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人生

你真以为做个像张雨绮那样的女人就会幸福?

发布

前段时间整个朋友圈都在刷张雨绮的事情,很多妹妹发表着看法,扬言“做女人就做张雨绮”。当中有个朋友转发了一个截屏,上面写着两行字:朋友说,做什么张雨绮呢,要做就做大S,这样才幸福。感觉这两行字就表达了所有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接着铺天盖地的公众号软文接踵而至,洋洋洒洒的几千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歌颂张雨绮“女人独霸一方”的凛冽,“女儿当自强”的霸气。机灵的老妹儿肯定会冷静的思考思考这个话题,咋整啊?我是不是也该搞张雨绮那个套路。那今天我们不论对错,只抛话题:一个女人,真的要活成张雨绮那样,才幸福吗?


我可不这么觉得,你看大S多机灵,懂得两性法则,以柔克刚,撒个娇就能把一切搞定,可谓智慧王。那张雨绮就不牛逼了吗?也牛逼,但还是没有大S牛逼。为啥呢?她自己心里清楚,强硬的面对每一段婚姻和爱情,她是否幸福。强硬的解决与爱人之间的所有琐事,她是否幸福。我觉得这事儿真搁你身上,你跺,你也麻。


这让我想起一个人,赵本山都熟吧?民间艺术王,东北艺术头牌。很少人知道他是个二婚头子,赵本山年幼丧母,父亲抛家弃子,于是跟随盲人叔叔学艺,二胡唢呐,三弦手绢儿,样样给你整的明明白白。22岁与同乡女子葛淑珍结婚,育有一女一子,儿子铁蛋却病逝,而后因春晚小品走红全国。后来与戏曲学校美女教师再婚,生育一龙凤胎,如今步入老年,家庭美满。更被网友誉为鞋拔子脸中的佼佼者。

而赵本山的原配葛淑珍,离婚十八年,为了生计,做过洗碗工,营业员,地摊卖过袜子,地道卖过盒饭。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从未主动向赵本山伸出过求援之手。多次对外表示:她说,赵本山是赵本山,我是我,我不能砸他招牌,同样也不能砸我葛淑珍的招牌。

这么一个贞洁烈女,在东北的民间,传为佳话。可是这事儿你不能细想,鹿角网越细想越觉得不对。作为女人,你到底是想幸福快乐一辈子,还是成为一段人前甜,人后苦的佳话呢?聪明点儿肯定选前者,佳话都是别人说,但日子是你自己过。葛淑珍的苦,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别人永远都不会明白。


去年我还无意中看见格力女王董明珠的纪录片儿,里边儿有段镜头挺有意思,董明珠刚开完会,疲劳至极,夜里在高铁商务座上给孙女通视频,聊了两句,视频里没见着她儿子。挂完视频,记者也没啥眼力见儿,问了一嘴:董姐,您跟您儿子关系好吗?董姐面露难色,摇了摇头。沉默了几秒,把话题岔开了。

你看,董姐作为女强人中的龙头老大,这个你服不?挣的钞票围绕地球大几圈儿了,这个你不得不服。张雨绮买钻戒,董姐能买座钻山。那您觉着她幸福吗? 我看,有点悬。 别说她给我当妈,她给我当大姨…我瞅着她我都憋不出一个屁。为啥呢?我害怕。我怕三言两语没整明白她就得刺挠我。她表现的太强了,强到压根儿看上去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就像葛淑珍一样,太强,自己一个人行,整挺好。男人心安理得的觉得,我看她一人确实挺好。我?玩儿去。嘿嘿嘿。

所以你看,男人都这样,别老虎虎的,适当时候就该发挥女性的天生优势:柔弱。这绝对是一把好使的利刃,几乎能横扫一切两性矛盾。刺儿头要跟我抬杠,说那些跟你七儿八的女人都是GREEN TEA。那你看绿茶哪个不是游山玩水,名表名包。当然这儿不是鼓励这种作风,但你完全可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就按这个套路去耍几招,包你爱情丰收。

有时候生活就该这么整,该示弱的时候那就得示弱,妹妹你要问心无愧真没想着耍啥心眼儿,就按一句话去处理两性关系:那就是聪明的女人,懂得示弱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人生

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是哪些?真正的幸福感跟金钱有多大关系?

发布

幸福是主观的,这意味着让你感觉幸福的东西不一定能让另一个国家的公民幸福。所以,你们可能要问:“那你怎么知道哪些国家比较幸福?”

别着急,虽然幸福是主观的,但有一些对所有人都适用的参数,可以作为衡量幸福的尺度。那么,金钱是产生人们幸福的唯一因素吗?繁荣的经济是否与幸福的公民成正比?

