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人生

你连捞钱都不会,拿什么留住人美女?

发布

几年前我在上海做一个小项目,客户是外省某国有企业驻沪总部,做施工的。那项目前前后后整了一年才整完,跟大大小小的财务都混了个脸熟。项目做完,中间有三四年没业务往来,联系不多。最近遇到另外一桩事儿,又联系上了。客户家安排一起吃个饭,认识好几年了,算是叙旧。我跟他们小张哥交情素来不错,小张哥以前做项目的时候他还是个财务经办,现在已经是小张科长了。

吃饭的时候,我明知故问:“哎,你们那个美女,小婷怎么没来?”

科长笑笑:“哎,人早就不在我们这里了,你不知道?”

我又问:“不知道啊?离职了?”

科长道:“是离职了,去英国了。”

我又问道:“她不是结婚了么?怎么还出去,是去读书?”

科长道:“是啊,去了一个学校,好像是叫啥伦敦政经?”

我故作惊诧:“哎呀,名校啊,英国除了剑桥牛津就属他家了,可以啊,你们公司出人才。”

科长笑道:“你不是加了她微信么,你没看她朋友圈么?”

我哈哈一笑:“看了啊,我纳闷所以才问你啊,她先生后来咋办的?”

科长笑道:“能咋办?凉拌呗。飞鸟各投林。”

他说完,我们都笑了笑。

小婷,长江以南某省小地方人。大学读的南方一所不太有名的院校。毕了业,家里千方百计托关系,给塞进这家上海的国企,图的就是个稳定。先是在项目部轮岗一年,然后家里又托关系给转岗到财务部。我在这家公司做项目那会儿,小婷刚来财务部不久,她就是负责对接的经办之一。

怎么讲,美女,超级大美女。属于方块字世界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的审美标准里,都绝对认同的美女。皮肤白得透粉,身材还好,将近1米7的挑高,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据说还有两手才艺,会谈个钢琴编个曲啥的,反正是小地方人按照想象中大城市成功要素打造的产物。后来这两手才艺真给用上了,那年项目整完客户请了吃饭答谢,一个高级馆子里面有钢琴,他们领导让小婷去露一手,叮叮咚咚谈得真不错。

我刚跟小婷打交道时,发现人美女真是傻的可以。可以讲是干啥啥不会,问啥啥不懂。痴痴蔫蔫、呆呆傻傻。这要是换了一般财务,我老早避之不及了。但看在人是美女的份上,本来得她承担的工作我事必躬亲,偶尔还来教一教。人小婷,总是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老师,我终于懂了。

没过多久,有一个周末我刷朋友圈,小婷居然在办结婚。我莫名惊诧,这才不过二十三四吧?在微信朋友圈,目睹了她结婚的盛况。一共就发了7张图,分别是婚礼现场布景、伴娘和新娘的合照、她和她娘家人的合照……唯一有一张她和她先生的合照,还是俩人手挽手这走T台的,背影。我心道,这男方必然要瞎。第二周去他们公司,充分发扬八卦精神,中午吃饭找小张哥问详情。

小婷结婚的对象,我居然还见过,就是他们项目部的工程巡视员,负责项目现场安全责任工作。我们去那个项目尽调时,这哥们儿发了我们几个头盔,领着我们参观,介绍项目现场的施工情况。我还有点印象,一米七上下一男的,面容质朴,看着你说二十八九也行、三十四五也行。穿着工装,戴着头盔,不太热情也不太冷淡,机器人一样的语调给我们做介绍。除此以外,也没有特别之处——他,就是小婷的先生。

这位哥,老家山东。父母是山东某国有能源企业的,应该是中层干部。在煤炭行业一片火红的年代,应该是明的暗的整了不少钱。这位哥,后来也去加拿大留学啊啥的。回国以后,家里也是想方设法,花了大价钱给塞到这个国企上海总部里面,就在工程部。这时候,这位哥也二十八九,不算小了。他爹妈,先是全款,大概是一千来万,在卢湾给买了一套一百六七十平的房子,又给添置了一台奔驰E。这位哥,于是就住着一千多万的房子,开着四五十万的车子,领着一个月五六千的工资,幸福地生活着。

