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奇

女朋友老要买内裤,她的内裤为啥那么容易坏?

发布

为啥?来来来,我告诉你,不拧耳朵,不掐肉,也不踩脚,过来!

在知道一切之前,你需要先明白一个道理,女朋友说要换,那就是要换,不要瞎BB,再BB就不只是换新内裤能解决的问题了。

女孩子的内裤为啥容易坏,去问内裤生产厂家,为啥用料越来越节省!

鹿角网能告诉你的是,为什么相比较男孩子的内裤而言,女孩子需要的数量更多,寿命更短。

1.换得勤

你可以跟你兄弟伙熬几个大通宵开黑不带回家洗澡换衣服,但你的女朋友是必须每天洗小屁屁换小内内的。天天换,不多备点行吗?

男女的生理状况不同,你两三天不换内裤最多有股馊不拉几的“男人味儿”,女朋友却要忍受生理心理的双重折磨,隐私部位的粘腻感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我没换内裤、细菌、妈妈我要生病了”的内心OS在一遍遍疯狂叫嚣。

2.洗得勤

换下来的内裤清洗时也面临诸多问题,专用洗涤剂或者专用的洗衣皂,沾上姨妈血得使劲搓搓(请自觉给她洗带血的内裤),隔段时间消消毒,开水烫一烫啥的。你觉得你都等得要睡着了,你女朋友还没从卫生间出来,她是在里面玩水吗?平均一条内裤使用个三个月左右就快不行了,底部变黄,形态松垮,藏污纳垢,都是问题,没办法等破了洞再换。

3.新的最舒服

这一条不用解释,不仅最舒服,还最好看。

4.当然是因为你

丁字裤、蕾丝的、网纱的、纯色的、带兔球球的、绑带的、清纯的、性感的……都要换着样的穿给你看呐,撕的时候挺爽,穿上裤子就嫌花钱?

除此之外,鹿角网还要提请广大男性同胞注意:女孩子从青春期开始,就会分泌白带,有些女孩子即使再怎么注意清洁也还是会有不同程度的异味,别被小huang文里的无脑描述培养出惯性思维,那不是脏。

还有,在经历性生活之后,女孩子的白带异常,大部分来自于男方没有良好的卫生习惯。

所以,买内裤这件事,你还有什么异议?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新奇

DNA祖源测试真的可以救人,但也可能给你造成难以解释的麻烦!

发布

鹿角网偶然间看到了一个令人感动又有些惊悚的故事,有个国外的网友做了一次DNA祖源测试,结果找到了当初捐脐带血给她的匿名捐献者。

大约在20来年前,Holly Becker曾经患过非霍奇金淋巴瘤——这种疾病和白血病差不多,它也是一种白细胞癌变的疾病。只不过癌变的白细胞基本都存在于淋巴结以及脾和肝的淋巴器官中。

她为了治疗接受了脐带血的移植手术,有个陌生人干细胞成为了她的血细胞,并从此一直保护着她。

她并不知道这个陌生人是谁,更没有想到能通过一个消费级DNA检测,可以找到多年后的她。

我们大多接触到的消费级DNA测试,常常是通过唾液来检测DNA,曾经在国内某网站有不少人参加测试,测试成功后会给予一定的奖励。而一般而言,这些DNA应该来自口腔内膜细胞,那肯定就是是Holly Becker自己的细胞,带着她自己祖传的DNA。很多接受过骨髓移植的人也做了DNA测试,毫无问题地得出了属于自己的结果。

虽然有些时候,白细胞也会跑到口腔里去杀菌,而Holly Becker的白细胞来自匿名捐赠者。机缘巧合的情况下,Holly Becker找到了那个救她一命的人。那个人今年才25岁,对自己救过另一个陌生人毫无所知——捐脐带血时,他还只是个婴儿,捐出脐带血的决定是他父母做的。

惊悚的部分是随着各种DNA测试和溯源技术的兴起,要保持“基因匿名”越来越难。就连“捐个骨髓/脐带血救人一命”这样的事,也带着隐含的风险。

当受捐者接受骨髓移植的时候,与危急时刻接受一些输血并不同。随着我们体内的血液更新,接受的输血会被慢慢稀释直至消失。过了一段时间,抽血做DNA检测,测出来也是祖传的DNA。

而骨髓/脐带血移植则是彻底摧毁受捐者原本的造血系统,用别人的干细胞给予重获新生。对受捐者而言,从此以后,自己体内永远流淌着别人的血液。而对捐赠者而言,就是外面永远跑着一个你的“大血袋”,你无法控制这个“大血袋”的行动,只能祈祷ta不要作奸犯科还留下血液证据,否则警方真的会顺藤摸瓜查到你这里……

这个故事也告诉父母们,把孩子的脐带血捐出去是非常高尚的,且真的可以救人一命。但一定要记得告诉孩子曾经有过这么回事啊。万一哪天警方真的找上门:“这个DNA你可以解释下吗?”

