己被朋友坑的经历:因为没法拒绝朋友借钱,她甚至把信用卡都套出来。于是朋友借了这次,又有下一次。

网友借钱经历 / 豆瓣小组「讨好型人格治疗所」

时刻「懂事」,善意被看作理所应当。这是一旦开了头,就要延续下去的“无底洞”。因为只要她不再忍让,就反被责怪:“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懂“帮忙是情分,不帮才是本分”这个道理。

这些在社交上有苦说不出的女孩,一旦遇人不淑,恋爱里也要吃尽苦头。

为什么总有好女孩成了「渣男」收割机?真的只是运气不好?

心酸的女孩

虽然有点残忍,但情感这种事真的是相互的。

男朋友找茬气你,忍。

打游戏不理你,忍。

发烧了把你丢下,忍。

女孩将自己低进尘埃,却不能被理解。

有人讨论,「和成熟的女生谈恋爱是什么体验?」

她周到体贴,深受长辈喜欢;朋友羡慕,她总能给男朋友赚足面子;她独立坚强,遇到什么事都不会给亲近的人添麻烦……

“但我感觉不到她对我的喜欢和依赖。”面面俱到,偏偏在感情里忽略了温度;习惯迁就,反被当成爱得还不够深。不能说懂事的女生做错了,但让人心疼的是,主动迁就的那一方,总会受伤。

健康的亲密关系,需要两个人的用心经营,不是一个人的卑微忍让。事事妥协,在自己眼中是懂事,在对方眼中却成了敷衍。到头来不仅委屈了自己,也磨淡了感情。

 

小时候因为懂事,常常得到长辈的夸奖,所以心满意足;长大了才发现,心里空了一块,没人能帮,没人在乎。

为什么我们一直被教育要做一个讨人喜欢的姑娘?而不是一个被自己喜欢的人?一次次压抑自己、没原则的懂事,不过是在自我牺牲中,习惯了「受虐式」的教养。

然而,没有谁是天生懂事的。在《少年说》里,有个女孩让我心疼。

她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努力把每件事做到最好,害怕父母失望。住校期间,怕父母担心,她很少主动给父母打电话。

女孩因为懂事藏起小情绪 / 《少年说》

这次,女孩给两个月大的弟弟写了一封信——

“有一件事,是你我这辈子都不能忘却的:要爱我们刀子嘴豆腐心的爸爸,不要顶撞他,为了照顾你,他已经两个月没有睡过整觉了;要爱最伟大的妈妈,她为了你,从115斤胖到了160斤,经历了两次胎停……”

女孩默默把父母的操劳记在心里,将自己的情绪悉数收起,不声不响地背负起一个「姐姐」的责任。

“希望你可以做一个单纯快乐的孩子。可以不那么懂事,不那么乖,勇于索取,能被拒绝。”

女孩希望弟弟不用那么懂事 / 《少年说》

这些,何尝不是女孩自己的心声。努力让所有人满意,拼命让每个人都开心,自己却忘了快乐是什么滋味。

评论家梁宏达说,这种让所有人满意、觉得自己做了好事的,其实是当了「坏好人」。他们不是喜欢奉献,讨好别人,换来自己的快乐;而是,做到了让别人开心,自己却感觉痛苦委屈。这种人,其实在暗暗攒下负面情绪。

看过一个名叫《态度娃娃》的日本短片,女主艾利被称为“微笑天使”。小时候,弟弟不小心把她的鱼缸打碎。艾利非常难过,但她回过头却说:“没关系的,真的没事。”长大后,无论遇到什么委屈,她都挤出微笑说“没关系”。直到有天,她的脸突然变成了像玩具娃娃一样僵硬的面具脸,一敲就碎。

一步步退让,“懂事”的外壳长进肉里,成了人一辈子都摘不下来的面具。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如果一个人不能象征性地、合理地表达自己的攻击性,会出现心理问题。

攻击性,往往和「戾气」、「任性」、「不懂事」划等号。于是,有人拼命掩饰欲望,有人陷入低价值感的自我诅咒中,不断自我怀疑和否定。这种心情在恋爱关系中体现得很明显。

比如,听到约会对象张轩睿示好,Selina一脸诧异地说:“你可能脑子坏了,才有可能喜欢我。”