小婷到公司报到,就分到他们项目部。这位哥,见到小婷,眼睛就再也没有挪开过。铁了心,要把小婷追到手。小婷刚来,羞羞怯怯,面对这位大自己五六岁,然后看着踏踏实实的男人,不置可否。这位哥,和父母汇报了自己的意中人,接着他父母给整了一套骚操作。他父母,联系上这家公司的一个高管,说儿子现在有心上人了,请他居间撮合。这高管找了小婷谈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你现在搁上海无依无靠,人家条件还不错,不如先处着再说。处得好了要结婚的话,明年调动你去财务部,夫妻双职工不能呆在同一个部门。别的没听进去,财务部的事儿,估计小婷是听进去了。这时的她,每天要戴头盔去工地巡视,叫苦不迭。

小婷的家境,比起这位哥家,确实是差了一截。父母都是濒临倒闭国企的双职工,她来这公司上班,一没有送钱,二没有亲戚照顾。主要靠的是她妈的同学,在这公司做中层干部。搭上这条线,进的这家公司。不过话说回来,但凡有出路或者识货的,谁高兴把小孩送到施工类企业,说白了还是没辄嘛。

小婷后来支支吾,跟父母说了现在正在处对象的情况。她爸听了很高兴,她妈比较游移不定。后来一年时间里,发展到双方互见家长的程度。男方父母见到小婷,已经喜欢到不行了,就差问啥时候能有孩子了。小婷她爸见完以后没发表啥意见;小婷她妈见了这位哥以后,说这位哥好像不太上进的样子,当然,决定权在你,你自己考虑。
于是,后来有了我朋友圈里看到的那七张图片。

我在做项目那一年中,很清晰观察到,一个美女如何发现自身价值的轨迹。结婚后小婷的朋友圈,主要秀的是美好生活。她婆家后来给她买了个大MINI,她每天上班开着。不经意展示展示自家的厨房、自己做的烘焙啊啥的。但是从来没有一条,有关于她的家庭和她的先生。结婚那天的七张图,设置了半年可见后页不见了踪影。

项目收工,我跟企业的联系也少了,跟小婷也没啥交流。她那朋友圈的内容,以后几年里,倒是一天比一天精彩。今天飞个长滩,秀个沙滩;明天去个大溪地,发几张珊瑚;后天再黄金海岸,抒发一下对自由世界赞美啥的。我一度怀疑,她还在不在工作。去年有一天,看到她发了张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学生证,配文:重新回到校园,小婷要努力进步!我确认,小婷大概肯定必然已经和前夫拜拜了。

我问小张科长,咋回事啊。

小张科长笑道:“这姑娘不简单,最多的时候说是有三十多人追求她。”

我笑道:“不是结婚了么,怎么还有人追求呢?”

小张科长道:“结婚有啥用,又没人把结婚证贴脑门上。更何况,好多人明知她结婚,照追不误。”

我问道:“最后是跟谁走了?”

小张科长道:“嘿嘿,一小开,做教辅公司的,生意应该挺大。光在上海房子就有六七套,在英国加拿大美国都有生意。”

我问:“怎么认识的?”

“音乐会上认识的。”

我问道:“他前夫有啥反应?”

小张科长道:“一开始完全蒙在鼓里,后来发现了,小婷跟他摊牌。他跑财务部来闹,后来小婷就辞职,不来了。”

我总结道:“被绿成这样,还好意思在这儿工作么?”

八卦完,回去路上,我就一直在想。这位哥,搁上海这种地儿,敢于趁着人美女懵懂无知的时候下手,就是摆错了自己的位置。美貌本身是一种得天独厚的稀缺资源,你就算搁家里称了个两三千万,满打满算给你在上海置业安家,那又如何?身价上亿乃至十亿的,都搁你后面虎视眈眈,人都没把你放眼里。

你父母觉得你人模狗样一表人才,但事实上你没有个人魅力可言;你的父母对你的冀望是稳定的生活,但事实上大城市本身就没有稳定可言;到最后,你连捞钱都不会,挣钱的动力也没有。So,你拿什么留住人美女?你自己非要去追求一个你自己hold不住的东西,即使千方百计搞到手了,最后不也是自欺欺人竹篮打水一场空么?你看看我,对自己的位置清清楚楚,嘴上对美女赞美越多,走得就越远。

每个人,最重要的是摆清楚自己在社会结构中的位置,摆不清楚离祸事也不远了。对于锅家也一样,摆不清楚自己在历史体系和当代格局里的位置,离歇菜也不会太久。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人生

我们究竟为什么变得越来越自恋?

