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奇

在麦当劳中比吃出鸡毛更恶心的是吃出一个避孕套

发布

首先是北京的网友在21的时候,在一家麦当劳餐厅叫了一份外卖,女儿在吃了几个鸡翅之后,发现正在吃的鸡翅中竟然发现了许多鸡毛,印象较为深刻的是孩子家人的那句话:“要是你家孩子吃了或者大人吃了,你会有社么感觉?”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麦当劳再一次登上了国内热搜,在悉尼附近一位母亲带着两岁的女童在麦当劳中吃出一个黑色的避孕套。母亲称:“这只避孕套明显是用过的,但翻遍附近各种地方也没有找到到包装盒。”

这位母亲认为女儿是在一把椅子上发现的这只避孕套,母亲说:“我很懊恼,也认为很恶心,我甚至睡不着觉,而且我认为带她去那里吃东西感到非常愧疚。”离开麦当劳之后,这位母亲与附近医生取得联系后,被告知要返回麦当劳拿回避孕套到医院进行检测,但麦当劳的工作人员却拒绝把避孕套还给他们。

如果这个避孕套我的女儿因此得了性病怎么办?对此,麦当劳的一名工作人员称,事故所在门店正在对此进行调查, 据了解,一名工作人员已经将避孕套送到医院。

食品安全一直是我们比较在意的,而鹿角网本来以为在麦当劳中比吃出鸡毛就够新奇的了,却没想到比这个更恶心的是吃出来一个避孕套。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新奇

相亲过程中通过乞丐意外发现了毒贩

发布

张小枫休假的时候在家相亲,很顺利的就找到了接盘女侠。他那时候还很瘦,相亲成功率很高,光凭这一点就羡煞胖人。

那个姑娘来过部队两次,第一次我没见到,第二次见到了背影。姑娘第二次来的时候,部队给张小枫放了一个小时假,让他带女朋友到驻地街上逛逛。这个时间卡的很精妙,他们是步行,单程大约十五分钟,来去之间至少要用掉半小时,还剩半小时只够吃饭,啥事也干不了。

俩人刚到街上,就遇到一个乞丐,这对张小枫来说正中下怀。男人在这种时候总想表现一下自己的爱心,这是人性。张小枫虽然姓熊,但平心而论,他的确是灵长目类人猿亚目人超科,换句话说,张小枫也有人性,遇到这种事,肯定要表露一点富人之仁,于是伸手就给了一张十块的。

乞丐千恩万谢地双手接过,张小枫不小心看到了他的手臂,突然又充满了余秋雨式的人文关怀,又去买了几串烤鱼,给女朋友几根,给乞丐几根。乞丐在接鱼的时候,张小枫一把握住他的手,告诉他即使做乞丐吃东西也要讲究卫生,俗话说不干不净吃了没命,一定要保重身体等等,我不知道他女朋友当时的心情,估计也挺绝望的。送温暖送到忘了女朋友,这不太符合人性。

张小枫又问乞丐身体怎么样,乞丐当时还不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握着张小枫的手上下摇摆,激动地说身体还不错,很久没生病了。聊完张小枫就带着女朋友回营区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女朋友的背影,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张小枫四十分钟就回来销假这件事,成了后来的一个笑话,放个假把自己放成著名笑话的,好像只有他一个。

中途回来的原因是他看到那个乞丐手臂上有针孔,就多了个心眼,买了些烤鱼给乞丐,然后趁机握手,抖了几下,于是又在衣袖里看到了更多针眼和针眼感染后留下的疤痕。高度疑似吸毒人员。

插播一个不符合常识的常识,吸毒这件事,其实不归我们管。惊不惊喜?我们如果抓到吸毒人员,一般都是交给当地派出所。不管你惊不惊喜,反正派出所每次都很惊喜。

我们感兴趣的是,乞丐在哪里买毒品?

作为一个乞丐,没那么大的财力,不太可能在家里囤很多毒品,心情不好就扎一针,写不出剧本就来两口。这种事不太可能发生在乞丐身上。当然,盯一个乞丐,我们可以轻松搞定。

也就第二天傍晚,乞丐结束营业之后,先回家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骑一辆自行车出门,我们徒步跟的,他的身体状态本来就骑不快。骑了大约两公里,敲响了路边一户家门,门打开,乞丐进去,两分钟后出来,骑自行车返回。

我们很惊讶,因为零包毒贩一般都在外面交易,或者送货上门。让吸毒人员上门买毒品,堪称送祸上门,很容易翻车的。乞丐回到他居住的草棚后,被我们截住,搜出一个零包,里面是粉末状海洛因,估计也就两三克,又在凉棚里找到吸毒工具若干。

审起来很简单,吸毒没有刑事责任,感觉他只想快点出去,继续他的乞讨事业,和我们的判断完全一致,几乎是立即供出了买毒品的地方。

我们回到单位,整理装备,三辆车直接开到刚才的目标建筑前,那是一间独门独户的房子,只有一间,很容易就能围起来,而且不担心扰民。我最先潜到房子左前窗下面,结果却听到房里传出一个女高音,那种非分之响一听就知道里面有且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不用给我科普性知识,那时候的知识量只允许我做出这种判断。)

李国志开始想带着老工人去敲门,但老工人不太会说话,中途又换了老村主任。

老村主任敲门,里面的戛然而止。男人问:谁?

