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人生

假如拥有一次机会,你可以怎样赢得环法自行车赛?

发布

第一次骑自行车是人生中最难忘,也是最自由的时刻之一。想象一下,你骑着自行车,看遍你最喜欢的城市。你在拥挤的车流中躲闪前行,感觉自己拥有这两个轮子就可以战无不胜。鹿角网在遭受二十年嘲笑之后,第一次靠自己平稳前行的时候,就只想破风前进,谁的话也不听。

这就是我骑自行车时的感受,我在另外一篇文章有过详细的记录。

有些事情只有你去接触了才会明白。直到学会骑自行车之后,我才了解到了具有传奇色彩且令人筋疲力尽的自行车比赛——环法自行车赛。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骑自行车这种的行为,既能给你天堂般的快乐,也可以是地狱般的经历。

我是基本没什么可能参加那场比赛,但我在这里分享一些有价值的、基于科学的建议,兴许可以帮助你摆脱“重在参与”的自我安慰,甚至赢得比赛。

环法自行车赛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自行车赛事,它当地一份体育报纸《L’Auto》为了提高销量而不顾一切努力的结果。当时他们的销量很不理想,所以在1903年,年仅26岁的记者勒夫弗勒建议该报编辑亨利·德斯格兰茨组织一场环法自行车赛。虽然他在后来表示自己之所以提出在法国进行为期六天的比赛,只是因为当时想不出其他的话可说。

首届比赛为期19天,共骑行2400公里,穿越法国全国。比赛非常成功,以至于《L’Auto》报社每年都继续组织这场比赛。到了1908年,也就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L’auto的销量翻了一番。

1910年,L’Auto的作家阿尔方索·施泰纳斯提出了一个新的挑战,名为“Tourmalet”,一个无情的19公里上坡。法国自行车选手奥克塔夫·拉佩泽是第一位成功完成攀登的车手,在到达顶峰后,奥克塔夫称组织方为“杀手“。

现在环法自行车赛是UCI世界巡回赛的赛事,这意味着只有UCI职业车队以及一些受组织方邀请的车队才能参加。

环法自行车赛自创办以来每年都举办,仅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中断。随着比赛逐渐吸引了全球观众,新的爬坡、赛段、规则和法规也被加入进来。2019年的环法自行车赛为期23天,共21个赛程。现在的比赛要求参赛者在23天内完成总共3500公里。

这么说吧,3500公里相当于从纽约到拉斯维加斯之间的距离。这3500公里的赛段又分为7个平缓赛段、5个丘陵赛段、7个山地赛段和5个山顶赛段,以及1个个人计时阶段和1个团队计时阶段。

比赛路线可能每年都在变化,但比赛形式保持不变。在21个赛段累计时间最少的自行车手将加冕冠军。因此,团队必须制定良好的战略,并知道何时分组骑行、何时出发、何时巡航以及何时加速。自行车运动员的个人胜利往往是他们队友无私奉献的结果。

简单来说,整个比赛可以分为两部分:相对容易的,长的,平坦的和丘陵的阶段,然后是痛苦的攀登阶段。

平坦的地区通常是快速的路段,横跨法国乡村,最长可达200公里。在平坦的阶段,骑手们往往喜欢排成一种被称为“Peloton(佩洛顿)”的队形骑行。这些骑自行车的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运动衫,紧紧地排成一列,形成了一个活万花筒在车轮上。正是这幅佩洛顿车队在风景如画的乡间行进的画面,使环法自行车赛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体育赛事之一。

除了能够为媒体宣传提供漂亮的图片以外,佩洛顿队形还可以帮助骑手节省能量。这种队形通过变换形状来抵御来自不同方向的风,从而减少阻力。在高速行驶时,骑手的大部分能量都用在了抵抗风的阻力上。这时,如果躲在另一个同伴后面,所面对的风阻就会降低,从而减少了踩踏板前进所需的能量。

