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争议

我们聊聊吧:何为稚嫩的小学生情书?

发布

如果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么我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感情也应该不为过吧,今天看到老师晒小学生情书,颇感惊讶,由此此文诞生了,下面我先把各位带入情景吧。

第一次写情书

我是个闷骚型的人,以前是,现在仍然。而我依稀记得第一次写情书也是在小学,当时三四年级,不过当时就是喜欢了,什么都不懂,几个所谓的“坏同学”都干过这样的事啦。

写情书的过程

记的那是在初中时,某日下午的一堂生物课上,当时正与我的小女友闹矛盾,具体为什么忘记了,不过记得第一句话是“我们聊聊吧”因为这句话我会铭记一生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课上无心上课,开始写情书,于是提笔就干,不过内容现在的确是忘记了,不然的话现在也可以娱乐下大家。说是情书,无非讨论下当时的状况,为什么闹矛盾,因为我这个人不光闷骚,还是个在感情上十分吝啬的人。

大 约5-7分钟就搞定了,而各位看官应该明白,当你在课堂上偷偷摸摸做某些事的时候,你会习惯的时不时看上一眼老师,好吧,就在此时我跟老师对视了一眼(做 贼心虚啊),我唰的一下就把情书迅速放在“桌洞”中了,后果你们懂的,老师迅速从讲台来到我的面前,然后就翻出来我的情书了。

 

写情书被抓的真实感觉

好 吧,这个“老太太”一边走一边念起那句我一生难忘的那句话“我们聊聊吧”。我印象中我的脸通红,因为几乎所有同学都笑了。下课后被交到办公室,挨了几下, 然后又是一番批评教育,好在没让我请家长。后来这件事在我们这一届同学中就传开了,不过好在没人跟我再提起。今天看到有老师晒出来稚嫩小学生情书,我颇感 欣慰,以为那个时候我们那位女老师估计都不会玩电脑。

老师晒出来稚嫩的小学生情书

我承认这位小学生兄弟颇有我当年的风采,但课上做与课上无关的事情是错误的,期待小兄弟不要有下次啦。但是请问何为稚嫩?又是谁给你这样晒学生情书的权利呢?你有在乎学生的感受吗?

再观比我略显厉害的同学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我再一次目睹了这类事件。初三的某节课堂上一位同学给某位“姐姐”写信被老师发现后,老师就去抢,争执中同学不给,然后老师要挟“不给你就别念了”迫于无奈,同学将信交给老师后,老师戏剧性的念了一句信封上的来源地:“呦,XX重点高中的呢啊”。

 

老师应该如何处理类似事件?

我认为老师发现的问题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提醒(如轻轻拍下他的手臂),因为无论再怎么当众批评甚至侮辱他都不可能上好这堂课了,老师的责任在于“教书育人”, 感情这东西很奇妙,如果老师处理不当很有可能适得其反,甚至导致悲剧发生,再不济问题严重还有学生的家长吗,出现这种状况,老师与家长都应该思考。

 

久别的回忆与思考

如今回忆起这两件事,无论是我还是我那位那同学,甚至是此次事件中的小学生兄弟,多年后再次回忆,都不会太在意这件事了(小兄弟希望你能如我现在想象的一样),但如果能当作没发生一样,我想谁也不能。有的人或许因此话题导向另外一个具有很大争议的话题“论早恋的好与坏”今天暂且就不讨论这个话题了,因为好与坏的例子都太多了,我只希望这位小学生兄弟能够健康成长。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争议

打着夹板的吴京为什么要坚持拍摄《攀登者》?

发布

最近各大媒体都在铺天盖地的介绍《攀登者》这个电影,虽然电影里有鹿角网甚是喜欢的胡歌与吴京,但总觉得这次宣传未免也太多了吧?不过我还是要上一条硬广,本月9月30日国内各大影院上映,别惊讶,先来简单介绍《攀登者》这部电影的故事背景。

1、珠穆拉玛峰(俗称珠峰)位于中国和尼泊尔的边境线上,大约在五几年的时候,尼泊尔和中国在珠峰归属问题上有过争议。而此前中国从未有人登顶过珠峰,所以咱们在谈判上很被动。用脚丫子想都知道:“你们连上都没上去过,也敢说这地儿是你们的?”

2、有人说珠峰顶上啥都没有,要它干嘛。国境内有没有这个世界最高点感受完全不一样的,与国际友人吹水的时候都可以浑身充满自豪感,珠峰是我们这的,牛牛牛!

3、珠峰北坡(中国侧)和南坡(尼泊尔侧)登顶珠峰的难度完全不一样。和南侧相对来说一马平川的缓坡相比,从中国境内的北坡登顶非常困难,在中国这边的攀登路线上,距离峰顶很近的地方,拦着一块呈90度角,直上直下的石壁,在高海拔的环境下,这可以说是天险了。

4、1960年5月25日,中国人从“从未有人挑战成功的”北坡登上了珠峰。但由于装备落后,没能留下视频证据,但在峰顶留下了一张纸条,一面国旗和一个毛主席的半身像。因为没有留下视频证据,还是有相当一票人不承认中国人登过顶。

5、1961年10月5日,中国和尼泊尔签订了《中尼边界条约》,中国将珠穆朗玛峰南麓以及部分山口割让给尼泊尔,割出去的领土大约260平方公里。

6、1975年5月27日,再次从北坡登顶珠峰(其中还有一位女性),因为这次留下了视频证据,也因此60年的登顶才广泛被世人所承认。

把这些事情放在一起,就不用再去问为什么吴京拼着腿伤未愈,打着夹板也要坚持拍摄了吧。攀登珠峰的原因根本不像是有些人说的那样,“在全国人民都饿着肚子的时候去爬个破山”那么简单。就如同视频左上角写的那样:“为国登顶,寸土不让!”

