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旅游

再看《丽人行》—-盛世繁华下的徒劳挣扎

发布

笔者大约是今年5月份的时候在微博上就看到了这段舞蹈,但是当时只记得感慨与震撼却忘记了转发,所以跟我的老师只说了这回事,我又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人,连个关键词都找不到,所以自然后来也没有不到视频,今天正好看到了这个视频,赶快分享出来了。

此视频拍摄于西安大雁塔,配乐并没有使用原版BGM,不少网友也说原版的BGM虽然大气,但到结束时却又暗含一个朝代的腐朽落幕,而此视频BGM出自《楚乔传》的配乐《双面燕洵》(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吧)  ,听说火的原因是因为当时正在推广《唐砖》,所以也有不少明星转发这段视频。

实际上就是凸显燕洵,从鲜衣怒马踏尽长安花的轻狂少年,转变为阴暗狠毒步步杀机的危险人物,这并不漫长的一生却前后活成了两个样子,注重对比。而丽人行是描绘盛唐时期风貌的舞,举手投足之间的风情都让人不禁在脑海浮想盛世大唐该是怎样的繁华,才能有这样的舞,这样的美人。

因此整场舞从开场到结尾整体基调浑然一体。鲜衣怒马踏尽长安花的少年行走在盛世大唐的街上自然是和谐美好浑然一体的,然而后面那个在命运面前徒劳挣扎的燕洵就像这盛唐的尾声,走向注定的末路。

《丽人行》原本是大型舞剧《杜甫》里面的一段,如果你们有兴趣看的话,里面很多舞蹈片段都是根据杜甫的诗来编的,我单单才看了舞剧的上篇,就看出了他写得《石壕吏》《兵车行》《丽人行》《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最后一首诗也是上篇最后一幕,入门闻号咷,幼子饥已卒,这个场面让我感到非常震撼!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换作在古代当皇帝,我也愿意声色犬马,夜夜笙歌,谁特么还上朝,白居易老儿能写出长恨歌,肯定也一边享受这宫廷生活,一边骂皇帝荒淫不理朝政,而我的老师告诉我白居易的一些事后,我也是对白居易充满了鄙视。

《盛世》是赵氏孤儿这个舞剧里的一段,《采薇》《玉人舞》《熏香》是舞剧孔子里的片段,《清平调》,《响屐舞》,《洛水佼人》也是很不错的哦!

其实汉族舞已经消失,现在的这些舞是汉元素舞蹈(有不少都有芭蕾舞的影子) 自从汉民族被通古斯满人统治后,为了征服汉民族,只能对汉民族采取殖民政策,如:“剃满发”,“穿满服”,“奏满乐”,“跳满舞”等等 ,虽然真正的汉族舞蹈已经消失,但文化不是一成不变的,通过这些不断的努力,相信会形成新的汉民族舞!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旅游

死海为什么被称为“死海”?真没有任何生物在里面生存吗?

发布

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地理课上学过的那些关于死海的知识。就地理位置而言,它东部与约旦接壤,西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死海是一个咸度极高的盐湖,湖岸低于海平面423 米,是陆地上的最低点,也是大自然的奇迹之一。

那么为什么死海被称为“死海”呢?关于现在的死海,最早的文献记载在希伯来语经文《创世记》中,由于含盐量高,它也被称为“ 盐海”。死海的盐度水平接近35%,即342克每千克。此外,它还是一个没有外流的内陆湖泊,所以所有的盐分都被困住,无法逃逸。

在罗马时代,游客开始将其称为“死海”。他们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它失去了所有“正常”的生命形式,例如鱼类、植物和动物。从那时起,这个湖就被普遍称为死海。然而,在各种不同的文化中,它也有其他的名称,例如盐海、平原海、原始海、所多玛海、沥青海,甚至是魔鬼海。

在后来的罗马时代,盐被认为是一种价值很高的商品,与白银和黄金一样珍贵。而在实际生活中,盐甚至被用作货币。例如罗马的军队就经常以盐作为酬劳。工资“salary”这个词就来源于拉丁语“sal”,意思是用盐的形式支付报酬!

从图拉真皇帝开始,罗马人就在死海附近修建了许多堡垒,以保护进出死海的通道。死海曾经是诸如希律王之类的罗马帝国精英进行“健康”沐浴的皇家温泉。在历史书中,也有关于埃及艳后因其“治疗作用”而在死海洗澡的故事。

鉴于死海是内陆湖泊的,并且处于地球上陆地海拔最低的地方,所以它成为了雨水和地表水流动的终点站。在这里,水不能流到其他地方。它只会蒸发。在炎热的夏天,湖中的水不可挽回地蒸发流失,而盐分和其他矿物质则日积月累留在死海中。

在如此高的含盐量下,死海及其海岸没有出现通常在海洋附近发现的典型的动植物群落也就不足为奇了。然而,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死海成为研究人员的热门课题,人们逐渐发现死海并不是一个真正没有生命的“死海”。

