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奇

相亲过程中通过乞丐意外发现了毒贩

发布

张小枫休假的时候在家相亲,很顺利的就找到了接盘女侠。他那时候还很瘦,相亲成功率很高,光凭这一点就羡煞胖人。

那个姑娘来过部队两次,第一次我没见到,第二次见到了背影。姑娘第二次来的时候,部队给张小枫放了一个小时假,让他带女朋友到驻地街上逛逛。这个时间卡的很精妙,他们是步行,单程大约十五分钟,来去之间至少要用掉半小时,还剩半小时只够吃饭,啥事也干不了。

俩人刚到街上,就遇到一个乞丐,这对张小枫来说正中下怀。男人在这种时候总想表现一下自己的爱心,这是人性。张小枫虽然姓熊,但平心而论,他的确是灵长目类人猿亚目人超科,换句话说,张小枫也有人性,遇到这种事,肯定要表露一点富人之仁,于是伸手就给了一张十块的。

乞丐千恩万谢地双手接过,张小枫不小心看到了他的手臂,突然又充满了余秋雨式的人文关怀,又去买了几串烤鱼,给女朋友几根,给乞丐几根。乞丐在接鱼的时候,张小枫一把握住他的手,告诉他即使做乞丐吃东西也要讲究卫生,俗话说不干不净吃了没命,一定要保重身体等等,我不知道他女朋友当时的心情,估计也挺绝望的。送温暖送到忘了女朋友,这不太符合人性。

张小枫又问乞丐身体怎么样,乞丐当时还不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握着张小枫的手上下摇摆,激动地说身体还不错,很久没生病了。聊完张小枫就带着女朋友回营区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女朋友的背影,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张小枫四十分钟就回来销假这件事,成了后来的一个笑话,放个假把自己放成著名笑话的,好像只有他一个。

中途回来的原因是他看到那个乞丐手臂上有针孔,就多了个心眼,买了些烤鱼给乞丐,然后趁机握手,抖了几下,于是又在衣袖里看到了更多针眼和针眼感染后留下的疤痕。高度疑似吸毒人员。

插播一个不符合常识的常识,吸毒这件事,其实不归我们管。惊不惊喜?我们如果抓到吸毒人员,一般都是交给当地派出所。不管你惊不惊喜,反正派出所每次都很惊喜。

我们感兴趣的是,乞丐在哪里买毒品?

作为一个乞丐,没那么大的财力,不太可能在家里囤很多毒品,心情不好就扎一针,写不出剧本就来两口。这种事不太可能发生在乞丐身上。当然,盯一个乞丐,我们可以轻松搞定。

也就第二天傍晚,乞丐结束营业之后,先回家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骑一辆自行车出门,我们徒步跟的,他的身体状态本来就骑不快。骑了大约两公里,敲响了路边一户家门,门打开,乞丐进去,两分钟后出来,骑自行车返回。

我们很惊讶,因为零包毒贩一般都在外面交易,或者送货上门。让吸毒人员上门买毒品,堪称送祸上门,很容易翻车的。乞丐回到他居住的草棚后,被我们截住,搜出一个零包,里面是粉末状海洛因,估计也就两三克,又在凉棚里找到吸毒工具若干。

审起来很简单,吸毒没有刑事责任,感觉他只想快点出去,继续他的乞讨事业,和我们的判断完全一致,几乎是立即供出了买毒品的地方。

我们回到单位,整理装备,三辆车直接开到刚才的目标建筑前,那是一间独门独户的房子,只有一间,很容易就能围起来,而且不担心扰民。我最先潜到房子左前窗下面,结果却听到房里传出一个女高音,那种非分之响一听就知道里面有且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不用给我科普性知识,那时候的知识量只允许我做出这种判断。)

李国志开始想带着老工人去敲门,但老工人不太会说话,中途又换了老村主任。

老村主任敲门,里面的戛然而止。男人问:谁?

老村主任用低沉的声音回答:我

里面又问:谁?

老村主任:我

里面再问:你是谁?

老村主任:就是我啊。

里面接着问:你到底是谁?

老村主任:我啊,就是我啊。

里面的人估计有强迫症,不然不会在这个哲学问题上轻易被老村主任激怒,他嘴里愤怒地念着「OK,OK,OK」,听语气是忍痛拔了出来,然后猛地将门拉开,估计是想骂人,但还没来及张嘴就被李国志一把掐着脖子扔了出来,他往前栽,我的膝盖迎面顶上,正好顶到脸上,都没来及惨叫,只闷哼一声,OK 瞬间变成了KO,后面还接一声清脆嘹亮的女高音。

据说,那个乞丐以前是一个小有所成的运输公司老板,但我们没有去核实,直接移交了。那个男人家里搜出粉末状毒品四千多克,天亮后移交,数罪并罚,盖木欧瓦。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新奇

如果蛇愿意的话,它能咬死自己吗?

