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人生

我看见闺蜜的男朋友在门外偷腥

发布

“不是都说单身是最好的升值期,老娘就不信了……”

跟我撂完这句“狠话”之后的一个月,Q姐像是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找我给她灌心灵鸡汤。

她跟男朋友谈恋爱的几年里,倒把我硬生生地逼成了她的私人情感专家。

我眼看看着他们躲过毕业分手季,捱过异地恋,也好不容易得到了双方父母的认可,以为差不多可以修成正果了,却目睹一场世纪捉奸现场。

那天Q姐要出差,男朋友说最近特别忙送不了,她就没在意。而那天我外出办事路过她家附近,她叫我上去坐会儿。我跟她一边闲聊她一边收拾东西,一抬眼发现都过了下班点儿了,晚高峰是错不开了,索性一块儿吃点东西再去机场,反正不急。

我俩出门时看到,Q姐的男朋友正跟一个女的从如胶似漆的状态分开,俩人脸上的潮红昭示了前一秒的不可描述。

我知道Q姐为了男朋友上班更近,把租房地点选在离男朋友公司很近的小区,自己每天早起过五关斩六将挤地铁。却不知道,还有这种方便。

那天Q姐还是坐飞机出差去了,我们没去吃东西,因为去机场的一路她都在哭。那个男的给她发微信:其实你自己看到了也好,本来打算你回来就告诉你。然后就开始噼里啪啦发了一通好人卡。

Q姐出差回来,那个男的已经搬走了。

我开着三手比亚迪去机场接她,她对我说了开头的那句话。

那一个月,我每次打电话她都说不了几句匆匆挂掉,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家。

我终于忍不住,上她家去找她。

那个黄昏,屋子里拉着所有窗帘,暗得可怕,我都以为她刚刚在割腕。看出我的紧张,她对我笑了笑,脸上瘦得脱了相。

她说,我没事,我在写日记。以前跟他在一起,浪费了好多时间,我高中的时候天天写日记的。其实最好的提升自己的方法,是反省。我确实很难过,我不找你吐苦水选择写日记,是想把这一切剖析的更彻底。然后,我就可以忘记了。

倘若执意要用过的不好来“惩罚”辜负你的人,我相信他最多也不过是于心有愧,但却无悔。谁又值得谁呢,只有拼命把自己变得更好罢了,更好的自己也许就值得更好的,这又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懂得爱自己,别人才会来爱你。错的人终将走散,对的人才会相遇。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人生

有没有哪一个瞬间,让你突然想回到父母身边?

发布

前几天跟我妈微信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随意问候间,想起她前一阵子跟我说胳膊老是疼,却不愿意去医院,总说没大事。

那句“应该没大事”,让我的脑袋突然之间像要炸掉。我疯狂地想:为什么我没在妈妈身边呢?

如果我在,拉着她去医院,或者,哪怕给她贴张膏药呢。

离家两年,从一开始的天天微信视频不断,到现在聊什么都有些浮于表面,我们互相不了解彼此的生活,对彼此的状态几乎一无所知,靠一点残存的默契“维持”母女情谊。

当她给我发自拍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想我了,翻遍相册找一张我的照片发给她,没有照片发了就找一个表情包发过去,她回一个中老年表情包给我,结束对话。

“刚结婚那会儿,经常和媳妇小吵小闹,动不动就哭哭啼啼回娘家,每次主动上门哄她,三更半夜才肯回家。时间一久,我也有点不耐烦了,只因为老丈人总跟我悄悄说:你俩是不是有预谋的,每次买了好菜比曹操还准时,还得吃完晚饭才肯回去。”

看到这种笑话,我常常笑不出来,远嫁的女儿,没机会“动不动回娘家”,学会了矛盾内部消化。有天跟先生开玩笑说:“假如哪天咱俩吵架我回娘家了,那就是不想跟你过了。”

太远,来回的机票太贵,回去一趟如果不能多呆两天就觉得不划算,长大后疲于奔命的我再也潇洒不起来,开始算计看妈妈的成本。

想起那年回家赶上我生日,妈妈买了一个大蛋糕,天天给我做好菜,但是我身体不舒服什么也吃不下,那个蛋糕直到我离开家那天也几乎没动,如今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对不起她。

