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争议

微博“自杀秀”,该死还是该救?

发布

01_微博直播“自杀秀”,是该死还是该救?

11月30日新浪微博网友“@Neuuuuuuuuuuuuuuuuuuu_神經元”在微博直播烧炭自杀,网友从一开始的劝阻变成了看笑话的心态,并将他的这句“真的不行了,没有多少空气了”演变为段子。该网友17:42分因抢救无效离世。

02_微博直播“自杀秀”,是该死还是该救?

新浪网友“梦魂游飘”微博直播自杀:

03_微博直播“自杀秀”,是该死还是该救?

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回复:“厌世的朋友和我一聊就好了,你和我聊一次?我能解决你所有的问题和困难,相信我!”

四年前在上海的一次国际心理学术大会上,我国著名心理专家曾奇峰在他的精分工作坊上讲“自恋”,现场人很多,我没找到座位,在后排抱着书站着听完,心里有些焦躁,但却记住了他这样一句话:“你们知道自恋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是自杀!”会场瞬间安静,之后大家开始窃窃私语,是的,对极了!

我这么好,这世界怎能如此待我?因为觉得这个肮脏的、丑恶的、虚伪的、充满欺骗的世界真是不值得自己再留恋,于是——去你X的全世界,我死给你看!

以前常常有站在高楼顶或爬上高架桥的企图自杀者,现在,在有了微博、微信朋友圈、校内、人人、脸书等“全民皆秀”的年代里,“我死给你看”这件事,成本更低,实施也变得更容易了。

既然有人“秀怎么活”,就得允许有人“秀怎么死”,“秀自杀”也是自杀者的权利。不过,这种秀真是让人好难过,它会让人们对自杀者感到同情、哀伤、抑郁和因无法施救的无奈产生挫败沮丧,会诱发人们对死亡恐惧的焦虑情绪,甚至会让人感到愤怒——你到底搞什么搞?!

(11月30号微博评论:“你麻痹到底死不死了、机智的PO主教你如何用炭火烧烤并涨粉的、有病吧你,都没意识了还能蹲在火盆旁说没空气?你不会挪远点嘛?这种行为真搞笑!”)

04_微博直播“自杀秀”,是该死还是该救?

这些“自杀者”的确是生活的弱者,这跟励志和鸡汤无关,是心理层面的弱。不安、恐惧、嫉妒、愤怒、绝望等负性情绪的出现皆是因为心理弱势,而极度心理弱势的最终表现就是报复,藉由报复自己来实现报复他人的目的——他们在想什么?他们既然决定死干嘛还拿出来秀,那他们是真的想死吗?

一、“我想死”=“我只是不想这样活”

“我想死”——当企图自杀者对周围的人说出这句话时,他们在内心里其实并没有为“死”这件事做好准备,这句话也可能是试探:“难道真的没有人对我‘想去死’这件事在乎了吗?”也可能是自我鼓励:“我是真的真的下定决心了!”也可能是呼救:“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活,谁能帮我指条出路?”因此,当一个人明确的表达“死”的意愿时,他其实需要大剂量的“别人的恐惧焦灼难过”作为安慰剂的,当然最好是来自“那个人”。如果真的下定决心死,是不会有说的意愿的。

二、“受害者”=“加害者”

每个企图自杀者,都是值得同情的,一定是有什么人什么事把他逼到了走投无路绝望崩溃的境地,所以看上去他只是个“受害者”。但是用“自杀”的方式还击本身就是一记重拳,是把“加害者”牢牢地钉在罪恶深重的内疚里永世不得翻身,是最狠的报复,因此这样的反手一击是把两个人的角色对调了,“受害者”成为了“加害者”,而且是双重加害者,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人,而且是永远的“加害者”,永无折返的机会了!所谓“不归路”,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注意到最近的三起“微博自杀直播”事件的当事人都是非常年轻的90后,是尚不了解什么是爱、也不懂得生命意义的年龄,于是感情上或者生活中遭受了挫败,便拿生命开起玩笑来。这真的让我们很担忧,还会有效仿者接连出现吗?该怎么对这样年轻脆弱的心灵加以辅导?而我们除了着急地围观,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想最重要的——加强生命教育是当务之急!