有几项研究已经证实,这里有微小的微生物群落。最常被拿来举例的生物之一是杜氏藻,许多人认为它们对健康有多种益处,我想大概是因为杜氏藻中含有高浓度的β-胡萝卜素、抗氧化剂和一些维生素。除了微生物以外,在死海海岸附近偶尔还能看到其他动物,如沼泽猫、鹳、沼泽青蛙和蜗牛。

可能很多人对死海的印象是由于它那闻名遐迩的怪异特性:即使是一个不会游泳人,也可以在死海里任意漂浮。这也是死海成为热门旅游目的地的原因之一。

作为一个没有去过死海的人,鹿角网也很想知道死海中漂浮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据说,当你进入水中的那一刻,你会觉得水把你从底部推上来,使你浮在水面上。当你逐渐远离海岸时,就会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也会觉得浮力越来越大。

当然还有一个值得关心的问题是:虽然在死海中会自动漂浮,但是有没有可能溺水?答案还是与死海的高盐度有关。死海的含盐量超过340克/公斤,其他矿物质含量也很高,因此死海的水密度比其他水体大。它的密度也比一个正常的人体密度要大。所以,当我们进入死海时,由于身体的密度低于周围的水而保持漂浮状态,很难溺水。

另外,总有你不知道的事,你几乎不能在死海里真正地“潜水”或“游泳”。你只能保持漂浮。不过,你应该避免把你的头泡在水里,尤其是你的眼睛。而且,那些有伤口或其他皮肤损伤的人应该避免进入死海,因为异常高的含盐量会加重这些伤口。

继续阅读

旅游

与泰姬陵有关的的八个秘密,你知道几个?

发布

对于第一次去印度的游客来说,几乎不可能错过值得一看的泰姬陵。这座位于阿格拉的陵墓是印度最著名的纪念碑,也是永恒爱情的崇高圣地。泰姬陵由莫卧儿王朝的皇帝沙·贾汗建造于1632年至1647年之间,是为了纪念贾汗最宠爱的妻子穆塔兹·马哈尔——她在为皇帝生第14个孩子时难产而死。

然而正是这么一座具有标志性地位的建筑,它的大部分历史仍然笼罩在神秘之中。所以,关于这个被大理石包裹着的奇迹,也许总有你不知道的事。那么接下来就当是在五一假期来临之际,让鹿角网先带各位云旅游一番。

光学错觉随处可见

泰姬陵的建筑师和工匠是比例和视觉的大师。例如,当你第一次接近泰姬陵的主大门时,它看起来非常近,非常大。但当你与它的距离越来越近,它的大小就会“缩水”。另外,虽然陵墓周围的宣礼塔看起来完全直立,但这些塔实际上是向外倾斜的,这在形式上和功能上都有作用:一方面提供了美学上的平衡,另一方面在地震等灾难中,柱子也会从主墓穴中塌下来。

最著名的神话可能是假的

在一个流行的传说中,沙·贾汗迫切希望陵墓成为一个无与伦比的精美杰作。据说,为了确保没有人能重现泰姬陵的美丽,沙·贾汗砍下了那些工匠的手,挖出了他们的眼睛。这个可怕的故事广为流传,但历史学家们并没有找到支持这个故事真实性的证据。不过,它也确实加强了浪漫悲剧的戏剧性。

两个坟墓是空的

在泰姬陵内部,纪念穆塔兹·马哈尔和沙·贾汗的坟墓被封闭在一个八面的小室中,里面装饰着一种镶嵌着半宝石的石头和一个大理石的格子屏风。但这些华丽的古迹只是为了展示,真正的石棺位于花园下面一个安静的房间里。

它几乎完全对称

泰姬陵是莫卧儿王朝建筑的巅峰之作,按照当时的建筑风格,以无可挑剔的对称性建造。圆屋顶的陵墓侧面是宣礼塔,中心的水池映照着主楼。花园作为一个俗世天堂的代表,被划分成四个部分,而那对红色砂岩建筑——一个朝东的清真寺和一个朝西的宾馆,使陵墓群保持平衡的和谐。

唯有一个地方例外。沙·贾汗的纪念碑奇怪地位于中轴线以西,打破了平衡。这个奇怪的位置让许多人感觉他本来并不打算被埋葬在那里。

定期做“面部护理”

岁月和污染已经使泰姬陵闪闪发光的白色大理石外墙遭受了损害,在污浊的环境下,它已经变成了棕黄色。所以有时候,这座纪念碑也会做做“水疗”,期间甚至会使用一种泥巴面膜。那是印度女性用来恢复光泽的传统配方,涂上后用刷子洗掉,之后泰姬陵上的瑕疵就会消失,重新焕发光彩。

它在一天中的不同时刻会改变颜色

泰姬陵的魅力之一是它不断变化的色调。从黎明到黄昏,太阳改变了陵墓的色彩。日出时,它看起来似乎是珍珠灰色和淡粉色;正午时,它可能是耀眼的白色;日落时,它可能是橙铜色。而到了晚上,泰姬陵会呈现半透明的蓝色。因此,在满月和月食的时候也会出售特别票。