由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编写的《世界幸福报告》,根据国民的幸福感对156个国家进行了排名。从2012年4月开始,到现在一共已经发布了8份报告。

《2020年世界幸福报告》列出了幸福水平从高到低的10个国家名单,分别是:芬兰、丹麦、瑞士、冰岛、挪威、荷兰、瑞典、新西兰、奥地利、卢森堡。这个榜单,采用了7个可衡量的幸福指标参数。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国民生产总值,也就是GDP。国民生产总值是一个国家每年生产的商品和服务的总和,人均GDP则是用国内生产总值除以一个国家的总人口。这里,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被调整为2011年固定国际美元,是从世界银行发布的世界发展指标中提取的。

其次是预期寿命。这是指人类平均寿命的统计指标。在这种情况下,预期寿命数据取自世界卫生组织。

然后是社会支持。这一指标是根据盖洛普世界民意调查(GWP)计算出来的,涉及的情况例如“如果遇到麻烦,除了朋友和亲戚以外,是否有组织和基础设施的支持”。

第四个因素是自由。这指的是生活选择的灵活性,会再次使用GWP的问题进行提问,例如询问公民是否对自己在生活中作出关键选择时拥有的自由程度感到满意。

第五,慷慨度。通过询问诸如公民是否捐钱这样的问题来衡量他们是否具备慷慨的品质。《孟子•尽心章句上》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很多时候,慷慨都是建立在有经济实力的基础上。

第六个是,对腐败的看法。这关系到公民是否看到国家政府或商业领域的腐败。

最后一个,积极的情感。这个元素是指经常经历的幸福和快乐的感觉。

芬兰已经连续三年蝉联“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位居排行榜第一名。那么,为什么这些国家最幸福的呢?

芬兰在慷慨、自由、低犯罪率和值得赞赏的GDP方面排名很高。丹麦人的平均寿命很高,贫富差距也很小。瑞士的税收优惠、预期寿命和繁荣的经济都让国民感到幸福。冰岛的教育普及程度很高,在工资方面男女平等,税收低,医疗保健服务免费。挪威有良好的社会支持,犯罪率也很低。荷兰的生活节奏和自由让它的公民非常快乐。

瑞典的预期寿命,奥地利的自由和社会支持,卢森堡富有、失业率低、平均寿命80岁,这些都使他们跻身最幸福的行列。

总有你不知道的事,随着国民收入和GDP不再是衡量一个国家发展的整体方法,幸福逐渐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指标。

在印度这样收入差距巨大的国家,平均国民收入可能会因为少数亿万富翁而更高。然而,这并不能准确地描述公民个人的生活,因为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较高的国民收入或许能显示出国家经济的增长,但这与发展是两个概念。正如西蒙·库兹涅茨所说,“一个国家的福利可能很难从国民收入的衡量中推断出来。”

因此,联合国制定了一种更全面的办法,即人类发展指数。我们看到的《世界幸福报告》就是以人类发展指数的思路完成的。人类发展指数考虑到生活水平、保健和教育参数,以确保个人的整体福祉,这是一项仅仅通过国内生产总值分析无法实现的综合评估。

预期寿命包括健康参数,受教育年限包括识字率和入学率,人均国民总收入包括经济。因此,人类发展指数试图从各个角度准确地衡量一个国家的幸福水平。幸福的公民不只是因为收入更高而快乐,他们的生活水平、文化水平和健康状况在幸福感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话又说回来,这并不意味着金钱不是幸福的指标,只不过它不是唯一的因素。在较低的收入水平上,金钱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但随着收入的增加,金钱在衡量一个人的总体幸福感方面就会退居次要地位。

从亚里士多德到边沁,再到阿马蒂亚·森,福利经济学和功利主义都把幸福作为一种重要的指标,从而导致了人类发展指数的诞生。当你看到明年的幸福榜时,你会更加了解影响一个国家整体幸福的因素。

另外,中国在这个幸福榜单上的位置与2019年相比上升了7位,目前排名第86。希望我们都会越来越好!

继续阅读

人生

假如拥有一次机会,你可以怎样赢得环法自行车赛?