朋友的孩子8岁那年送到美国读书,第一堂课之后兴冲冲回到家,家长问学了什么?孩子很清晰也很轻松的回答“今天我一整天都在学我的身体,明天老师会告诉我如何保护它。”原来,开学第一天,学校最想让孩子们记住的,是人有多少块骨骼、每块肌肉叫什么、血液、神经、大脑、器官是怎么回事,这些不是只用来考试的不重要的副科“生理卫生”,这是必须让孩子们牢牢记住的生命常识;日本韩国的孩子,从小学起就开设有“死亡教育”的课程,有防灾、逃生、急救的训练,每个家庭都有急救包,孩子从小就有牢固的生命保护意识。而我们的孩子的教育则更注重才艺、分数、外语、奥数等“给别人看的,跟别人比”的能力的培养,注意力在“别人的目光”,不在“认识和重视自己”。

这样的教育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孩子,怎么会明白生是什么?死是什么?生命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不了解,当然就会随意对待生命,不懂珍惜。

我想对那些“微博直播自杀事件”的围观者说:

首先,微博直播自杀,这种行为不可忍,劝不知道怎么劝,任由其发展又实在不忍心,伤害了我们的情绪,绑架了我们的道德,但是围观的你可以选择施救劝说报警或是“干我什么事?”、可以选择沉默或是离场,但是请不要扑过去谩骂,拜托那只动鼠标的手手下留情。因为对自杀者而言,再没有什么比他人的“共情”更让他觉得善意了;

其次,更为有效的劝说不是“你怎么了?你有什么想不开你可以告诉我啊?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家人和朋友吗?”这种略带指责的、比较有“施救者优越感”的话语,对内心已经极度虚弱的自杀者并不是良药,反而有可能是二次伤害:“你看我不仅差到极点了,我还这么对不起所有人,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些“关切”只会加重他们自杀的念头。

“自杀危机干预”是心理治疗领域相当专业的临床技术,我把它转化成更通俗的解读,分享给你听:

面对自杀者,我们能做的:

一、帮助他放松——告诉他不用急着死,我们每个人都得死,所以放松一点,让他明白,慢一点,晚一点,哪怕晚个几分钟再做这件事,结局也是没有差别的不是吗?

二、跟他聊聊死亡这件事——你知道什么是死吗?你说说我听听。介绍一下你的这种死法,这种死法你会感受到怎样的身体上的感觉,你都明白的知道吗?如果自杀不成功,你的身体会落下怎样的毛病呢?

三、假如以上谈话能够够顺利进行——那么跟他聊聊他过往的生活吧,有哪些没实现的?有谁是他最舍不得的?假如不去死,又能如何重新活过这一生呢?

不过以上的谈话有个前提是,你取得了他足够的信任,而且你具备足够多的心理疏导的常识和足够多的耐心,除去以上,帮助自杀者最靠谱也最可行的做法是——报警!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在三万英尺的高空,飞机舷窗外略过的大片云朵好像棉花糖,令人心生欢喜。我每次坐飞机,看着窗外,我都相信一定有一个我们不曾到过的世界,而我们还不急着去呢,活好每一天吧,加油!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争议

张云雷演出被叫停,央视网:与其“棒杀”,不如以德化之

发布

关于张云雷拿国难编段子的新闻,不少网友猜测怕是要“凉凉”了,还有可能连累德云社。

作为郭德纲的得意弟子,他在2018年12月31日的青岛跨年演出中把汶川地震编入了他的相声《大上寿》。演出中,张云雷与杨九郎一唱一和,“大姐远嫁唐山,二姐远嫁汶川,三姐远嫁玉树”,“三个姐姐多有造化,都是幸存者。”

在5月12日汶川地震11周年纪念日,网友扒出他们演出的视频在网上传播,对于相声这样本身就是给人带来欢乐的艺术形式,拿国难作梗让很多网友感到不满,网友们纷纷对他进行批评谴责。

张云雷在13日凌晨发布长微博致歉,但据说目前他的各项工作已被暂停。

关于这个视频被曝光的时间节点,不少人质疑是否存在有人故意针对张云雷。对此鹿角网认为现在这个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小葛葛确实做了那样的事啊。

央视网评价此事时,说“与其‘棒杀’,不如成风化人、以德化之”。

不过,由于“兹事体大”,他的道歉虽然得到部分粉丝的谅解,却不是所有人都买账,不少视频网站下架了他的演出视频,即将开始的专场演出工作也陷入停顿,面临重新审查。

对于沉寂十几年一朝爆红的张云雷而言,此事是人生的又一个低谷。德云社使得相声这一艺术形式重振声威,为大众带来无数欢乐,相信如果他是真的悔过,牢记此次的教训,日后必定可以拿出更多优秀的作品。

继续阅读

争议

从杜嘉班纳到汉堡王,其实这一次也许没有那么严重

发布

近期汉堡王在ins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广告,并配以“带着你的味蕾一路来到胡志明市,品尝我们的越南风味甜辣椒嫩脆汉堡,这是我们全球风味的一部分”的广告词。

视频中手握巨型筷子的“顾客们”,笨拙的夹着汉堡试图吃掉。

当这段广告由新西兰韩裔钢琴家马里奥•莫(Maria Mo)首先在twitter上发布截图表示强烈不满后,迅速在网络上传播。

马里奥•莫表示:

“这就是汉堡王为越南汉堡新做的广告,使用筷子真的有这么好笑吗”

“我受够了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任何取笑不同文化的行为,以及那些想要消灭努力争取和平的人的行为,对待这些我们应该坚决说不!”

