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娱乐

张丹峰剧组换角,黄心颖节目被撤,但伤害不会消失

发布

连续很长一段时间,娱乐圈内出轨传闻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先有张丹峰与毕滢,后有许志安与黄心颖,鹿角网表示真的很痛心,毕竟我们的心愿一直都是:爱与和平。

几天前东方哥哥的工作室发了好几条“官方澄清”的微博,令有关话题有所减少,毕竟人家自己都不承认,吃瓜群众再想吃瓜也不能说什么。不过吃瓜多年的我们,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然鹅,吃瓜多年的我们,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23号晚上,赵儒嫣发布了《勇者无畏》的杀青微博,附了照片。

眼瞅着毕滢女士在一群女孩子中稳居正中,又是比心又是笑容满面的,似乎要用行动证明一切都是谣言,因为这个电视剧的男主就是张丹峰。

两人继续保持着相当正常的工作关系,以表“清者自清”流言自会不攻而破。

只不过,横店26日举行开机仪式的古装玄幻电影《燕赤霞猎妖传》,男主已经悄无声息地变成了释小龙。

片方表示:张丹峰因为个人原因无法继续参与电影的拍摄,我们只能表示尊重与理解。

emmm……个人原因,就无需赘述了吧。

惊艳了时光的美人洪欣,比不过“好嫁风”的助理毕滢,要说有多少爱情的成分,我反正看不出来。

相较于张丹峰的避而不谈,许志安在事件发生当天就召开新闻发布会进行道歉并且取消了所有的行程可谓行动迅速。

不过据说他俩已经秘密交往两年多了,居然躲过了香港狗仔的火眼金睛,地下工作做得够可以的。

作为另一方的黄心颖已经被TVB冷冻,她参与的电视剧、综艺节目包括音乐都已经全部被替换删除:

唱的电视剧主题曲被作了消音处理,只放纯音乐;港剧《法证先锋IV》也许无法如期开播;网传有眼镜店将黄心颖的的宣传海报脸部用白纸遮住;黄心颖主持的《我爱香港》已被撤下;她与胡蓓蔚的合唱节目变成了胡蓓蔚独唱……

香港娱乐圈对污点艺人的零容忍,十分值得肯定和学习。

想起事发时郑秀文发的长文,也许修修改改好多遍最后发出来,可是一些媒体与吃瓜群众好像只能看到“原谅”两个字,还要失望地表示:什么啊,怎么还是原谅了。

其实对于出轨的人,再拿道德、责任什么的去要求他就太可笑了,打着关心的旗号去要求当事人做什么的,更是没有必要。没有看到受伤的反弹,就质疑这原谅来的太过廉价。

同样作为事件的受害方,她跟马国明都表达了不愿家人受扰的愿望,事件的发酵在不断逼迫她出来回应,她只希望一切快平息、回归平静。

一场出轨事件往往会伤害很多个家庭,尤其是公众人物,不要说这是他们的家事,既然选择了暴露在在大众眼中,就必须要考虑自己的言行带来的影响。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娱乐

从路人粉的角度看“朱丹再次口误”,我们是不是更该鼓励一下她?

发布

初识朱丹的时候,我还是个少年,直到多年以后才知道她叫朱丹。10多年过去了,我对她的记忆还停留在《我爱记歌词》中那个与其他女主持相比,有些“另类”、有些英姿飒爽的主持风格。

那一年她二十七八岁,网络还没有如今这么发达,偶尔听到“收视率”这个词汇还觉得特别陌生。那一年她和华少在电视界所向披靡。

如今,鹿角网依稀记得这个节目很有意思,节目的气氛很好,甚至郎才女貌。而对于口误,其实华少很久以前就有过很有意思的口误了,有次正月十六播出的节目的开场:“俗话说得好,正月的十五十六圆!”

更有意思的是,有期节目最后为一名叫做苏适的男子获得最终胜利。可能因为太熟了,也可能是为了节目效果,华少几次拿朱丹尚未婚嫁、何时婚嫁开玩笑,甚至戏言“朱丹出嫁估计我儿子能赶上(大意)”,而且华少还用诗人陆游很经典的名句以作比喻“朱丹嫁给他人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后来朱丹结婚了,倒不是因为她结婚才不看他们的节目,实在是没时间,结婚对象也是鹿角网很喜欢的演员,周一围。刚刚看到有个自媒体居然说朱丹所有的下坡路,都是从嫁给周一围开始的。亲,说话要负责任的。

虽然华少以上两次口误都是面对熟人时发生的,但央视的节目主持人早前就爆出口误一个字大约罚款50元。听说后来的涨到了口误一个字200元。一个字两百元啊,这个有点贵了。不过央视爸爸向来规矩比较大,明文规定不允许接私活,当然央视的主持人可能相对也挣的多一点。

类似的“口误”事件时有发生。曾经在浙江台出现过一个比较严重的,就是前两年伊一的口误。这一事件后来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当时她口误说错了赞助商的名字,随后伊一便在接下来一个多小时的节目中消失,留下华少一个人苦苦支撑。这次口误事件在后来也有被传出伊一遭雪藏等后果。

2009年董卿主持春晚,当时在介绍马东的节目时,不慎口误,说成了“马先生之子马季”。董卿并没有意识到说错,总导演郎昆也下令不要告诉她,以免影响情绪。后来董卿收到朋友的“安慰”短信,立刻懵了。马东说:“董卿特别要强,她为此哭了三天。元宵晚会她甚至不想再主持。”