也许等将来我的孩子长大,我才能明白,她有多想我回趟家。

小时候在饭桌上听大人说,女孩子要是筷子拿的远,以后就会嫁得远,就悄悄把筷子拿的离筷头很远。想来我从小就立志要远走他乡,兜兜转转也终于得偿所愿。

在没来北京之前,家乡的一切在我眼里就像一坨屎。

狭小逼仄的房子,没暖气也不包邮,厌烦一眼望到头的生活。

那时候最大的愿望,是无论如何都要去别的地方,从来不知道,有一天我还能这么想念家乡。

买东西买到家乡产的都会好兴奋,地道的豆豉辣椒酱,先生和家里所有人都嫌弃它臭烘烘,只有我为了湖北特产四个字满脸痘还要吃。

路上有鄂字头的车牌,先生会指给我看,我每次都罗里吧嗦说一堆,“鄂A是武汉的,鄂*才是我家那儿的……”

家人拍照时偶尔拍到的街景,我都会暗自琢磨是什么地方。

我到现在还是张口闭口都是我们那儿怎么怎么样,很多不习惯的地方悄悄放在心里,生气了只敢从里屋跑到外屋,不敢往外跑,先生出门会朋友我会很失落,为什么我的朋友都不在身边。

被问到现在幸福吗,有什么愿望,我会说幸福,但好希望我们的家,在同一个城市里。

继续阅读

人生

你连捞钱都不会,拿什么留住人美女?

发布

几年前我在上海做一个小项目,客户是外省某国有企业驻沪总部,做施工的。那项目前前后后整了一年才整完,跟大大小小的财务都混了个脸熟。项目做完,中间有三四年没业务往来,联系不多。最近遇到另外一桩事儿,又联系上了。客户家安排一起吃个饭,认识好几年了,算是叙旧。我跟他们小张哥交情素来不错,小张哥以前做项目的时候他还是个财务经办,现在已经是小张科长了。

吃饭的时候,我明知故问:“哎,你们那个美女,小婷怎么没来?”

科长笑笑:“哎,人早就不在我们这里了,你不知道?”

我又问:“不知道啊?离职了?”

科长道:“是离职了,去英国了。”

我又问道:“她不是结婚了么?怎么还出去,是去读书?”

科长道:“是啊,去了一个学校,好像是叫啥伦敦政经?”

我故作惊诧:“哎呀,名校啊,英国除了剑桥牛津就属他家了,可以啊,你们公司出人才。”

科长笑道:“你不是加了她微信么,你没看她朋友圈么?”

我哈哈一笑:“看了啊,我纳闷所以才问你啊,她先生后来咋办的?”

科长笑道:“能咋办?凉拌呗。飞鸟各投林。”

他说完,我们都笑了笑。

小婷,长江以南某省小地方人。大学读的南方一所不太有名的院校。毕了业,家里千方百计托关系,给塞进这家上海的国企,图的就是个稳定。先是在项目部轮岗一年,然后家里又托关系给转岗到财务部。我在这家公司做项目那会儿,小婷刚来财务部不久,她就是负责对接的经办之一。

怎么讲,美女,超级大美女。属于方块字世界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的审美标准里,都绝对认同的美女。皮肤白得透粉,身材还好,将近1米7的挑高,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据说还有两手才艺,会谈个钢琴编个曲啥的,反正是小地方人按照想象中大城市成功要素打造的产物。后来这两手才艺真给用上了,那年项目整完客户请了吃饭答谢,一个高级馆子里面有钢琴,他们领导让小婷去露一手,叮叮咚咚谈得真不错。

我刚跟小婷打交道时,发现人美女真是傻的可以。可以讲是干啥啥不会,问啥啥不懂。痴痴蔫蔫、呆呆傻傻。这要是换了一般财务,我老早避之不及了。但看在人是美女的份上,本来得她承担的工作我事必躬亲,偶尔还来教一教。人小婷,总是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老师,我终于懂了。