Selina不相信自己被人喜欢 / 《女儿们的恋爱》

在外人看来, Selina 已经足够优秀。她却依然不敢相信自己有被爱的底气。她的身上,有无数乖乖女的影子。

当她们说出“我不值得你爱”,内心不知已咆哮了多少句“我不配”。害怕抱有期待、害怕突破常规,更害怕失去认可。甚至,为自己的欲望感到羞愧。于是,主动为自己框定了上限,囚禁了自身变得更好的可能。

 

“阳光虽然温暖,但照射的时间长了,也会被人谩骂。”

人就是这样矛盾。

从那些不太好说话的女孩身上,我看到一个共性:希望怎样被对待,就要怎样对待别人。被忽视、被胁迫的,是受害者。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其实她们也给了别人「施虐」的机会。从不探寻、表达自己的真实需求,从没反抗,外来的“得寸进尺”也都显得更合情合理。

没有锋芒的善良,也是一种“恶”。

三毛在《西风不相识》里回忆自己出国留学的一段日子。刚开始,为了和室友们打好人际关系,她主动承担了整理宿舍内务的工作。但这种主动帮忙的情分,却被室友们当成了一种义务。

“三毛,天下雨了,快去收我的衣服。”

“三毛,我在外面吃晚饭,你醒着别睡,替我开门。”

“三毛,快下楼替我去烫一下那条红裤子,拜托你!”

有一次她没有做,得到的却是室友这样的回复:“三毛,关窗,你要冻死我们吗?”

紧接着的,是更难听的诋毁和谩骂。忍无可忍的三毛终于爆发,举起扫把,对着室友开始如雨点似的打下去。打完架,既没有道歉,也没有忏悔。自此,没有人再勒令她做这做那,对她的态度也变得客气尊敬起来。

余华说,当我们凶狠地对待这个世界时,这个世界突然变得温文尔雅。

所谓「凶狠」,并非是没礼貌的大呼小叫,低情商的吆五喝六,而是用行动证明:我不生气,不代表我没脾气。我不计较,不代表我脾气好。如果你非要触摸我的底线,我也绝对“不好惹”——坚定拒绝、坚决反击。

 

除了不受人欺负,「不好惹」的女孩,有对自己人生更强的把控力。她们可以毫不顾忌地说「我想」、「我要」,浑身散发着欲望的光芒。

比如,《奇葩说》里的很多选手都让人印象深刻。每个人在舞台上展示自我的同时,都非常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欲望。

“我就要赖在台上不走,如果有复活的机会,最好有一万次。”

“我就是冲着冠军来的。”

颜如晶坦言想拿冠军 / 《奇葩说》

说出来,即便没做到,也不会被人看扁。身边的人,会更加期待你下一次的表现,也给你更多力量。表达欲望,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武志红说:“当你在某一个领域活出了攻击性,你在这一领域的效率,会非常惊人。”

这不是对抗世界的暴力,而是延展人生边界的动力。

很赞同南派三叔的一句话:“如果你看到一个看起来很弱但又一点不怕你的人,最好小心一点,因为‘不怕’这件事情,是装不出来的,真正不怕一定是来源于内心无比强大的力量。”

有柔软坚韧,也有尖锐刚强。当你真正内有锋芒,外表看起来有没有刺,其实都已是无所谓的了。

从今天开始,做个不好惹的姑娘。让内在的骨气,撑起你外在的底气。

继续阅读

争议

为了卖假货,他们山寨了一座外国商场!

