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人生

仇富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们需要对王思聪给一点鼓励!

发布

王思聪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金额约为1.5亿元人民币,这对他的形象是一次沉重打击。看到有网友说,1.5亿对万达不是大数,他在父亲的帮助下应当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是眼下的处境对他来说仍会是艰难的。

鹿角网想说的是,无论一个人多有钱,身上有多少光环,只要他进入社会,在江湖上行走,他就像过河的卒子一样,只能进,不能退,最多能够做点平移。他身家100亿,就有100亿的朋友、圈子和声望,他如果混成一个亿,吃喝都不会愁,但他会失去自己原来的世界,人们对他的羡慕、推崇会变成怜悯和嘲笑。

王思聪做了高调的公众人物,享受了大量常人没有的风光,同时也给自己加上了巨大名誉风险。本来他可以悄悄地做被执行人,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在众目睽睽之下度过这个难关。如果他不是名人,他可以用父亲的钱偿还这笔债务,但是现在即使可以这样做,也会很难。

大家也许会发现,人世间在不公平的同时,每个人又处于相似的逻辑中。富二代要想活得真正受人尊重,保持住这种尊重,也是件挺不容易的事。大家在不同的起点上,都要付出往上迈步的努力,并且争取成功。

从这个角度上说,也许我们现在需要对王思聪给一点鼓励。他毕竟想自己做些事,想创造属于他自己的成就。他承担了创业的风险,而不是做一辈子只想挥霍父亲财富的公子哥。作为民营企业家,他与别人一样承受着经济下行的压力。我是希望他能扭转逆境的,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是这样。

鹿角网最后想说:“有时候网友总说他看起来貌似高高在上。”其实与寻常百姓,又有什么区别?一样会为了钱、名誉、地位而苦恼,这次的挫折只不过是万达的两个小目标,与之而来的尴尬、揶揄、取笑,才是让王思聪真正难堪的。人生对他来说,注定有如幻梦。这是劫数,也是机遇,王思聪加油!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人生

灾难是一面冷酷的镜子,照出我们缺失的品质。

发布

柏拉图喜欢强调教育的两个方面,一个是音乐,另一个是体育。音乐的方面,和人的个性、神性、以及创造力紧密相关,那当然也是特别好的一个话题,不过今天我们只说说体育的方面。

姚明有一期访谈里非常深刻的解释了他为什么热爱体育,或者篮球运动。他提到了那些关于毅力、刻苦训练、面对挫折、荣辱不惊的个人意志品质方面,但更重要的,他把体育精神诠释成为那种在一个团队里所需要的合作和友谊的方面。

你可以不被球迷认可,或者不被队友承认,或者和队友争取同一个位置,或者缺乏一种默契,或者对技术战术有不同意见,或者带着你看不上眼的队友出征;每个人有长处短处,技术上,性格上,但是在一起打球,一起训练,一起睡觉吃饭喝酒,可以批评也要互相鼓励,可以犯错误但也要懂得谅解,最终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友情,默契,尊重,和赢。

这是体育能给人的最宝贵的品质。

一场疫情的到来可以看到公众在这方面的欠缺,这不怪大多数人,因为大多数人都在成长的经历里有这方面的教育缺失。甚至你可以往大了说,在整个近代史上那么多看似偶然的遗憾,其实背后都有着这种精神缺失导致的必然。

具体的例子不多说了,每个人对也好,错也罢,有预见力也好,太短视也罢,最终你要知道这是所有人在面对一个共同的目标,没有人可以坐享其成,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没有人有权力要求一个与生俱来的完美世界,政府,医生,制度,就像你的队友不完美,你自己也一样。

一个人的伟大或强大,和一个团队或者一个民族的伟大和强大,是两件不能说完全无关,但确实是很不同的事情。

继续阅读

人生

魔兽世界也曾有流行病?现实中的流行病也是这样传播的?

发布

大家都在忙着回家过年,鹿角网也是如此。前面的文章中有说过自己懒,其实我不管懒,还很喜欢吃,因为喜欢吃热干面,所以本来计划去趟武汉的,武汉的热干面正宗啊!可最近出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嗯,我还是别去了。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勤洗手,不要挖鼻孔,戴口罩,好吧,生物医药口罩概念股多股涨停了!