发布

在这个日益被社交媒体主导的世界中,没有社交媒体的人是太少见了。微信、微博、QQ、抖音,甚至包括很多Facebook、 Instagram、 Twitter这些外国社交网站,几乎完全占据了我们的生活。从两岁的孩子到“与时俱进”的老年人,社交媒体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人类寿命的各个阶段。

刷微博,刷朋友圈,通过微信语音或视频通话保持联系,在享用一顿大餐之前,先摆好拍个照……人们的社交生活在短短十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带来各种利弊的同时,也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性格。

老实说,你难道没有上传过任何一张带滤镜的照片吗?你在旅行的时候有没有发过朋友圈?

社交媒体让我们都变成了“自恋狂”,以至于那些在社交媒体上表现得不活跃的人都被认为是不正常的!只有演员和模特们痴迷于自己外表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我们这里说到的“自恋”,是一种人格特征,而非需要临床协助的自恋型人格障碍。

“自恋”一词源自于古希腊神话。一个名叫纳西索斯的年轻人,传说是希腊神话中最俊美的男子。有一天,纳西索斯在水中发现了自己的影子,却不知道那就是他自己。他爱上了自己的倒影,难以自拔,日日守在水边,后来赴水求欢,溺水而亡。众神怜悯,让他死后化作水仙花。

自恋人格特征倾向高的人,具有自我重要性、感知独特性、个人内部的自大、剥削行为、人际权利和对关注的高度需求等特征。他们非常需要别人的认可,所以他们常被认为是爱炫耀的人。

社交媒体上使用的所有工具,都满足了自恋者对验证和认可的需求。已经存在的自恋者通过上传照片来获得日常的认可,而社交媒体本身则帮助人们发展和保持这种自恋的特征,这成为了一个恶性循环。

由于自恋需要不断的验证,社交媒体对许多人来说就像毒品一样。从不停地上传照片和痴迷于自拍,到紧张地数自己照片和关注者的赞数,都是社交媒体网站让自恋者自我感觉更好的工具。而且,自恋在青少年中尤为突出。圣地亚哥州立大学曾进行过一项研究,发现在16000名大学生中有30%的学生在心理测试表现出自恋倾向。

自拍有助于自恋者对自己的外表进行自我肯定。现在大多数手机都配有高分辨率的前置摄像头,可见自拍变得多么重要。“自拍”一词,在2013年被《牛津词典》评为“年度词汇”。

许多社交软件上都有各种滤镜,可以表现出不同的灯光和色彩效果,在大大增强原始照片的同时,还能掩盖面部结构和肤色的不足,使你的自拍照看起来更好。以前,我们会大胆地用自己的自然面孔拍照,因为那是唯一的选择,但现在很多人已经对自己的真实面貌失去了信心,不敢正视没有使用滤镜增强过的原始照片。这些滤镜会让你更不喜欢原来的照片,对吧?

当我们访问任何一个社交媒体时,不仅可以见证许多人的行为和思想,还可以广泛体验情感。当你看到别人发表了高兴的动态,比如婚礼和度假的照片,我们很难不感到嫉妒。

我们在访问任何社交网站时都会经历情绪波动,但自恋者会显得比较脆弱,所以他们的情绪波动比较大。与非自恋者相比,自恋者会更满足于正面的鼓励,比如点赞和关注,而如果照片得到的点赞很少,他们会感到更焦虑甚至不安。

也许你会问,这难道不是所有人都会产生的情绪吗?不是的。随和、外向、不神经质和有责任感的人在访问社交媒体网站时只会获得到更多的积极影响。

自恋倾向还会产生很多整容、拜金、攀比和寻求关注的犯罪行为,比如在网上抨击或恶搞他人。

谁能想象,上传照片和加滤镜会以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影响我们的思维呢?这一切都归结于平衡。你可以试着减少自己在社交媒体网站上的时间投入,看看你是否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有所不同。和鹿角网一起吧!