在佩洛顿队形中,一个骑在前面的车手大约产生300瓦的功率。相比之下,骑在他身后几步远的人以同样的速度移动只需要产生240瓦功率。后面的车手比领头羊的功率低20%,但仍然可以几乎同时到达终点线。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一些最好的自行车运动员在后面,而他们的团队成员在前面“遮风挡雨”。

这样一来,节省出的高达20%能量在最后阶段会非常有用。在最后阶段里,车队中最好的自行车手佩洛顿队形中离开,像疯子一样加速。所以说,好的队友会帮助车队中最好的车手为比赛中最困难的部分节省体力。

这个最困难的阶段也就是攀登阶段。当骑自行车的人开始上坡时,他们的速度会慢很多。风阻现在只是一个很小的的威胁,但是重力成为了新的需要征服的敌人。

在平坦的赛道上,重力不会对车手构成挑战,但在爬坡时,感觉重力会加剧。重力以同样的方式影响着所有的车手,无论是在前面的人还是牢牢地卡在中间的人。基本上,每个骑手都是靠自己。跟在车队其他成员后面就变得不可能了,每个车手必须产生巨大的力量来跟上其他人的步伐。

我们不妨一来看一些数据。总有你不知道的事,在2010年环法自行车赛中,丹麦自行车选手克里斯·安克·索伦森领跑。在最后一次爬升过程中,他的平均输出功率约为410瓦。实际上,他甚至达到了惊人的590瓦的峰值。

其余车手发现很难跟上这样的速度,于是队伍也崩溃了。实力较弱的车手在排名中落后,但克里斯霍纳,一个比索伦森落后几位的美国车手,却产生了和他几乎一样的功率。

不过,仅仅知道这些策略并不能帮助你赢得世界上最负盛名的自行车赛事。知道这些,最多可以让你在和朋友谈论环法自行车赛时占上风。赢得比赛,甚至哪怕仅仅是完成比赛,就已经需要大量令人难置信的艰苦努力、毅力和耐力。正如五次环法自行车赛冠军雅克·安奎蒂尔曾经说过的那样:你不能靠矿泉水赢得环法自行车赛。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人生

为什么过度追求完美主义反而会有害?

发布

如果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你可能很熟悉那种想把每件事都做好的感觉。你可能会在交卷之前犹豫不决,为工作中的项目而苦恼,甚至为过去的小错误而担忧。鹿角网偶尔也会如此,所以希望大家能够正视这个问题。

总有你不知道的事,很多时候对自己要求高是一回事,但完美主义又是另一回事,并且已经有研究发现,过度追求完美会对身心健康产生严重的影响。

完美主义者会给自己设定不切实际的“超高标准”,如果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达到这些标准,就会开始自我批评。完美主义者还可能在经历失败时感到内疚和羞耻,这往往会导致他们避开一些可能会让他们担心自己失败的情况。

尽管很多人认为追求卓越是一件好事,但在极端情况下,完美主义实际上跟心理健康水平较低有关。

在一项分析完美主义与心理健康之间关系的研究中,研究人员观察了284项研究,涉及超过57000名参与者,最终发现,完美主义与抑郁、焦虑、强迫症和饮食失调的症状有关。而且,完美主义程度较高的人,也就是说,那些更强烈地认同完美主义特质的人,整体的心理压力程度也更高。

前些年,有人观察了完美主义和抑郁症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相互关联的。他们发现,完美主义程度越高的人抑郁症状越明显,这表明完美主义可能是患上抑郁症的一个风险因素。换句话说,尽管人们可能认为他们的完美主义可以帮助他们成功,但看起来他们的完美主义实际上可能对他们的精神健康有害。