正好在各位买口罩的时间分享个轻松点的游戏小八卦。鹿角网可能因为小时候穷吧,没有痴迷于魔兽的那个条件,但哪怕现在与朋友聊天,多少都会有几个人聊到这款游戏,这不前段时间的怀旧服就又火了一把,但要说魔兽世界历史上最著名也是对现实影响最大的事件,应该就是“堕落之血瘟疫事件”了。

2005年,暴雪开放了祖尔格拉布副本(副本是一种和游戏主世界不同的独立位面),副本最终BOSS哈卡有一个技能,是点名一个玩家让他感染堕落之血瘟疫持续掉血,并且这个瘟疫可以在几秒内传染给附近的其他玩家,暴雪原意是让玩家在打副本时灵活改变位置,增加趣味性,理论上堕落之血无法传播到副本外面,因为玩家死后或者10秒后这个技能效果就会消失。

但意外发生了,有一个猎人的宠物感染了堕落之血后,被这个猎人解散,打完副本回城,猎人又重新召唤了自己的宠物,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宠物身上的堕落之血效果并没有随着他离开副本而消失,于是猎人立刻被自己的宠物传染,并在几秒内传播给了站在他附近的其他玩家。

死亡如同风暴般在艾泽拉斯土地上席卷而来,低等级的玩家立刻就被秒杀,高等级的玩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许多人到处乱跑,于是越传越多,部落的奥格瑞玛和联盟的铁炉堡一瞬间尸骨遍地,就连NPC(非玩家角色,指的是游戏中不受玩家操纵的游戏角色)都被传染,短时间内大量数据令服务器严重卡顿,许多人一上线就发现自己的角色惨死街头,被感染的法师们慌不择路,开启传送门来到其他主城,更多人纷纷用炉石传送到世界各地,这就把瘟疫从城市带到了乡村。

有些玩治疗的玩家自发组成救援队,给周围人刷血,让他们撑到离开疫区,有些人则站在主城门口提醒其他玩家不要进门,城内危险,也有一些人得知方法后故意四处传送,传播瘟疫,一时间正常的游戏活动都无法进行,被困在疫区里的玩家们只能重复着“复活,死亡,复活,死亡”,有些NPC感染了瘟疫却不会死亡,让他们成为了一大传染源,大多数人选择跑到野外或者偏僻的角落躲避瘟疫,但交任务,物品拍卖,物品存取,学习技能等活动必须在主城进行,这令玩家们的游戏体验大幅度降低。

暴雪试图终结瘟疫,一开始,他们修复了宠物可以带出瘟疫的BUG,并将主城设置为隔离区,没人能进去没人能出来,只要城内玩家全部死完,瘟疫自然消失,但隔离没解除多久,就有一些玩家故意再次将瘟疫带进主城,扰乱正常游戏,最终,无奈之下,暴雪只能修改了哈卡的技能,从持续性的瘟疫效果变为一次性直接扣血。

艾泽拉斯这一场持续几天的风波引起了医学界的注意,整个传播过程与现实中的流行病传播非常相似,以色列和美国的科学家都利用了这次事件创建模型进行流行病传染研究,美国疾控中心也向暴雪索要了堕落之血事件的数据,以研究应对现实中的疫情。

现实中的流行病也是这样传播的?这个问题留个各位朋友自己思考吧。另外,一定不要让自己成为上图那样。鹿角网在社交平台上,还看到了有武汉周边的医院已经抽调护士姐姐派去疫情一线,你们是最棒的,愿我们一起早日击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继续阅读

人生

为什么幸福总是短暂的?难道我们注定不能永远快乐?

发布

在每个人的一生中,获得幸福是一切努力的基础。我国古人的人生四大乐事: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鹿角网也曾想象过,有一天被某所大学录取,找到理想的工作,和灵魂伴侣结婚,那该有多好。我们总是不断地倾向于将生活中所有事情的结果跟幸福联系起来。

不过,人们习惯说“幸福总是短暂的”,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哪怕你似乎得到了你想要的,也依然无法就这么长久的快乐下去。当美好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肯定会被幸福感淹没,但情绪消退只是时间问题。这是源于一种叫做“享乐适应”的心理过程。

享乐适应是指人们逐渐适应其处境的过程,因为积极和消极事件的情感影响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

就好像,我们一般认为彩票中奖者会比普通人更幸福,因事故而瘫痪的人则相对来说更痛苦,但研究表明,从长远来看,这并不完全正确。虽然他们一开始都不可避免地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但在经历这种改变人生的事件一年后,他们表现出的幸福水平或多或少是相同的。

人们可以对分手这样的一次性事件,或每月化疗这样的重复事件进行享乐适应。只要情况保持不变,他们就会渐渐愉快地适应。而当心碎的人重新找到了爱情,或者化疗的频率发生了变化,他们将需要一个新的适应过程。