继续阅读

人生

我从来不打算戒奶茶,一起长大的,怎么能说抛弃就抛弃

发布

细数起奶茶的历史来,才发现它几乎陪伴了鹿角网的整个前半生。

从学校门口的小店里透过玻璃望进去的那一排排看颜色就知道是什么味道的奶茶粉,到后来被周杰伦一句“把你捧在手心”苏到风靡世界的优乐美,再到后来满大街的“一点点”“喜茶”“鹿角巷”,奶茶们的身价水涨船高,动不动就排队两小时还限购,滋生和养育了一大帮茁壮的黄牛。

可见,在我们逐渐长大,成为一个体面的大人的同时,曾经廉价的奶茶也在它的逆袭之路上渐序前进。

一杯普普通通的招牌奶茶,什么都不加也要卖9块,如果再加份布丁、珍珠当然更贵。记得曾经有过一个热搜,一个小伙问“女朋友每次约会都要喝15块的奶茶要不要分手”,底下评论一片都是:分吧,让你女朋友好好喝奶茶。

如果说男人一辈子买烟的钱可以买一辆法拉利,那可能我们花在奶茶上也差不多。

在这个时代,女孩子的口红可以少买几支,男孩子的球鞋可以不穿新款,但是对于奶茶,戒是不可能戒了,这辈子都不会戒的。

嘴上说着“好丧”的我们,只有奶茶才能安慰。

夏天喝冰奶茶,冬天喝热奶茶,连命都是奶茶给的。在终于下班的傍晚,穿着高跟鞋的脚几乎是靠着惯性在行走,也要挣扎着去买一杯奶茶来犒劳自己,舌尖的甜聊以驱散生活的苦。周末,与朋友相约奶茶店聚众吸“奶”,几番嬉笑怒骂之下,奶茶的热量也变成了继续生活的热情。

就连看似神圣不可侵犯的职场,也被奶茶爱好者们攻陷,口号是“只要你喝奶茶,我们就能成为并肩奋斗的好同事”。“奶茶社交”成为职场新人迅速融入环境的一把利器,毕竟每一次奶茶拼单,都能省下一笔“昂贵”的配送费。

wuli胖伦的最新借口是“怕太瘦了歌迷认不出,所以要胖点才行~”,我们也要紧跟步伐啊。不要再跟我说一杯奶茶的含糖量等于5瓶可乐,脂肪含量等于6包薯条,那只会让我觉得这杯奶茶更值。

继续阅读

人生

在美国碰到医闹后,通常会怎么处理?

发布

我早两个月前在医院里被病人家属给打了。更准确描述的话,应该是情绪激动的病人家属与我发生了肢体接触,他掐着我的脖子对我大声咆哮并言语侮辱。我做了阻挡的动作,并大声呼喊求救。当时医院整个楼层都目击了这一事件的发生。

整件事情大约持续了1分钟。最后与我发生冲突的病人家属被警察制服并带走。我则去急诊进行了几项常规检查并做了笔录。再后来,我的律师联系我,说这是一起典型的个人人身伤害案件,建议起诉行凶者。好的,那就起诉,痛苦与折磨。

再后来,由于我工作忙,加上律师有我给的授权,所以基本没我什么事情。我该干啥干啥。时不时会收到律师发的那么一两封邮件,告诉我关于这个案子的最新近况。

上星期,律师给我发了一封邮件,附件里是对方律师发给我律师的一份和解书。大意就是,对方对我所造成的伤害表示歉意,在付清我所有相关医疗费用的同时,愿意再额外支付X金额作为赔偿,希望与我达成和解。打电话问我的律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他说从最利于我的角度考虑,建议我接受和解。好的,那就和解。

我的律师跟我约了个时间,把和解书带到了我的办公室,签字,公证,五分钟搞定。支票会下周一寄给我。经历完整件事情,我有以下两点感想:

1. 信任。当我的人身自由/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我相信援助将至,警察马上就会来;当律师联系我的时候,我相信他在拿到我的授权后,一定会尽力使我的利益最大化;当他建议我与另一方和解的时候,我相信他所给出的建议一定是建立在我的利益已被最大化的基础之上。

2. 同情、理解与尊重。从当美国国家暴力机关(警察)快速反应来保卫我人身安全的那一刻起,到后面的医学检查,笔录,起诉,整个过程我的遭遇被所有人给予了充分的同情与理解,我的尊严也被所有人积极的维护着。许多事情都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静悄悄的按部就班的被做着,我的日常生活几乎没有受到来自这件事情的任何影响。

最后,对方的赔偿金,我会全部捐给UNICEF USA(世界儿童基金会美国分部)。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19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鹿角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