“跟你说你可能不信,但我真的可以解释……”

继续阅读

新奇

相亲过程中通过乞丐意外发现了毒贩

发布

张小枫休假的时候在家相亲,很顺利的就找到了接盘女侠。他那时候还很瘦,相亲成功率很高,光凭这一点就羡煞胖人。

那个姑娘来过部队两次,第一次我没见到,第二次见到了背影。姑娘第二次来的时候,部队给张小枫放了一个小时假,让他带女朋友到驻地街上逛逛。这个时间卡的很精妙,他们是步行,单程大约十五分钟,来去之间至少要用掉半小时,还剩半小时只够吃饭,啥事也干不了。

俩人刚到街上,就遇到一个乞丐,这对张小枫来说正中下怀。男人在这种时候总想表现一下自己的爱心,这是人性。张小枫虽然姓熊,但平心而论,他的确是灵长目类人猿亚目人超科,换句话说,张小枫也有人性,遇到这种事,肯定要表露一点富人之仁,于是伸手就给了一张十块的。

乞丐千恩万谢地双手接过,张小枫不小心看到了他的手臂,突然又充满了余秋雨式的人文关怀,又去买了几串烤鱼,给女朋友几根,给乞丐几根。乞丐在接鱼的时候,张小枫一把握住他的手,告诉他即使做乞丐吃东西也要讲究卫生,俗话说不干不净吃了没命,一定要保重身体等等,我不知道他女朋友当时的心情,估计也挺绝望的。送温暖送到忘了女朋友,这不太符合人性。

张小枫又问乞丐身体怎么样,乞丐当时还不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握着张小枫的手上下摇摆,激动地说身体还不错,很久没生病了。聊完张小枫就带着女朋友回营区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女朋友的背影,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张小枫四十分钟就回来销假这件事,成了后来的一个笑话,放个假把自己放成著名笑话的,好像只有他一个。

中途回来的原因是他看到那个乞丐手臂上有针孔,就多了个心眼,买了些烤鱼给乞丐,然后趁机握手,抖了几下,于是又在衣袖里看到了更多针眼和针眼感染后留下的疤痕。高度疑似吸毒人员。

插播一个不符合常识的常识,吸毒这件事,其实不归我们管。惊不惊喜?我们如果抓到吸毒人员,一般都是交给当地派出所。不管你惊不惊喜,反正派出所每次都很惊喜。

我们感兴趣的是,乞丐在哪里买毒品?

作为一个乞丐,没那么大的财力,不太可能在家里囤很多毒品,心情不好就扎一针,写不出剧本就来两口。这种事不太可能发生在乞丐身上。当然,盯一个乞丐,我们可以轻松搞定。

也就第二天傍晚,乞丐结束营业之后,先回家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骑一辆自行车出门,我们徒步跟的,他的身体状态本来就骑不快。骑了大约两公里,敲响了路边一户家门,门打开,乞丐进去,两分钟后出来,骑自行车返回。

我们很惊讶,因为零包毒贩一般都在外面交易,或者送货上门。让吸毒人员上门买毒品,堪称送祸上门,很容易翻车的。乞丐回到他居住的草棚后,被我们截住,搜出一个零包,里面是粉末状海洛因,估计也就两三克,又在凉棚里找到吸毒工具若干。

审起来很简单,吸毒没有刑事责任,感觉他只想快点出去,继续他的乞讨事业,和我们的判断完全一致,几乎是立即供出了买毒品的地方。

我们回到单位,整理装备,三辆车直接开到刚才的目标建筑前,那是一间独门独户的房子,只有一间,很容易就能围起来,而且不担心扰民。我最先潜到房子左前窗下面,结果却听到房里传出一个女高音,那种非分之响一听就知道里面有且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不用给我科普性知识,那时候的知识量只允许我做出这种判断。)

李国志开始想带着老工人去敲门,但老工人不太会说话,中途又换了老村主任。

老村主任敲门,里面的戛然而止。男人问:谁?

老村主任用低沉的声音回答:我

里面又问:谁?

老村主任:我

里面再问:你是谁?

老村主任:就是我啊。

里面接着问:你到底是谁?

老村主任:我啊,就是我啊。

里面的人估计有强迫症,不然不会在这个哲学问题上轻易被老村主任激怒,他嘴里愤怒地念着「OK,OK,OK」,听语气是忍痛拔了出来,然后猛地将门拉开,估计是想骂人,但还没来及张嘴就被李国志一把掐着脖子扔了出来,他往前栽,我的膝盖迎面顶上,正好顶到脸上,都没来及惨叫,只闷哼一声,OK 瞬间变成了KO,后面还接一声清脆嘹亮的女高音。

据说,那个乞丐以前是一个小有所成的运输公司老板,但我们没有去核实,直接移交了。那个男人家里搜出粉末状毒品四千多克,天亮后移交,数罪并罚,盖木欧瓦。

继续阅读

新奇

一个一次性打火机可以打燃多少次?

发布

如果家里有人吸烟,那么当你收拾屋子的时候,一定会惊讶: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一次性打火机?

就像上学时你从来没有完整地用完过一块橡皮一样,一个一次性打火机的命运也许是在凌晨散场的KTV丢失,遗忘在抽屉的一角落灰,或者干脆买回来没用几下就无法点燃,相信很少有人能够完整地用完。毕竟卖那么便宜,二十年来始终一块钱。

看着桌面上堆成小山的打火机,我冒出一个无聊的问题,一个一次性打火机到底可以打燃多少次?

为此我在网上进行了搜索,发现原来无聊的人不止我一个。

网上各种回答层出不穷,300到500,600到1000,说多少次都有,甚至有人给出1468次这个有零有整的数字,说是特意出去买了一个回来在家打的,实在令人服气。

另外,有“专业人士”表示:一块钱的打火机质量参差不齐,有的打不了就坏了,打火机的检验标准是要求上万次的,但是符合这个标准的一般都是出口到欧美的,国内的大多数都不符合这个标准,只有少数品牌能达到。

据说美国生产的一个钢质打火机,精确设计到当油芯用完的时候,其他部件也刚好不能使用,价格是十几美元。

现在市场上虽然不止一次性打火机这一种选择,五花八门的点烟器,个性又漂亮,还不乏有些返璞归真人士专门选择用火柴,但一般的烟民和厨师还是更愿意选择这种便宜又方便的一次性打火机。

最后,希望可以少点浪费,毕竟家里拾掇出来的打火机可能够用好几年的了。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19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鹿角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