 

汉堡王这次的广告不难使人联想到去年11月份的杜嘉班纳辱华事件,视频中那个拥有东方面孔的模特,矫揉造作地使用筷子的情景,想必大家都还记得。

目前随着事件的发酵,汉堡王已将争议广告移除并进行道歉。该公司市场部负责人伍德布里奇表示:“我们对这则冒犯到(亚裔)社区的广告表示诚挚歉意。它并不能体现我们追求多元化以及包容性的品牌价值观。”

两相对比之下,我们不难发现,比起D&G事件涉事设计师前前后后各种作死的行为,汉堡王的态度可以说相当诚挚,比起D&G视频里显而易见的种族歧视元素,汉堡王的广告可能更想表达的是外国人想要学习使筷子,原本可能是要示好,一不小心用力过猛。

事情之所以发展得如此迅速,鹿角网觉得大家的愤怒也许更多出于上一次被D&G踩痛了的脚还没好,另外也是有点被媒体带节奏。

冷静下来的网友也提出了理智的看法

我们的筷子不是“两根小棍子形状的东西”,而是一双。一对新人结婚时,新娘的家人往往会送出一双红色的筷子,寓意快生贵子、生生世世一双人、不离不弃。

我们的筷子也不仅仅是日常使用的工具。它一头圆一头方,代表天圆地方,究其根源,怕是诞生在距今五六千年以前。中国的饮食本就不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还蕴含着无数传承,筷子更是其中不可或缺的载体。

顺便也传播一下如何正确使用筷子

不知道下一次会是谁再来拍摄筷子元素的广告,但是不妨看看央视拍的这个关于筷子的公益广告,如果能够明白一点点其中的内涵,就能出彩。

继续阅读

争议

年味的瓦解,就是从黑亲戚开始的

发布

临近春节的时候,阿森纳发布了中国春节主题的祝福视频,其中最亮眼的内容莫过于几名球星一上来就问:买房了吗?买车了吗?升职了吗?加薪了吗…

模仿「中国式亲戚」的调侃,深受年轻人追捧,要多可爱有多可爱。但当这些问题从亲戚嘴里蹦出来时,就一点也不可爱了。

互联网上,「过年期间如何怼亲戚?」似乎成为比资本寒冬、产业转型更引人钻研的课题。各种标题刷爆朋友圈:

  • 年饭桌上,如何优雅地堵住七大姑八大姨的嘴?
  • 如何优雅地回怼催婚?
  • 如何应付七大姑八大姨炫耀自己儿子女儿比你有出息?
  • 我家的亲戚为什么这么招人烦?
  • 过年了,跟“熊孩子”一块儿来的还有“熊亲戚”!

标题之下,内容更是蕴含乾坤。

“各大”媒体煽风点火,给亲戚们贴上各种标签,竭力呈现七大姑八大姨的攀比、嫉妒、狭隘、功利。

都市言情剧中,总免不了有誓与世俗眼光抗争到底的男女主角妙语连珠痛怼亲戚,令其无地自容羞愤离去,一众年轻人解着恨地拍大腿:对,就该这么干。

某天看到网上“专家”的付费课程,专门教过年如何应付亲戚,全套售价80,已有不少人参加。

凡此种种,用心之细、表现手法之多、探讨之全面,让人感觉亲戚是过年不想回家的根本原因。

就像北京出租车司机提起日本就来气,逢此佳节,怼亲戚才是互联网最政治正确的观点呈现。

而我却觉得,年三十失去味道,就是从这股子黑亲戚的潮流开始的。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最重视的节日,那些传统的仪式和规矩中充满了敬畏与守望的意味。在许多文学名家的妙笔之下,过年的场景有了独特的意蕴,令人回味。

梁实秋笔下的春节是小孩子“吐槽”的对象:

“前庭后院挂满了灯笼,又是宫灯,又是纱灯,烛光辉煌,地上铺了芝麻秸儿,踩上去咯咯吱吱响,这一切当然有趣,可是寒风凛冽,吹得小脸儿通红,也就很不舒服。炕桌上呼卢喝雉,没有孩子的份。压岁钱不是白拿,要叩头如捣蒜。……除夕夜,一交子时,煮饽饽端上来了。我困得低枝倒挂,哪有胃口去吃?胡乱吃两个,倒头便睡,不知东方之既白。”

老舍眼中的春节充满了京味儿:

“过了二十三,大家就更忙起来,新年眨眼就到了啊。在除夕以前,家家必须把春联贴好,必须大扫除一次,名曰扫房。必须把肉、鸡、鱼、青菜、年糕什么的都预备充足,至少足够吃用一个星期的——按惯例,铺户多数,关五天门,到正月初六才开张。假若不预备下几天的吃食,临时不容易补充。还有,旧社会里的老妈妈们,讲究在除夕把一切该切出来的东西都切出来,省得在正月初一到初五再动刀,动刀剪是不吉利的。这含有迷信的意思。不过它也表现了我们确是爱和平的人,在一岁之首连切菜刀都不愿动一动。”

莫言憧憬着喝一碗腊八粥:

熬到腊月初八,是盼年的第一站。这天的早晨要熬一锅粥,粥里要有八样粮食——其实只需七样,不可缺少的大枣算一样。……我曾经十分地向往着这种施粥的盛典,想想那些巨大无比的锅,支设在露天里,成麻袋的米豆倒进去,黏稠的粥在锅里翻滚着,鼓起无数的气泡,浓浓的香气弥漫在凌晨清冷的空气里。一群手捧着大碗的孩子们排着队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脸冻得通红,鼻尖上挂着清鼻涕。为了抵抗寒冷,他们不停地蹦跳着,喊叫着。我经常幻想着我就在等待着领粥的队伍里,虽然饥饿,虽然寒冷,但心中充满了欢乐。后来我在作品中,数次描写了我想象中的施粥场面,但写出来的远不如想象中的辉煌。

这才是最纯正的年味,直接唤醒每个中国人骨子里的宽厚善良与激情。

曾经,「大过年的」是针兴奋剂,七大姑八大姨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干劲十足,也是针催化剂,许多矛盾都可以为这件事让步,饭桌子上几番觥筹交错,便也悉数化解。

随着时代的进步,年轻一代越来越主张自我,老家长、老一套都得靠边站,一年到头,也不知道孩子们在外面做了什么。最容易切入的话题一定是工作,最敏感的话题莫过于催婚,然而年三十再不聊,平日更没机会。

其实静下心来的我们不妨想想,聊这些话题的亲戚们真的这么讨厌吗?

一位长辈不聊催婚、不以过来人身份说说工作、问这问那,几乎没什么话题可以关心年轻一代,活跃年三十气氛。

更不为人关注的是,由于匿名的网络世界充满年轻人调侃、戏谑甚至攻击,中老年人羞于发声,任凭「亲戚皆祸害」、「催婚皆封建」等观念化身「浮在表面」的主流论调。

亲戚们想说也不敢说,怕坏了好不容易团圆的和气。

哪有那么多「熊亲戚」,更多的是为了维持团圆传统、关心晚辈、缓和家庭矛盾的普通人吧。

他们或催婚,或笨拙地询问你的近况,或「过来人」身份希望你过得好些,一大家子热热闹闹过大年,透着对未来的期望——

我们总说,如今过年越来越没有意思,但其实,这不叫「年味」又是什么?

今年是2019,第一代90后即将30。绝大多数90后进入社会。但他们中多数不像上一代人一样,承担起年夜饭桌上活跃气氛,关心长幼的衣钵。

相比当个大人,年轻人习惯于做个处处被理解的宝宝。拿起手机抢红包、吐槽春晚,更有90后吃完年夜饭,夺门而出,夜店KTV被订满。几杯酒下肚,一边看网上文章恶狠狠地吐槽亲戚,抱怨自己回到老家,不被家人理解,一边感慨年味没了。

年味能不淡么?

如果你还有亲戚可以抱怨,应该庆幸。

再过几年,老一辈慢慢凋零,亲戚聚会一拍而散,那股中国人从古至今习惯的团圆热闹劲儿也就消失了。

也许年味消失是必然,一大家子团圆的中国传统习俗消失也许不可阻挡,但至少,我们多数人还有机会珍惜现在,珍惜每个家人,珍惜七嘴八舌的热闹,珍惜七大姑八大姨的逼婚、催育、问这问那。

如果能放下芥蒂,多跟自己的亲戚多聊聊,享受那份只有中国人能理解的热闹愉悦,想必可以找回一点失去的年味。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热门

Copyright © 2019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鹿角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