那么,完美主义一定是完全有害的吗?心理学家对此进行了无数辩论,有些人认为存在适应性完美主义,即人们要求自己达到高标准,却不对自己所犯的错误进行自我批评。还有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存在一种更健康的完美主义,你想要追求自己的目标,而不是因为没有达到目标而责怪自己。不过,其他人认为完美主义是不能适应的,他们认为完美主义不仅仅是要求自己高标准,而且他们不认为完美主义是有益的。

在另外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观察了完美主义是如何随着时间变化的。研究人员回顾了之前收集的从1989年到2016年的超过4.1万名大学生的数据,发现在研究的这段时间里,大学生显示出来的完美主义程度越来越高,他们要求自己达到更高的标准,感觉自己被寄予了更高的期望,同时也要求别人达到更高的标准。

重要的是,增加的最多的是年轻人从周围环境中获得的社会期望。研究人员推测,这可能是因为社会竞争日益激烈,大学生可能从父母和社会那里获得了这些压力,这将增加完美主义倾向。

既然过度的完美主义与负面结果有关,那么有完美主义倾向的人应该怎样才能改变自己的行为呢?虽然人们有时会犹豫要不要放弃他们的完美主义倾向,但心理学家指出,放弃完美并不意味着不那么成功。事实上,因为错误是学习和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从长远来看接受不完美可以帮助我们。

改善过度的完美主义,其中的一种选择就是发展自己的成长型心态。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培养成长型心态是帮助我们从失败中学习的一个重要途径。与一些认为“自己的技能水平是天生的,不可改变的”这种固定式思维的人不同,成长型思维的人相信他们可以通过从错误中学习来提高自己的能力。

这就意味着,父母可以在帮助孩子形成更健康的对待失败的态度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他们可以表扬孩子的努力,哪怕他们的结果并不完美,并且帮助孩子在犯错时学会坚持。

另一种潜在选择是培养自我同情。要理解自我同情,想想你会如何回应一个犯了错误的好朋友。很有可能,你知道你的朋友是出于好意,你可能会以善意和理解来回应他。自我同情背后的理念是,当我们犯错误时,我们应该善待自己,提醒自己错误是人类的一部分,避免被负面情绪吞噬。

自我同情对心理健康有益,但完美主义者往往不会以同情的方式对待自己。

心理学家也建议,认知行为疗法可以帮助人们改变他们对完美主义的看法。尽管完美主义有时代表了较低的心理健康水平,但好在完美主义是可以改变的。通过努力将错误视为学习的机会,用自我同情取代自我批评,就有可能克服完美主义,并发展出一种更健康的为自己设定目标的方式。

继续阅读

人生

人的寿命长短,跟有一位100岁的祖先有多大关系?

发布

生命之所以美丽,很大程度上在于它的短暂。尽管听起来很沮丧,但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事实,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给我们的岁月带来了价值。几千年来,无数人痴迷于得到永生,或者至少尽可能延长寿命。为了更深入地了解自己的寿命,人们经常会在他们祖先那里寻求答案。当看到自己家族的某位先人活到了100岁时,不由得会对自己能活到高龄充满希望。

然而,随着我们对人类健康、行为和遗传学的了解越来越多,祖先的生活方式和DNA在我们身上所起到的作用开始受到质疑。那么,祖先对我们的寿命究竟有多大的影响呢?

也不能说这两者之间毫无关系。人们之所以经常将自己的长寿潜力与祖先联系在一起,就是因为事实上,两者之间有着明显的联系。换句话说,长寿似乎确实存在“家族遗传”。几千年来,人们自然地相信,如果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长寿,而且他们拥有相同的“血统”(即基因组成),那么他们也会长寿。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趋势会在同一个家庭中连续出现,所以一个人的命运与他们的祖先紧密相连。

19世纪中叶,在查尔斯·达尔文关于自然选择的理论的驱动下,进化论产生了。到20世纪初,格雷戈尔·孟德尔的遗传学研究工作引发了围绕遗传和生物体基于遗传物质传递某些特征的能力的研究和发现的新时代。这种“物质”就是DNA,我们现在知道它是生命有机体中每个蛋白质,生长过程和生长阶段的“蓝图”。