没过多久,有一个周末我刷朋友圈,小婷居然在办结婚。我莫名惊诧,这才不过二十三四吧?在微信朋友圈,目睹了她结婚的盛况。一共就发了7张图,分别是婚礼现场布景、伴娘和新娘的合照、她和她娘家人的合照……唯一有一张她和她先生的合照,还是俩人手挽手这走T台的,背影。我心道,这男方必然要瞎。第二周去他们公司,充分发扬八卦精神,中午吃饭找小张哥问详情。

小婷结婚的对象,我居然还见过,就是他们项目部的工程巡视员,负责项目现场安全责任工作。我们去那个项目尽调时,这哥们儿发了我们几个头盔,领着我们参观,介绍项目现场的施工情况。我还有点印象,一米七上下一男的,面容质朴,看着你说二十八九也行、三十四五也行。穿着工装,戴着头盔,不太热情也不太冷淡,机器人一样的语调给我们做介绍。除此以外,也没有特别之处——他,就是小婷的先生。

这位哥,老家山东。父母是山东某国有能源企业的,应该是中层干部。在煤炭行业一片火红的年代,应该是明的暗的整了不少钱。这位哥,后来也去加拿大留学啊啥的。回国以后,家里也是想方设法,花了大价钱给塞到这个国企上海总部里面,就在工程部。这时候,这位哥也二十八九,不算小了。他爹妈,先是全款,大概是一千来万,在卢湾给买了一套一百六七十平的房子,又给添置了一台奔驰E。这位哥,于是就住着一千多万的房子,开着四五十万的车子,领着一个月五六千的工资,幸福地生活着。

小婷到公司报到,就分到他们项目部。这位哥,见到小婷,眼睛就再也没有挪开过。铁了心,要把小婷追到手。小婷刚来,羞羞怯怯,面对这位大自己五六岁,然后看着踏踏实实的男人,不置可否。这位哥,和父母汇报了自己的意中人,接着他父母给整了一套骚操作。他父母,联系上这家公司的一个高管,说儿子现在有心上人了,请他居间撮合。这高管找了小婷谈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你现在搁上海无依无靠,人家条件还不错,不如先处着再说。处得好了要结婚的话,明年调动你去财务部,夫妻双职工不能呆在同一个部门。别的没听进去,财务部的事儿,估计小婷是听进去了。这时的她,每天要戴头盔去工地巡视,叫苦不迭。

小婷的家境,比起这位哥家,确实是差了一截。父母都是濒临倒闭国企的双职工,她来这公司上班,一没有送钱,二没有亲戚照顾。主要靠的是她妈的同学,在这公司做中层干部。搭上这条线,进的这家公司。不过话说回来,但凡有出路或者识货的,谁高兴把小孩送到施工类企业,说白了还是没辄嘛。

小婷后来支支吾,跟父母说了现在正在处对象的情况。她爸听了很高兴,她妈比较游移不定。后来一年时间里,发展到双方互见家长的程度。男方父母见到小婷,已经喜欢到不行了,就差问啥时候能有孩子了。小婷她爸见完以后没发表啥意见;小婷她妈见了这位哥以后,说这位哥好像不太上进的样子,当然,决定权在你,你自己考虑。
于是,后来有了我朋友圈里看到的那七张图片。

我在做项目那一年中,很清晰观察到,一个美女如何发现自身价值的轨迹。结婚后小婷的朋友圈,主要秀的是美好生活。她婆家后来给她买了个大MINI,她每天上班开着。不经意展示展示自家的厨房、自己做的烘焙啊啥的。但是从来没有一条,有关于她的家庭和她的先生。结婚那天的七张图,设置了半年可见后页不见了踪影。

项目收工,我跟企业的联系也少了,跟小婷也没啥交流。她那朋友圈的内容,以后几年里,倒是一天比一天精彩。今天飞个长滩,秀个沙滩;明天去个大溪地,发几张珊瑚;后天再黄金海岸,抒发一下对自由世界赞美啥的。我一度怀疑,她还在不在工作。去年有一天,看到她发了张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学生证,配文:重新回到校园,小婷要努力进步!我确认,小婷大概肯定必然已经和前夫拜拜了。

我问小张科长,咋回事啊。

小张科长笑道:“这姑娘不简单,最多的时候说是有三十多人追求她。”

我笑道:“不是结婚了么,怎么还有人追求呢?”