冯小刚曾经为赵本山颁奖,口误把“他是站在黑土地上的一棵奇葩”,念错成了“站在黑社会上的一个奇葩”,台下明星和观众的瞬间一阵爆笑。冯小刚的口误让即将上台的赵本山哭笑不得,而赵本山上台领奖的时,第一句便开始调侃:“台上的这个嘉宾长得太漂亮了”。

而这一次朱丹的口误,之所以引起轩然大波,是因为她不止一次地叫错了明星的名字。继上一次活动把迪丽热巴和古力娜扎名字叫反之后,她又在风格大赏上,两次把陈立农的名字叫成了“赵立农”,因此被很多观众批为“太不用心了”。

其实,要说主持界的口误,那真是多得不胜枚举。不光他们,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相信很多朋友都被叫错名字,或者叫错别人的名字。被叫错的人当时心中或许会想“这个人真没有文化”、“这个人真讨厌”、“这个人真没有礼貌”之类的,但事过之后,恐怕很难再记住这件事了。不信你可以想想自己被谁叫错过名字,或者叫错过谁的名字?

当然,这种口误肯定是不应该发生的,但公众人物的口误往往会被无限放大。如果朱丹不是在节目现场口误,如果她不是一个知名主持人,如果她叫错名字的人不是明星,这些口误便无伤大雅。期待朱丹能狗多多调整自己的心态,早日回归字字如珠玑,句句是箴言的她。

继续阅读

娱乐

你可能不知道,周华健还有个男神级的儿子!

发布

现年58岁的周华健,在1986年同美籍太太结婚后,育有一对混血儿子女。30年前周华健为儿子周厚安写过一首歌《亲亲我的宝贝》,30年后再出新碟,父子齐上阵为新专辑拍摄写真。

由于周华健在这些照片中都没有露面,引起广大粉丝“抗议”,周华健笑言:“好啊,这次我就一次给大家看个够!”所以特别邀请周厚安加入专辑拍摄,并力邀知名电影剧照师吴易致掌镜。拍摄时两父子默契相当好,让摄影师不停拍摄,拍出大量富有感情的好照片,也让企划团队挑选照片时相当头痛。于是公司决定另外加码印制“父子写真集”作为新专辑预购礼物。

对此周华健笑言:“我只听过婚纱写真集,没听过父子写真集,但看到作品时真的很开心,当年厚安出生时我写了《亲亲我的宝贝》这首歌送给他,没想到30年后我们竟然拍了这个父子写真集,我相信当我老婆看到,一定会非常喜欢,笑得合不拢嘴!”

现年29岁的周厚安自小受爸爸熏陶,对演艺事业有浓厚兴趣,2006年16岁时就在爸爸演唱会的记者招待会露过面。就读美国新奥尔良大学戏剧系,毕业后同爸爸一样加入娱乐圈,不过就不是做歌手而是做演员,参与电视剧及电影的演出。2017年还参与电影《伪婚男女》的拍摄,戏中更有很多搞笑情节,例如同唐振刚激吻。

周厚安最新作品,是电视剧《傀儡花》,他在剧中饰演英国洋行代理人必麒麟。

继续阅读

娱乐

气质郑怡与幽默黄小琥的30年友谊

发布

郑怡于昨日举办「记得、想飞」演唱会,郑怡之所以举办这场演唱会,是因为年初在老家整理物品时,找到了父亲收藏的一箱老相册和剪报,父亲本来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她唱歌的人,而后来确变成了她的头号粉丝,父爱如山,从此便有了想要举办一场大型演唱会的心愿。

郑怡是个与众不同的歌手。对于多数人50、60、年代来说,记得她的歌曲曾经陪伴着她/他们青春的梦想, 对于她的歌曲如数家珍,如:《月琴、《微风往事》、《结束》、《去吧我的爱》、《心情》等等歌曲都深深印在脑海中,三五好友结伴去卡拉ok欢唱时,都能够引起共鸣来个大合唱。

与她有30年深厚交情的同门闺蜜黄小琥担任嘉宾、全力相挺,黄小琥一连飙唱《没那么简单》、《热情的沙漠》等歌,掀演唱会高潮,High翻全场!黄小琥昨谦喊担任郑怡演唱会嘉宾是自己的荣幸,还难得地在台上扭腰摆臀,模仿起郑怡的动作清唱《心情》,黄小琥搞笑说:“郑怡搞气质,我!黄小琥搞气氛的!不然下半场都由我来唱好了。”

黄小琥开心表示,虽然自己有着烟嗓,但私下不时会唱郑怡的歌曲,因为我非常喜欢郑怡的歌声,但我觉得她是个很不用功的歌手,没事跑去加拿大干什么,还去了那么久!这么好的声音…今天大家终于等到了!黄小琥随后自嘲话太多:“我好像不能说太久,怕喧宾夺主!”接着完美献唱《我不知我爱你》,下台前不少观众狂喊「安可」。

黄小琥当初踏入娱乐圈,与同公司「可登」唱片的一姐郑怡成为好友,黄小琥说:“郑怡当时红到天翻地覆,感觉我有这个师姐好棒!”两人因个性直率而成为无话不说的闺蜜,郑怡之前移居加拿大期间,姐妹俩一直保持联络,郑怡回台时也会相约吃饭;黄小琥昨上台前幽默的说:“郑怡演唱会应该很文静,我来唱一些劲歌热舞,来帮她把场子干热!”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20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乐兮科技有限公司 鹿角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861号 | 京ICP备180563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