发布

鹿角网一直觉得自己不怎么怕蛇,可能一是小时候见的比较多,然后也从来没被咬过,不符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要求,哈哈……

很小的时候跟着爸爸进山玩,回来的时候他抓了条蛇,捏着蛇脑袋拎在手上,跟在后边的我看着那条扭来扭去的尾巴,鬼使神差地伸手牵起了它,一路牵回家。这一幕留下的印象非常深远。

我身边有个朋友比较严重,他只要一看见蛇就会立刻僵硬失控,直到那条蛇离开他的视线范围,才能慢慢恢复知觉,就连谈论“蛇”的话题都会使他感到不适。不同的是,一般大家想到“蛇”这个词,为之胆寒的多半是“有毒”的问题。

虽然我们都知道蛇毒会给人造成很多严重的伤害甚至致死,但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蛇的毒液会不会毒死它自己呢?

具体一点地说是:如果蛇的毒液是在嘴里产生的,它会不会因为吞下自己毒液而受到影响?重要的是,蛇会不会在咬到自己的时候注射毒液呢?我们需要先了解蛇毒的成分和蛇注射毒液的机制。

蛇毒本质上是唾液腺中产生的一种液体分泌物,主要成分是蛋白质,只不过在毒蛇体内会发生特殊的变化。这些有毒的蛋白质是蛇毒被注射到肉中时产生有害影响的原因。其中还有特殊的酶,可以快速破坏猎物中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质、磷脂和核苷酸,从而进一步帮助蛇消化。

此外,蛇毒中还含有一种多肽毒素。这些多肽使毒液具有毒性,能够破坏细胞功能,甚至导致细胞死亡。

毒蛇们最常使用的注射毒液的方法,是先用毒牙刺穿猎物组织,再将毒液注射进猎物的伤口。然而,有一些蛇已经发展出不同的适应能力来释放毒液,比如吐出毒液或喷出毒液。当然这种情况往往是为了防御而不是攻击。

每条蛇体内的毒液注射系统基本相同,主要分为四种组成部分。毒腺位于蛇的头部,集中在喉咙后部。它们的主要用途是产生和储存毒液。蛇头部强大的肌肉,有两个作用:压制和刺穿猎物,同时调节注射毒液的量。

另外两个关键部分是导管和尖牙。这些导管是毒液从毒腺输送到毒牙的通道,而毒牙则是经过“改造”的牙齿,有中空的管道,毒液通过这些空心管流出。

说了这么多,言归正传,毒蛇到底能不能杀死自己呢?

首先,蛇吞下自己的毒液不会中毒。前面说过,毒液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质。要想使蛋白质毒素有效,它们必须被注射或吸收到动物的组织或血液中,而摄入蛇毒是无害的。原因很简单,这些有毒的蛋白质会被胃酸和消化酶分解成基本无害的形式。

不过,如果毒液是通过另一条蛇咬它或蛇咬自己而进入蛇的血液,情况就不一样了。毒液直接进入血液,对蛇本身的作用和对它的猎物的作用是一样的。

总而言之,只要蛇咬自己的时候也给自己注射了毒液,它是可以咬死自己的。

继续阅读

新奇

石英是什么?你愿意跟我一起去挖价值400万美元的石英吗?

发布

前两年在阿肯色州的一个矿山中,被发现存在一条长170英里长的石英脉,重要是还这里全年对公众开放,由此引发很多人组团前往当地挖掘。

可能有些朋友不太了解石英,鹿角网先做一个简短的介绍。石英是一种由二氧化硅组成的矿物,石英晶体自然界中硬度仅次于钻石的天然矿产。本质上讲,玛瑙玉髓一类的宝石都属于石英。

一个专门寻找这种东西团队来到这个位于阿肯色州的矿山,经过为期四天的挖掘,最终在温泉以北约30分钟路程的杰西维尔的罗恩·科尔曼矿中发现了这个高达8英尺的石英晶体。

这块晶体的尺寸仅次于一两年前在该矿中发现的9英尺高,3,000磅重的圆形石英。9英尺的那一块曾在亚利桑那州的各种贸易展览中展出,而这8英尺的目前仍留在杰西维尔,等待出售。

罗恩·科尔曼的在线销售人员乔尔·莱德贝特表示,经过鉴定其透明度、质量、状况以及独特性,这块石英晶体被证实其价值为350万美元。“它非常大,所以有价值。只不过它还存在一些比较明显的瑕疵。若果这些瑕疵不存在,颜色再透明一些,会更加值钱。”

石英确实有大量的工业用途,但是这块巨型晶体估值的瓶颈在于,如果把它分解,它就会失去价值;而如果整体出售,除非是一些有收藏嗜好的百万富翁,否则谁会完整地买下这么一大块岩石呢?