发布

最近看见一名博主曝光了奢侈品代购圈假货的高端玩法:有人为了卖假货,在国内建了一座山寨的外国商场,里面各种专柜都是山寨的,还雇了外国人在里面当销售……

视频中,一个代购正在“外国香奈儿专柜”直播,画面中一只香奈儿包包,一张代购小票,一个欧洲口音的售货员在数着欧元。对于不了解这些的消费者而言,俨然就是代购直播买货的现场。

然而博主po出几个细节,香奈儿的包包没有纸包手柄的做法、看货和买单不在一个地方、发票和专柜发票长得完全不一样等等。

虽然视频的真伪还有待考证,但造假专柜,雇佣网红和直播卖假货,在代购圈早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实。

不得不说,代购在力证自己是真货这条路上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做出来的货真假难辨。

包装盒精美,各种身份卡都齐全,让人无法分辨。

包装精美还不够,发票、鉴定书、POS机刷卡单统统都有。

他们印出来的小票足以乱真,二维码、防伪标都一比一仿真。甚至包装上的二维码还能扫出专卖店地址,但毫无意外,地址是假的,根本没有这个店。

 

而这种小票打印机,某宝上一搜一大堆。

 

有的为了增加自己的可信度,就开起了文首说的代购直播。

原以为这是个很好的方法,可以让消费者更加放心,但没想到,这些人还是钻了空子。

没山寨外国商场之前,假代购们都是去外国商场采买,拍好视频,甚至还当场在商品上写上买家的名字。

你以为可信了吧?

呵呵,发到买家手上的还是假货。

这招金蝉脱壳玩的溜啊!视频里的东西是真东西,只不过没付钱。

曾经就有代购,直播时让柜姐打包了好多东西,关了直播后一个都没买。

专柜也没货?不怕,有备而来!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魔术师呢!

现在好了,连专柜都给模仿出来了,国外都不用去了。

据说,“A货直播影视基地”里仙女们的演技堪比明星,甚至还呈碾压之势。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人类的智慧,金钱的力量”吧。

在代购这片灰色地带背后是一条利润巨大的产业链。

  • 我们看到的物流消息也都是为卖假货做铺垫,假代购们早已实现“人在家中坐,物流全球飞”的技术,“虚拟发货”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只要联系快递,就可以修改ID,想从哪发从哪发,而实际货物还是国产假货。
  • 澳洲生产的奶粉一直国内妈妈们的宠儿,经常火爆到澳洲市场缺货的地步。而最近随着中国二胎政策的顺利实行,澳洲奶粉的需求量更是大增,断货完全成了常态。然而就在大家为断货发愁到不行的时候,国内市场上,突然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澳洲奶粉——黑市上,有人重金求购空的澳洲奶粉罐,将小作坊生产的假冒、劣质奶粉二次罐装,当作正品向消费者销售,成本低到让人发指!
  • 300人的代购群,200多个托。高先生曾经在朋友的推荐下,加入了一个奢侈品品牌微信交流群,群里有300多人,每天他都会看大家聊得各种奢侈品。群主某日出售巴黎世家老爹鞋,报价4200元一双,高先生决定预定两双。有点警惕的高先生为慎重起见,转账前又在群里打听了下群主的人品。群友都说:kp,kp,kp(靠谱)。高先生看见群里这么多人说老板靠谱,便当即向群主微信转账总计8950元。但收货日期到了,高先生却发现自己被踢出了微信群,群主也将他拉黑了。他向朋友一打听,发现竟有30多人上当,被骗数额从几千元到两万元不等,总共被骗的金额有20多万。高先生随即报警。民警调查得知高先生加入的这个微信群就是一个假代购骗子群。300多人的代购群,200多个托,羊入狼窝,时时待宰。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利益的驱使。

惊讶之余,我们不难想象,有多少受害者隐藏在我们周围,因为自己贪图便宜,所以吃了哑巴亏,若真是贪图便宜还好,就怕是付了真货的钱,却还是买到了假货。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如此道德沦丧,花钱买个正品比西天取经还难。

发达的网购本身是件好事儿,却变成了消费者和黑心商贩的脑力竞赛,火眼金睛都分不清个中真假!

奉劝假代购们:假货永远不会成真货,亏心事做多了没有好下场,有这些力气放在正道上干嘛不好?

不如考虑考虑,提携下娱乐圈的演技?

继续阅读

争议

请珍惜现在可以独处的时光

发布

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中有这样一句台词:“到了我们这个阶段,已经很清楚自己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喜欢就尽情享受,讨厌就一点不做。”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感受:酒局、K歌、聚会,处在一群人的狂欢中却倍感寂寞,一个人独处时反倒获益良多。

美国作家梭罗,曾经远离尘嚣,只身一人在瓦尔登湖畔隐居两年。在瓦登湖林中二年零二个月又二天里,梭罗自耕自食、自始至终都独自一人,体验简朴和接近自然的生活,并以此为题材写成的长篇散文《瓦尔登湖》。

在有人问他是否曾感到孤独时,他说:

“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不也只是宇宙中的一叶小舟吗?