当然了,周总理在1953年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了解一下,我们视尼泊尔为平等邻邦,谈判时自然要摆事实讲道理。普通的运动员通过高效的组织和逆天的精神为国家取得了有力的证据,其精神自然需要歌颂。想着用大炮说话的,那是帝国主义思维。

继续阅读

争议

张扣扣案已定:不是英雄,但是个爷们

发布

北方人对于爷们的统称为:男子汉,但此时称呼张扣扣为“爷们”,心中还是有些五味杂陈的,案子定下来了,张扣扣昨天上午被实施了死刑,执行死刑前与父亲见了最后一面,只说了一句:“爸爸,没事的”。

无法用言语表达看到这条新闻的心情,沉重,痛心!十三岁的孩子目睹了母亲被活活打死的过程,是个人都无法接受!更何况个人觉得当年对凶手的判罚似乎有点轻,事后也没有一个表达歉意的态度,那是一条人命啊!

这些年他不管生活是否如意,他并没有像其他新闻里有些人一样去伤害迁怒无辜的陌生人!他杀的都是曾经参与杀害他母亲的凶手!古语有云: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不知道该说他对还是不对,但从人伦来讲,他没错!一个苦孩子!

他说他无法给别人幸福所以不找女友,即便找了也直言相告他这辈子不会结婚了,工资再低也存钱给他父亲,从这些看,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苦孩子!一个无法忘记杀母之仇的苦孩子!一个被仇恨剥夺了本该有快乐的苦孩子!三十五年的人生,就有二十二年是痛苦的苦孩子!虽然不赞成他杀仇人,可也无权去评价他的对错,因为旁人没有经历他的人生!愿他来生幸福快乐!

参军报国,这是忠;不忘母仇,这是孝;面对王家妇孺,张某并未滥杀,只杀弑母的三个仇人,不动无辜者丝毫,这是仁:手刃三仇人之后,先到母亲坟前拜祭告慰,这是礼:杀人后并未潜逃,而是吃上一碗最爱的家乡小吃后从容自首,这是信;不婚不子,不拖累别人,这是义;隐忍二十二年,择机而动,这是智。不惧多人以一敌三,这是勇。

以上部分来自网友的评论,但无论怎样杀人犯法,我们生活水平和社会环境都在逐渐提高,更应该去相信法律的公正严明,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一路走好,爷们!

继续阅读

争议

对“学生20年后打老师被判一年半“的一些思考

发布

如果你问我提起自己曾经的老师时会有什么样的心情,我的回答有很多:首先感谢他们辛苦传道授业解惑,还有怀念在学校学习的每一寸时光,另外,也深深感到如今的我愧对他们的付出。

对于一部分曾经受过老师恶意处罚的学生而言,可能不会这么想。

当年的学生在20年后路遇曾经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张老师,对其进行辱骂、殴打一事,新闻上早已有过报道,当时网上的很多声音都表示痛快。现在打人学生被当地法院判处一年半,又有很多人不能理解为何会判得这么重,他本人在庭上表示会上诉,其家人不满判决甚至在法院门口痛哭。

将打人过程录制成视频进行广泛传播。

他报复的行为是在冲动之下,即兴而为,将自己的手机交给身边的初中同学录制视频并进行传播,以及他在被起诉时辩称的曾被老师体罚的事情,不得不让人怀疑,他对老师的报复其实跟20年前的事情关系不大,更像是个借口。确实如果不是碰巧遇到老师,他不会专门去找老师报复这件事,但在实施行为的时候有预谋。

那么多人想做的事,只有他那么做了。

不约而同表示很爽的网友,其实无非就是看客心态,即使真有人依然恨着自己的老师,可能也并不会真的去报复什么。但视频的广泛传播,可能会引起效仿行为的产生,也会使得作为老师在管理学生的时候“人人自危”。

被打老师始终沉默,没有任何辩解。

从被打到事件发酵,再到开庭,被打老师一直没有做出任何辩解,起码在媒体我们没有看相关的声音。倒是打人的学生,先是表示老师当年的体罚对自己心理影响有多大,后又发动家人、邻居以“打人者平时是个老实人”来促成打人的合理性,一边私下里又对老师进行道歉,一边在网上推动打人行为合理化,这样的道歉任谁也不会接受。

对被打老师而言,这件事情并没有多光彩,对于还是在职教师的他,这件事情必然会影响饭碗,所以我宁愿相信老师的沉默代表他一开始并未打算追究。

网络上漫天飞舞的只有嫌疑人自己的辩解,却获得了那么多人的认可,是现在老师的严格管教与过度体罚捉摸不定的大坏境促使,也是网络时代师德败坏者的案例层出不穷的应激反应,更是媒体只顾抓人眼球博出位的产物。

双方同处在只看证据的法庭,不需要脑补太多。

最后,希望我们的孩子们将来都能活在一个良好的师生关系中。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热门

Copyright © 2019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鹿角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