老村主任用低沉的声音回答:我

里面又问:谁?

老村主任:我

里面再问:你是谁?

老村主任:就是我啊。

里面接着问:你到底是谁?

老村主任:我啊,就是我啊。

里面的人估计有强迫症,不然不会在这个哲学问题上轻易被老村主任激怒,他嘴里愤怒地念着「OK,OK,OK」,听语气是忍痛拔了出来,然后猛地将门拉开,估计是想骂人,但还没来及张嘴就被李国志一把掐着脖子扔了出来,他往前栽,我的膝盖迎面顶上,正好顶到脸上,都没来及惨叫,只闷哼一声,OK 瞬间变成了KO,后面还接一声清脆嘹亮的女高音。

据说,那个乞丐以前是一个小有所成的运输公司老板,但我们没有去核实,直接移交了。那个男人家里搜出粉末状毒品四千多克,天亮后移交,数罪并罚,盖木欧瓦。

继续阅读

新奇

一个一次性打火机可以打燃多少次?

发布

如果家里有人吸烟,那么当你收拾屋子的时候,一定会惊讶: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一次性打火机?

就像上学时你从来没有完整地用完过一块橡皮一样,一个一次性打火机的命运也许是在凌晨散场的KTV丢失,遗忘在抽屉的一角落灰,或者干脆买回来没用几下就无法点燃,相信很少有人能够完整地用完。毕竟卖那么便宜,二十年来始终一块钱。

看着桌面上堆成小山的打火机,我冒出一个无聊的问题,一个一次性打火机到底可以打燃多少次?

为此我在网上进行了搜索,发现原来无聊的人不止我一个。

网上各种回答层出不穷,300到500,600到1000,说多少次都有,甚至有人给出1468次这个有零有整的数字,说是特意出去买了一个回来在家打的,实在令人服气。

另外,有“专业人士”表示:一块钱的打火机质量参差不齐,有的打不了就坏了,打火机的检验标准是要求上万次的,但是符合这个标准的一般都是出口到欧美的,国内的大多数都不符合这个标准,只有少数品牌能达到。

据说美国生产的一个钢质打火机,精确设计到当油芯用完的时候,其他部件也刚好不能使用,价格是十几美元。

现在市场上虽然不止一次性打火机这一种选择,五花八门的点烟器,个性又漂亮,还不乏有些返璞归真人士专门选择用火柴,但一般的烟民和厨师还是更愿意选择这种便宜又方便的一次性打火机。

最后,希望可以少点浪费,毕竟家里拾掇出来的打火机可能够用好几年的了。

继续阅读

新奇

车厘子和樱桃到底有什么不同?

发布

今夏收到最多的推送来自某某鲜的小龙虾和车厘子,微博朋友圈各种无孔不入,每刷两下就会冒出来(频率真的很高,有点烦了),大家有没有同感?小龙虾不用说啦,毕竟看到这三个字,就已经控制不住口水了。

另外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像我一样对车厘子这个名字懵逼,樱桃就樱桃喽,干啥洋不洋土不土的叫车厘子?好好的东西取这么个名字都不知道是啥了。

当我们百度搜索“车厘子”时,会直接弹出“樱桃”这个词条的内容,车厘子这个名字其实就是“cherry”的复数形式“cherries”音译过来的,用以区别市面上常见的中国樱桃和欧洲甜樱桃,他们实际上属于同一种水果。私以为,这又是经销商们玩的文字套路,利用猎奇心理和冲动消费打开销路。

与中国本土樱桃相比,车厘子的肉质更加紧密,味道也更甜,但是个人觉得不如本土樱桃鲜嫩。本土樱桃在个头上比车厘子稍逊一筹,由于果肉水分足,果皮薄,故而娇嫩,不太适合长途运输,熟透的果子就连隔夜存放都成问题,非现摘现吃不能领略其鲜美。

幼时曾见过叔伯们起早采摘,竹篮内铺上樱桃叶盛放,末了再盖上些树枝,挑着担子走上几十里山路,去集市售卖,及至罢市,往往半卖半送。摘下来的樱桃怕颠簸、怕日头晒,放置一天便很容易瞧出不新鲜,只得贱卖。

车厘子在初上市时可以卖到七八十块一斤,后来也依然可以卖十多块一斤,在鹿角网看来除了卖相好,吃起来也不过一般。

不过作为新的收入标准,还是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实现车厘子自由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热门

Copyright © 2019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鹿角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