发布

第一次骑自行车是人生中最难忘,也是最自由的时刻之一。想象一下,你骑着自行车,看遍你最喜欢的城市。你在拥挤的车流中躲闪前行,感觉自己拥有这两个轮子就可以战无不胜。鹿角网在遭受二十年嘲笑之后,第一次靠自己平稳前行的时候,就只想破风前进,谁的话也不听。

这就是我骑自行车时的感受,我在另外一篇文章有过详细的记录。

有些事情只有你去接触了才会明白。直到学会骑自行车之后,我才了解到了具有传奇色彩且令人筋疲力尽的自行车比赛——环法自行车赛。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骑自行车这种的行为,既能给你天堂般的快乐,也可以是地狱般的经历。

我是基本没什么可能参加那场比赛,但我在这里分享一些有价值的、基于科学的建议,兴许可以帮助你摆脱“重在参与”的自我安慰,甚至赢得比赛。

环法自行车赛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自行车赛事,它当地一份体育报纸《L’Auto》为了提高销量而不顾一切努力的结果。当时他们的销量很不理想,所以在1903年,年仅26岁的记者勒夫弗勒建议该报编辑亨利·德斯格兰茨组织一场环法自行车赛。虽然他在后来表示自己之所以提出在法国进行为期六天的比赛,只是因为当时想不出其他的话可说。

首届比赛为期19天,共骑行2400公里,穿越法国全国。比赛非常成功,以至于《L’Auto》报社每年都继续组织这场比赛。到了1908年,也就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L’auto的销量翻了一番。

1910年,L’Auto的作家阿尔方索·施泰纳斯提出了一个新的挑战,名为“Tourmalet”,一个无情的19公里上坡。法国自行车选手奥克塔夫·拉佩泽是第一位成功完成攀登的车手,在到达顶峰后,奥克塔夫称组织方为“杀手“。

现在环法自行车赛是UCI世界巡回赛的赛事,这意味着只有UCI职业车队以及一些受组织方邀请的车队才能参加。

环法自行车赛自创办以来每年都举办,仅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中断。随着比赛逐渐吸引了全球观众,新的爬坡、赛段、规则和法规也被加入进来。2019年的环法自行车赛为期23天,共21个赛程。现在的比赛要求参赛者在23天内完成总共3500公里。

这么说吧,3500公里相当于从纽约到拉斯维加斯之间的距离。这3500公里的赛段又分为7个平缓赛段、5个丘陵赛段、7个山地赛段和5个山顶赛段,以及1个个人计时阶段和1个团队计时阶段。

比赛路线可能每年都在变化,但比赛形式保持不变。在21个赛段累计时间最少的自行车手将加冕冠军。因此,团队必须制定良好的战略,并知道何时分组骑行、何时出发、何时巡航以及何时加速。自行车运动员的个人胜利往往是他们队友无私奉献的结果。

简单来说,整个比赛可以分为两部分:相对容易的,长的,平坦的和丘陵的阶段,然后是痛苦的攀登阶段。

平坦的地区通常是快速的路段,横跨法国乡村,最长可达200公里。在平坦的阶段,骑手们往往喜欢排成一种被称为“Peloton(佩洛顿)”的队形骑行。这些骑自行车的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运动衫,紧紧地排成一列,形成了一个活万花筒在车轮上。正是这幅佩洛顿车队在风景如画的乡间行进的画面,使环法自行车赛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体育赛事之一。

除了能够为媒体宣传提供漂亮的图片以外,佩洛顿队形还可以帮助骑手节省能量。这种队形通过变换形状来抵御来自不同方向的风,从而减少阻力。在高速行驶时,骑手的大部分能量都用在了抵抗风的阻力上。这时,如果躲在另一个同伴后面,所面对的风阻就会降低,从而减少了踩踏板前进所需的能量。

在佩洛顿队形中,一个骑在前面的车手大约产生300瓦的功率。相比之下,骑在他身后几步远的人以同样的速度移动只需要产生240瓦功率。后面的车手比领头羊的功率低20%,但仍然可以几乎同时到达终点线。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一些最好的自行车运动员在后面,而他们的团队成员在前面“遮风挡雨”。

这样一来,节省出的高达20%能量在最后阶段会非常有用。在最后阶段里,车队中最好的自行车手佩洛顿队形中离开,像疯子一样加速。所以说,好的队友会帮助车队中最好的车手为比赛中最困难的部分节省体力。

这个最困难的阶段也就是攀登阶段。当骑自行车的人开始上坡时,他们的速度会慢很多。风阻现在只是一个很小的的威胁,但是重力成为了新的需要征服的敌人。

在平坦的赛道上,重力不会对车手构成挑战,但在爬坡时,感觉重力会加剧。重力以同样的方式影响着所有的车手,无论是在前面的人还是牢牢地卡在中间的人。基本上,每个骑手都是靠自己。跟在车队其他成员后面就变得不可能了,每个车手必须产生巨大的力量来跟上其他人的步伐。