小张科长道:“结婚有啥用,又没人把结婚证贴脑门上。更何况,好多人明知她结婚,照追不误。”

我问道:“最后是跟谁走了?”

小张科长道:“嘿嘿,一小开,做教辅公司的,生意应该挺大。光在上海房子就有六七套,在英国加拿大美国都有生意。”

我问:“怎么认识的?”

“音乐会上认识的。”

我问道:“他前夫有啥反应?”

小张科长道:“一开始完全蒙在鼓里,后来发现了,小婷跟他摊牌。他跑财务部来闹,后来小婷就辞职,不来了。”

我总结道:“被绿成这样,还好意思在这儿工作么?”

八卦完,回去路上,我就一直在想。这位哥,搁上海这种地儿,敢于趁着人美女懵懂无知的时候下手,就是摆错了自己的位置。美貌本身是一种得天独厚的稀缺资源,你就算搁家里称了个两三千万,满打满算给你在上海置业安家,那又如何?身价上亿乃至十亿的,都搁你后面虎视眈眈,人都没把你放眼里。

你父母觉得你人模狗样一表人才,但事实上你没有个人魅力可言;你的父母对你的冀望是稳定的生活,但事实上大城市本身就没有稳定可言;到最后,你连捞钱都不会,挣钱的动力也没有。So,你拿什么留住人美女?你自己非要去追求一个你自己hold不住的东西,即使千方百计搞到手了,最后不也是自欺欺人竹篮打水一场空么?你看看我,对自己的位置清清楚楚,嘴上对美女赞美越多,走得就越远。

每个人,最重要的是摆清楚自己在社会结构中的位置,摆不清楚离祸事也不远了。对于锅家也一样,摆不清楚自己在历史体系和当代格局里的位置,离歇菜也不会太久。

继续阅读

人生

当你知道了死亡来临的确切时间,它便不会再令你心生恐惧

发布

如果人生剩下最后五分钟,你会交上怎样的答卷?

人们钟爱这种末日式的问题,会兴致勃勃地考虑:假如真的只剩五分钟了,我会怎么样呢?

TED有个莫名火起来的视频,演讲者用十分钟告诉我们如何在五分钟内找到生命的意义。叩击灵魂的提问使我感到万分慌乱,普普通通维持生活已然不易,哲学思辨留给哲学家吧。

对于普通人而言,最后五分钟再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可能有点晚了。那五分钟里,往往伴随着遗憾。

爱情里的遗憾,是未曾挽留的前任,分手时彼此遍体凌伤没有好好说再见;是激情燃尽后的一地鸡毛;是爱而不得只能祝福;是错的时间对的人,对的时间错的人;还有,谢谢你让我变成最好的自己,可惜身边的人不再是你。

亲情里的遗憾,是没能亲眼看见你离开,想到就心酸;是年少无知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再也听不到你的原谅了;是不能看着你长大啦,愿你一生喜乐顺遂。

友情里的遗憾,是谢谢你陪我度过那些日子,被时光的洪流冲散的我们,只好无奈地继续前行。

仆人的儿子哈桑,最后五分钟,是“为你,千千万万遍”;一生被嫌弃的松子,最后五分钟,想要躺在爱人的臂弯;仓央嘉措,最后五分钟,只恨今生未能“不负如来不负卿”。

但毋庸置疑,最后五分钟,你唯一不会再害怕的就是死亡了。

给想告别的人好好告个别,把银行卡密码告诉给你愿意告诉的人,要一杯水慢慢地喝下,坐在摇椅上,腿上盖一块毯子,闭上眼睛听一首安静的歌。

Do you have a dram?

Sure.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19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鹿角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