我为什么会感到孤独呢?我们的地球不是在银河系中吗?

我觉得经常独处使人身心健康。与人为伴,即使是与最优秀的人相处也会使人厌倦。

我好独处,至今我尚未找到一个伙伴能有独处那样令我感到亲切。

当我们来到异国他乡,虽置身于滚滚人群中,却常常比独处家中更觉孤独。

孤独,不能以人与人的空间距离来度量。”

学生时代的我,也曾害怕独处。

吃饭、逛街、泡图书馆,甚至连上厕所的时候都想要拉着别人一起。没有人陪在身边时,往往就会变得畏畏缩缩。怕被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后来逐渐发现,其实我们常常误解了“独处”,将独处与孤立无援、寂寞无助的状态混为一谈。总以为独处便是没有人陪伴,忽略了独处其实也是一种能力,是一个人情感成熟的最重要标志。

当我们想要找到好的生活状态,完全可以不依赖于他人的成全。

只要拥有“独处”的能力,就可以帮助我们安顿好自己,可以让我们找回内在的力量,可以让我们以全新的自己拥抱生活。

村上春树也特别喜欢喜欢独处。

据说,他每天有一两个小时跟谁都不交谈,独自跑步也好,写文章也罢,都不感到无聊。

和与人一起做事相比,他更喜欢一个人默不作声地读书或全神贯注地听音乐。

只需一个人做的事情,他可以想出许多来。

他每天清晨五点起床、晚上十点之前就寝,过着简朴又规律的生活。

一天之中,清晨的几个小时是他身体机能最为活跃的时间,因此,他会在这段时间内集中精力完成重要的工作。

随后的时间,或是用于运动,或是处理杂物,打理那些不需要高度集中的工作。

日暮时分便优哉游哉,或是读书,或是听音乐,放松精神,尽量早点睡觉。

这种生活看似孤独,他却乐在其中,并高效率地写完了无数名作。

《安顿一个人的时光》中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生活,可以是平淡、乏味、停滞不前,也可以是一场充实、美妙、精彩纷呈的冒险。

可惜很多人并不知道独处的价值:那些独处的时光,是会让你发光的。

独处时,你会更加笃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人只有学会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才能活得愈加有深度。

利用独处的时间为自己增值,才能把生活的点滴过成诗。

关于独处,刘若英有这样的诠释。

她说,独居是一种孤独,但孤独和寂寞是不一样的。

孤独是一种状态,寂寞是一种负面情绪。

善于独处的人,不大容易感到寂寞,自己会安排很多事情做,不会轻易被别人影响。

婚后的刘若英写了一本书,叫《我敢在你怀里孤独》。她写到自己的婚姻:有时候拍戏时,我们经常半个月不见面,没必要天天黏在一起。我们夫妻俩一起出门,去不同的电影院,看不同的电影。两人一起回家,进家门后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因为两人有独立的卧室和书房。她说,人的一生,不是在争取自己的空间,就是在适应别人的空间。

独处是将自己无限放大,相处则是尽可能地缩小,去适应别人空出来的位置。而恋人间最好的状态就是“窝在爱人怀里孤独”。

许多恋爱中的女生,总习惯将自己的安全感都寄托在另一半身上,在爱里患得患失、失去自我。但就像《千与千寻》所表达的那样:人生就像一班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

敢于在爱里孤独,是一种保持独立的人格和心态,不在爱中迷失的生活方式。

有一句话是“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世界太过喧嚣嘈杂,急于合群从众的人往往容易迷失。

而一个人最好的状态,无非是既能享受得了繁华,也能安顿一个人的时光。

我一直是一个喜欢独处的人,一个人独自看一下午的书,看累了就起身打开音乐,慢悠悠的做家务,很多时候,独处于我,反倒是一种享受。

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也很好。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19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