这些突破,以及整个20世纪的更多突破,进一步巩固了长寿与一个人的家庭历史紧密相关的观念。我们对基因相关的遗传性疾病的理解巩固了这样的观念,即我们的健康和长寿与父母遗传的遗传因素有关。

遗传学和育种领域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呈指数级增长。我们21世纪对操纵基因以影响基因表达和行为的迷恋导致了遗传性的使用,它是对一个给定群体中由遗传变异引起的表型性状变异的统计估计。简单地说,与环境或行为因素相比,一个特定特征(例如寿命)的变化有多少是基于一个人的基因。

在20世纪,当讨论健康、行为和生活结果时,“自然与养育”的争论也走到了最前沿。“自然vs.养育”这句话表明了一种平衡,似乎遗传和基因传决定了你50%的生命,进而影响了你的寿命。但这根本不是真的……

在讨论为什么人类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时候,我们不能回避环境因素——“养育”这一方面的争论。这包括你的家庭结构、经济地位、是否有兄弟姐妹、教育水平、创伤、虐待史、出生国家、获得医疗保健的机会,以及其他几十个与我们的DNA毫无关系的变量。行为因素包括是否吸烟、饮食习惯、冒险行为、选择的职业和自我保健等。

显然,这些变量可能会对我们的寿命产生重大影响,就像对我们的行为一样。直到进入21世纪,我们寿命的遗传力估计只有20%至30%。这意味着一个人的寿命被认为只有20%至30%取决于遗传因素,70-80%取决于环境和行为因素。

不过,一家大型族谱网站与谷歌旗下的Calico Life Sciences合作进行的一项宗谱研究,使用了来自近5400万个家庭和4亿多人的数据,最终惊讶地发现,遗传的可能性比之前认为的要小得多——只有7%!

这一结论是基于兄弟姐妹、配偶、子女、表亲、姻亲以及配偶的姻亲和兄弟姐妹之间的寿命相关性得出的。结果表明,在意料之外的关系中,比如配偶之间和其他没有血缘关系的远亲之间,相关性更强。其原因被认为是一种性选择的形式和一种基于表型相似性的交配模式——选择性交配。

这种模式是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具有相似表现型的伴侣更有可能交配。这就是为什么研究中的配偶在他们的寿命中比他们和自己的兄弟姐妹有更高的相关性。吃得好、经常锻炼的人更有可能与同样具有这些品质的人交往,而不是久坐不动、肥胖、饮食习惯不好的人。夫妻双方可能处于相似的环境和行为因素中,这使得他们的寿命几乎相同。

尽管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但有钱人往往会与其他有钱人结婚,而收入与更长的寿命直接相关。因此,根据相互重叠的环境或者经济因素,配偶和甚至没有血缘关系的姻亲在寿命方面可能有很强的相关性。

在这项研究中,那些基因不相关的人,相互之间的寿命相关性却比预期的要高,可能是因为有共同的生活方式和家庭历史,比如饮食习惯、睡眠质量和压力水平,所以才会导致这些意想不到的、明显非遗传相关性。

所以,总有你不知道的事,你90%以上的寿命长短可能是受到你的生活方式的影响,而不是你与生俱来的基因。在我们的生活过程中,我们的健康受到无数因素的影响,从我们选择的伴侣到我们吃的食物和我们追求的工作。

下次当你回顾你的家族史并开始担心你还能活多久的时候,请牢牢记住鹿角网的话:你对自己生命的掌控力可能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

继续阅读

人生

从众心理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习惯“随大流”?