通常,一块宝石的质量越高,它们的价值就越高。如果一磅的水晶价值20美元,那么10磅的水晶可能价值200美元以上,即使是祖母绿,在一定尺寸下的价格也比钻石高。因为尺寸越大的个体,就会越稀有。这就是为什么珠宝商们绝不会将一颗大钻石切成两半以获得两块钻石的原因,哪怕那样更容易出售。

听说,在科罗拉多州的布雷肯里奇,有一家商店几乎只卖出巨型的水晶、矿产来赚钱。这块石英晶体倒是非常适合摆在那家商店的橱窗里。所以,虽然这块去年就被发现的“大家伙”,至今仍在寻找买家,但也不代表大石头没有市场。

并且,正如莱德贝特所说:“真正喜欢这块石头的人一定会忍不住分享它,那些没见过它的人看到它照片也会对此感到兴奋。”随着照片在各种社交平台中传播,它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这种“卖不出去”的情况不会太久了。

继续阅读

新奇

男人曾经发明了高跟鞋,现在他们为什么不穿了?

发布

鹿角网发现可能还有些小可爱不知道,现在塞满女人鞋柜的高跟鞋,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竟然是男人的专属品!

在女人开始穿高跟鞋之前很久,男人就已经开始穿高跟鞋了。不同于今天的高跟鞋的是,过去的高跟鞋是出于实用目的才被穿着,而不仅仅是为了显高和时尚。从帮助骑行者从泥泞中爬起来,增加矮个子国王的身高,到衡量男女平等和划分不同的社会阶层,高跟鞋有无数的用途。

要论起高跟鞋的起源,可能还需要追溯到非洲和亚洲,因为据说欧洲国家被认为是从土耳其和波斯等亚洲国家吸收了这种文化。例如,在古埃及,鞋主要是用来区分阶级。穷人只能会赤脚行走,而富人则穿平底鞋作为属于上层阶层的象征。至于高跟鞋,是被贵族们拿来作为礼仪品用于出席某些重要场合的。

虽然那时候的高跟鞋还没有固定的款式,但类似这种外观的鞋子最早出现在公元前3500年的埃及。并且,除了作为阶级的象征,高跟鞋还被埃及屠夫用来在屠宰动物时避免脚沾上鲜血。

在亚洲,第一批穿高跟鞋的人是波斯战士。这种鞋专门为骑马而设计,鞋跟可以防止他们的脚从马镫上滑下来。它还可以改善骑手们的姿势,在他们站在马镫上时保持他们的腿稳定,以此来帮助他们射箭。

欧洲沿袭了波斯传统。1599年,波斯外交官访问欧洲,以盟友的身份帮助他们对抗奥斯曼帝国时,欧洲贵族开始穿高跟鞋。在一时期,欧洲深受波斯文化的影响。

从这个时期开始,女性为了显示平等和增加自己的身高也穿上了高跟鞋。凯瑟琳·德·美第奇是16世纪有史以来第一个穿高跟鞋的女性。因为她身高只有150厘米,但是却想在婚礼上显得比较高。这一潮流很快被其他女性所接受,她们开始穿高跟鞋,有些甚至高达60厘米。

高跟鞋帮助女性避免她们的裙子变脏,因为那时还没有混凝土地面。然而,这种惊人的高度,使得妇女们会经常跌倒,导致一些孕妇流产。为了在人体工学上更合理,鞋匠削减了高跟鞋前部平台的高度,只保留了后部的高度。

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只有5英尺4英寸高,约162.5厘米。国王比他的臣民们还矮显然不太合适,所以路易国王开始穿高跟鞋来弥补他身材上的缺憾。他穿着4英寸(约10厘米)跟高的红色高跟鞋,上面装饰着大量的战斗场面。英国国王查理二世在加冕典礼上效仿路易国王,也穿着红色高跟鞋。但路易国王想要独树一帜,他规定在法国,任何人在他和他的臣子身边穿红色高跟鞋都是违法的,并且在实际中,这种行为还变成一项会遭受惩罚的罪行!

人的地位和欲望有着相互促成的关系。富人总是把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当作奢侈的象征。对于下等人来说,在田间劳作和长距离行走时,高跟鞋并无用处,所以它被上层社会所采用,这才能显出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

随着时间的推移,女性开始慢慢要求与男性平等的地位。穿高跟鞋、戴帽子、剪短头发、抽雪茄,这些都是向男人展示男女平等的方式。高跟鞋也慢慢地与女性的性感联系起来,因为它强调女性的曲线,拉长她们的腿。高跟鞋随之进入色情行业。拍摄时女人们只穿着细高跟鞋,这是16世纪以后,女性终于采用的高跟鞋,现在已经成为女人衣橱里的必备品。

一场知识运动改变了男性对时尚和高跟鞋的看法。启蒙时代强调实用性和合理性,而不是奢华和时尚。男人们的衣着突然发生了变化,他们的着装更多地是为了与职业相匹配,而不是炫耀财富。男性开始放弃珠宝、鲜艳的色彩和高跟鞋,转而选择更庄重的服装。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男人和女人的时尚完全不同。“伟大的男性克己”是男人和女人在外貌上有了显著的区别。到了1740年,男人已经完全不穿高跟鞋了。那男人穿高跟鞋被认为是愚蠢和柔弱的。男性被定义为务实、理性,而女性则被视为多愁善感,因此她们比男性更适合穿高跟鞋。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19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鹿角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