另一座黑色大理石的泰姬陵也在计划之中

还记得沙·贾汗那座看起来像是被随意摆放的纪念碑吗?据当地传说,沙·贾汗原本想要在亚穆纳河上建造一个与泰姬陵完全相同,但位于泰姬陵对面的黑色大理石建筑,以便自己死后被埋葬在那里。可是后来沙·贾汗被他的儿子(讽刺的是同时也是穆塔兹·马哈尔的儿子)废黜,他被囚禁在附近的阿格拉堡后,工程就停止了。一些历史学家也认为这个故事是民间传说。

它既是爱的象征,也是力量的象征

有资料表明,作为一个领导者,比起他的浪漫而言,沙·贾汗更多的是冷酷无情。尽管泰姬陵让人联想到虔诚和热情,但它也是一种宣传工具。建筑群的有序对称象征着绝对的权力——莫卧儿王朝的完美领导。它的规模宏大和奢华,那些水晶、天青石、大理石、绿松石,只不过给沙·贾汗的统治带来了荣耀。

继续阅读

旅游

大堡礁正面临着最广泛的白化现象

发布

曾经有过传言,说在太空中可以看到中国的万里长城,这当然是以讹传讹。长城虽长,但就其宽度而言,哪怕是其最宽的地方,也不足以在太空看到。真正能够在太空看到的,是自然界七大奇观之一的大堡礁,它也是地球上唯一能从太空看到的生物。

可是,就是这样伟大的自然奇观,也逃脱不了人类活动对其造成的伤害——珊瑚礁白化。最近的两次白化事件分别发生在2016年和2017年,大约摧毁了一半的珊瑚礁。但是,根据3月下旬对大堡礁1036个珊瑚礁的调查显示,今年珊瑚白化的严重程度仅次于2016年,当时有三分之一的珊瑚死亡。

而且,这次的情况与以往不同,相较于以前只有北部和中部地区受到影响,现在珊瑚礁的所有区域都在遭受白化事件的折磨。大约四分之一的珊瑚礁受到了严重影响,这意味着超过60%的珊瑚失去了颜色,另外35%的珊瑚经历了轻微的褪色。

我们都知道,此前澳大利亚刚刚经历了一个充斥着干旱、野火和洪水的艰难夏季,这个消息实在不能说是一个好消息。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昆士兰大学的珊瑚礁专家奥夫·霍格·古德伯格在接受《科学新闻》的记者约翰·皮克雷尔采访时说:“它们正受到这些重复的、破坏性的热浪的袭击。” “如果这种情况在未来10年左右持续下去,那么大堡礁所剩无几。”

珊瑚礁是由一种叫做珊瑚虫的小动物组成的巨大群体,它们以生活在里面的五颜六色的海藻为食。这个在鹿角网之前的文章里,你们可以有更多更具体的了解。藻类进行光合作用,从阳光中吸收营养,使珊瑚呈现绿色、棕色和红色。

但是珊瑚虫对它们所处的环境很敏感:一股高于平均温度几度的热浪就足以使它们把它们的藻类伙伴踢出去。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珊瑚礁就会变白,如果没有藻类,珊瑚虫就会饿死。2018年,詹姆斯·库克大学的珊瑚礁专家泰瑞·休斯曾说,2016年被杀死的珊瑚中大约有一半是死于高温。

今年的白化事件没有2016年那么严重,但在长达1400英里的范围内,珊瑚礁白化现象更为普遍。这应当是人们第一次看到整条珊瑚礁都发生严重白化,尤其是沿海区域,到处都是被漂白的礁石。

被漂白的珊瑚礁不一定是死的。在一定的时间和环境条件下,白色珊瑚礁可以恢复它们的藻类,但是恢复过程可能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而气候变化,正使得像今年这样的白化事件,变得越来越频繁。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五次大规模白化事件中,只有1998年和2016年是在厄尔尼诺期间发的。厄尔尼诺是一种天气模式,导致澳大利亚的气温升高。但随着气候变化导致的夏季变热,现在已经不再需要厄尔尼诺现象来引发大堡礁大规模的白化现象。经常性白化现象之间的时间正在缩短,从而阻碍了珊瑚礁的全面恢复。

2016年和2017年的白化事件之后,新的珊瑚幼虫数量下降了89%,能够恢复的珊瑚种类也发生了显著变化。曾是大堡礁的主要物种的标志性分支珊瑚和表层珊瑚,数量下降了93%,取而代之的是更顽强的脑珊瑚,它们对依靠珊瑚礁提供食物和庇护所的四分之一的海洋物种来说价值较低。

今年的珊瑚白化绝对是一场悲剧,但总有你不知道的事,这也许是研究人员一直期待的。大堡礁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在珊瑚礁的保护工作中,受气候变化影响较小的珊瑚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宝贵的资源。

可是,面对当下未经历白化的珊瑚礁越来越少的情况,我们很难不感到遗憾。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18-2020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乐兮科技有限公司 鹿角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861号 | 京ICP备180563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