发布

在一些国家,人们在乘坐地铁时几乎都是沉默的。他们会有意避免打电话,或在必要时对着听筒小声交流,或者尽快结束通话。如果你也是这样做的,那么你就遵从了那条没有明说但却被严格遵守的规则。

没有人强迫你保持安静,但是你周围的大多数人都会这么做,这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地铁出行的标准规则。从这件事情中,我们不难猜出,为了不显得与身边的人格格不入,我们会选择“随大流”。

我们都听说过服从,但人们经常把它和顺从混淆,并把它们互换使用。然而,这两者实际上是截然不同的。当一个人听话的时候,他是在听别人的命令,并且按照命令去做。

例如,在监狱里,监狱长命令囚犯们把手放在背后排成一行,他们就会服从他的命令。如果监狱长不在,他们就会成群结队地走,边走边聊,但一旦下达了命令,他们就会照做,否则就要承担后果。这并不是一个未言明的规则,对他们也没有任何好处,但由于命令是由权威人士发出的,他们就得遵从。

像这样的规则就需要服从,而不仅仅是顺从。然而,当一个人遵守社会规范时,并不会受到外界的压力。人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的内在动机和行为方式都和其他人一样。

所罗门·阿希是社会心理学领域著名的研究者,他设计了一个实验来观察从众心理是如何起作用的。他在一张纸的一侧画了一条线,我们称它为目标线X,在另一边有三个选项——三条不同长度的线,分别命名为为A 、B、C,参与者需要选出一条与目标线相同长度的直线。

每一组有5-7个人聚在一起,但是5个人中有4人是“卧底”,只有1个人是真正的参与者。这些“卧底”事先被告知要选择什么答案,从而测试如果“卧底”的答案是错误的,那个真正的参与者是否会改变自己的答案,一般要求他最后一个说出自己的答案。

阿希的研究报告显示,76%的参与者至少同意了一次小组内的错误回答。也就是说,他们至少有37%的时候犯了这个错误,相比之下,当他们单独回答的时候,只有5%的时候犯错。

不过,有25%的参与者从来没有听从过小组的建议,不管他们是对是错。还有一些参与者每次都认同了小组内其他人的答案,他们在实验结束后说,他们觉得自己是错的,而其他人是正确的。

由此可见,从众并不是一种幻觉,而是一个人们经常遵循的,非常真实的概念。阿希的研究在不同国家被重复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有类似的发现。

我想这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就,我们不相信自己。就像其中一名参与者报告的那样,当大家都异口同声的时候,通常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可能错了。这会增加我们的自我怀疑和压力,使我们偏向于“随大流”。

虽然会被认为没有个性,但是总有你不知道的事,有时候,存在这些潜在的规则是非常有益的。它为我们提供了在某些情况下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的心理脚本。大脑很容易按照预先制定的规则行事,而不是花时间去做决定。

例如,在上班打卡时排队等候,没有人明确告诉我们要这样做,但大多数人天生就有这样的规则,无论如何也要排队。因此,遵守这一规则可以带来和谐,避免不必要的争吵。

人们随大流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营造在别人面前的良好形象。所有的人都是通过社会联系而繁荣起来的,因此我们都渴望被周围的人所接受。通过顺从,我们更容易感到被群体所接受,从而增加我们成为群体一员的机会,或者给别人一个好印象。

作为我们这一代人,我们更有可能抵制这种做法,固执地认为我们不会随大流。除了一些勇敢的人会坚持自己的内心以外,更为常见的是,人们对从众那种似乎与生俱来的倾向。我们穿和别人相似的衣服,吃自己文化欣赏的食物,听和朋友播放列表相似的音乐。

所以,虽然我们不愿意相信自己会随大流,但我们已经通过“紧跟潮流”来让自己看起来更时髦、更“与时俱进”。那些没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就会被赋予一些负面的含义,比如“土包子”、“原始人”、“low”以及其他嘲弄的词汇。许多人都讨厌被贴上一些负面的标签,所以他们倾向于遵守规则,跟随趋势,不管这种趋势是有益的还是自己真心希望的。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18-2020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乐兮科技有限公司 鹿角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861号 | 京ICP备180563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