简而言之,享乐适应反映了我们在生活中起伏不定的情况下反弹到基本幸福水平的趋势。心理学家还把这种现象称为“享乐跑步机”,因为尽管我们为了增加幸福感而寻求新的乐趣,最终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快乐水平。

对此,你可能会觉得享乐适应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恰恰相反,它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制。它可以帮助我们保持思想上的情感平衡,防止我们被大量无法忍受的情感信息压垮。

正是因为旧的情感逐渐减弱,我们才能够更多地关注那些与我们当下息息相关的新刺激。通过区分不太重要的旧刺激和更重要的新刺激,享乐适应帮助我们正常运作,保持我们的精神健全。

这不仅适用于积极情绪,也适用于悲伤、愤怒和内疚这样的消极情绪。享乐适应让我们有能力去适应生活中几乎所有的情况,并通过把过去抛在身后而向前迈进。

然而,如果我们所有人都注定会恢复到一定的基本幸福水平,为什么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快乐?

我们回归的基本幸福水平被称为“幸福设定值”,它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设定值高的人会比其他人更快乐,设定值较低的人则可能对生活中的一切感到悲观。

研究表明,我们的设定值是由基因决定的,我们每个人出生时都有一定程度的幸福感,无论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注定要回到那个程度。在这项研究中,同卵双胞胎,包括那些在相隔几英里的地方长大的双胞胎,被发现有相似的幸福水平,而异卵双胞胎,尽管一起长大,在幸福水平上都存在很大差异。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我们被固定的幸福设定值所困,不能更幸福呢?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我们的设定值吗?

希腊神话中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它与我们永恒地追求更多幸福的欲望非常契合。西西弗斯是科林斯臭名昭著的国王,他被宙斯判处了将巨石推上山峰的永恒惩罚。每次他要到达山顶时,巨石就会毫不留情地滚下来,迫使他重复整个过程,直到永远。

我们对幸福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就像西西弗斯的诅咒一样。有意识地追逐可能适得其反,只会让它离我们越来越远。而且,由于我们的设定值是由生物学决定的,因此没有必要尝试更改设定值。

幸运的是,我们的幸福设定值只占所有幸福决定因素的50%,另外一半由生活环境和有意的活动决定。而其中,我们的生活环境,包括我们的性别、种族、外貌、收入、健康、婚姻状况等基本背景又只影响10%,有意从事的活动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研究人员认为,改变这些变量对增加我们的整体幸福感作用甚微。虽然我们经常觉得如果我们有更多的钱就会更快乐,但是如果我们以某种方式致富,那么花很少的时间就可以适应新的生活水平。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富有或客观上有吸引力并不总是让你更快乐。假设一个人的基本需求得到了满足,生活环境不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的幸福,这是可以说一件好事。否则你想象一下,假如我们必须改变自己的外表、婚姻状况或收入水平才能确保幸福,该是多么恐怖。

幸福的关键在于我们有意从事的活动。这取决于我们选择思考的思想和我们选择行为的方式。事实证明,有意识地选择做某些事情对提高我们的整体幸福感和满足感大有帮助。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生活充满感激,欣赏它给我们带来的一切,这对我们的幸福是非常有益的。将注意力集中在周围的积极事物上,有助于保持我们的身心健康。一项研究发现,每周写一次感恩日记的人总体幸福感有显著提高。

感恩会把所有积极的事情都放在我们关注的焦点上,从而消除适应的过程。它不断提醒已经被我们习惯了的所有美好事物,使我们更全面地欣赏它们。

此外,对我们生活中的人表达感激可以加强我们之间的联系,使我们的关系更幸福、更牢固、更有意义。

想象一个梦想成真的未来是增加我们幸福水平的另一种方式。展望十年后的自己,实现我们的目标、快乐、被爱和成功会使我们充满信心,觉得我们最期望达到的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梦想生活即将来临。这个活动还可以在我们的脑海中营造出积极的自我形象,并赋予我们结构化的目的感。

无私的善行往往被认为既费时又无益。然而,有益的行为对接受者和给予者都是有益的。当我们帮助别人时,我们会以更积极的态度看待自己。我们不再认为自己是懒惰、冷漠和不友善的人,而是把自我认知变成善良、体贴和有能力的人。我们理解他人面临的挑战,并对他们表示同情。看到一个人因为我们而由衷的微笑,难道不是一种简单的幸福吗?

总之,我们必须记住欣赏小事情,让生活顺其自然。正如那句名言所说:“幸福就像一只蝴蝶,我们追它的时候总是追不到,但是如果你静静地坐下来,它可能会落到你身上。”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20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乐兮科技有限公司 鹿角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861号 | 京ICP备180563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