我们不妨一来看一些数据。总有你不知道的事,在2010年环法自行车赛中,丹麦自行车选手克里斯·安克·索伦森领跑。在最后一次爬升过程中,他的平均输出功率约为410瓦。实际上,他甚至达到了惊人的590瓦的峰值。

其余车手发现很难跟上这样的速度,于是队伍也崩溃了。实力较弱的车手在排名中落后,但克里斯霍纳,一个比索伦森落后几位的美国车手,却产生了和他几乎一样的功率。

不过,仅仅知道这些策略并不能帮助你赢得世界上最负盛名的自行车赛事。知道这些,最多可以让你在和朋友谈论环法自行车赛时占上风。赢得比赛,甚至哪怕仅仅是完成比赛,就已经需要大量令人难置信的艰苦努力、毅力和耐力。正如五次环法自行车赛冠军雅克·安奎蒂尔曾经说过的那样:你不能靠矿泉水赢得环法自行车赛。

继续阅读

人生

你还记得这个男孩么?这可能是互联网给予他最好的儿童节礼物

发布

如果你现在看到这篇文章,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是因为文章中这个男孩的图片让你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个男孩曾经是互联网上最受欢迎和流传时间最长的表情包,我们姑且直译名为 “成功的孩子” 。

在如今已经13岁的萨米(Sammy Griner)十一个月大的时候,他妈妈拍下一张他在沙滩上吃沙子的照片并将其发布在网上。在这张著名的照片中,他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胜利似地握紧了拳头,并以此闻名整个互联网。谁也没有想到,萨米坚决的表情加上一拳沙尘,竟然会在网络上疯狂传播。

然而,关于他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他在2015年转向网络筹集资金来帮助他的父亲获得一个新的肾脏,从而使得他的父亲重获新生。

2012年2月,英国媒体公司Virgin Media开始放映带有萨米照片镜像版本的广告牌。但有些公司一开始并没有得到萨米父母的许可。幸运的是该公司因为使用这张照片获得了相应的收入,而且萨米还在2012年出现在了美国的维生素水广告中,随后该公司支付了相应的报酬。

也许你跟鹿角网想的一样,为什么都有广告费了,还在网络上寻求帮助?事实上,有网友表示国外很多地方的医疗保健分配系统不仅昂贵,而且效率低下,不道德且平淡无奇。其他的无从参考,但价格昂贵还是略知一二的,因为我经常都能在网上看到有人回国拔牙。

其实,萨米(Sammy)39岁的父亲贾斯汀·格林纳(Justin Griner)自从儿子出生之前就一直在与肾脏疾病作斗争,并在2015年时需要进行移植手术。

截止到2015年时,萨米的母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她的丈夫每周要进行三次透析,而每次每天要花近四个小时的时间,如今已经透析六年。 “他累坏了,我只是想让他健康。”

2015年4月,为了找到一个活体捐赠者并筹集一些钱来支付贾斯汀的移植所需费用,这家人发起了GoFundMe(国外的众筹平台)活动,目标是7.5万美元。而仅仅在最初的6天内,活动筹集了8万美元。到最后,甚至筹集了超过10万美元的资金。

将原本只是出人意料的名气化为一场运动,这项运动还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当咧着嘴笑的人发起了一项众筹活动以帮助支付贾斯汀移植所需的抗排斥药物时,成功小子变成了SuccessKidney(成功的肾脏)。萨米的父母利用他的表情包的受欢迎程度为其父亲的肾脏移植筹集到了资金,由此可见他的名声也算不负众望。

贾斯汀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说:“如果你没有钱,也无法获得药物,他们就不会给你移植。因为如果没有药物,你的身体会排斥所移植的肾脏。”

对于国外的医疗情况,总有你不知道的事。有位网友表示他很难相信美国人花钱真的可以治病,因为有着诸多的不信任,随后在网上分享了自己在澳大利亚摔伤腿住院的事情,治疗过程没花一分钱,只不过他待了一星期后实在受不了出院了,因为电视坏了没人修,手机也没电。虽然实际上他至少还需要再在医院待上一个星期,但是实在太无聊了。据说当地医院里没人给手机充电而且是合法的,所以在叫救护车之前一定要记得把充电器放进兜里。

现在距离萨米的父亲贾斯汀成功移植已经一年了,捐助者们希望帮助那个“光辉灿烂的画面”中的男孩与父亲度过一个完整、快乐的童年的愿望基本实现了。这对“成功男孩”萨米来说,也许是最好的儿童节礼物。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18-2020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乐兮科技有限公司 鹿角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861号 | 京ICP备180563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