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奇

如果蛇愿意的话,它能咬死自己吗?

发布

鹿角网一直觉得自己不怎么怕蛇,可能一是小时候见的比较多,然后也从来没被咬过,不符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要求,哈哈……

很小的时候跟着爸爸进山玩,回来的时候他抓了条蛇,捏着蛇脑袋拎在手上,跟在后边的我看着那条扭来扭去的尾巴,鬼使神差地伸手牵起了它,一路牵回家。这一幕留下的印象非常深远。

我身边有个朋友比较严重,他只要一看见蛇就会立刻僵硬失控,直到那条蛇离开他的视线范围,才能慢慢恢复知觉,就连谈论“蛇”的话题都会使他感到不适。不同的是,一般大家想到“蛇”这个词,为之胆寒的多半是“有毒”的问题。

虽然我们都知道蛇毒会给人造成很多严重的伤害甚至致死,但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蛇的毒液会不会毒死它自己呢?

具体一点地说是:如果蛇的毒液是在嘴里产生的,它会不会因为吞下自己毒液而受到影响?重要的是,蛇会不会在咬到自己的时候注射毒液呢?我们需要先了解蛇毒的成分和蛇注射毒液的机制。

蛇毒本质上是唾液腺中产生的一种液体分泌物,主要成分是蛋白质,只不过在毒蛇体内会发生特殊的变化。这些有毒的蛋白质是蛇毒被注射到肉中时产生有害影响的原因。其中还有特殊的酶,可以快速破坏猎物中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质、磷脂和核苷酸,从而进一步帮助蛇消化。

此外,蛇毒中还含有一种多肽毒素。这些多肽使毒液具有毒性,能够破坏细胞功能,甚至导致细胞死亡。

毒蛇们最常使用的注射毒液的方法,是先用毒牙刺穿猎物组织,再将毒液注射进猎物的伤口。然而,有一些蛇已经发展出不同的适应能力来释放毒液,比如吐出毒液或喷出毒液。当然这种情况往往是为了防御而不是攻击。

每条蛇体内的毒液注射系统基本相同,主要分为四种组成部分。毒腺位于蛇的头部,集中在喉咙后部。它们的主要用途是产生和储存毒液。蛇头部强大的肌肉,有两个作用:压制和刺穿猎物,同时调节注射毒液的量。

另外两个关键部分是导管和尖牙。这些导管是毒液从毒腺输送到毒牙的通道,而毒牙则是经过“改造”的牙齿,有中空的管道,毒液通过这些空心管流出。

说了这么多,言归正传,毒蛇到底能不能杀死自己呢?

首先,蛇吞下自己的毒液不会中毒。前面说过,毒液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质。要想使蛋白质毒素有效,它们必须被注射或吸收到动物的组织或血液中,而摄入蛇毒是无害的。原因很简单,这些有毒的蛋白质会被胃酸和消化酶分解成基本无害的形式。

不过,如果毒液是通过另一条蛇咬它或蛇咬自己而进入蛇的血液,情况就不一样了。毒液直接进入血液,对蛇本身的作用和对它的猎物的作用是一样的。

总而言之,只要蛇咬自己的时候也给自己注射了毒液,它是可以咬死自己的。

Advertisement
点击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新奇

鹦鹉到底有多聪明?它们竟然给朋友钱让它们去买食物!

发布

鹦鹉喜欢吃核桃。这些羽毛鲜亮的鸟儿一抢到种子,就会兴高采烈地将果仁破壳而出。当把坚果作为奖品时,鹦鹉会使用技巧、解决难题并学习复杂的任务。他们甚至会以传递给人类研究人员小金属环的形式作为他们交易的货币。

“它们都很喜欢核桃。” 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动物行为学家德西瑞·布鲁克斯说,“它们没有按正常饮食喂养,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奖励。”

但是,尽管坚果具有价值,鹿角网以为或许正是因为坚果的价值,鹦鹉也愿意与其他鸟类分享它们的零食和代币来购买它们。布鲁克斯的最新研究表明,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这些鸟会把贵重的金属戒指转移给附近笼子里的朋友那里,这样它们也可以享受一些坚果,即使没有还回来的希望。

非洲灰鹦鹉尼基和杰克是兄弟姐妹,它们交换代币,而代币可以从人类研究人员那里“买”到核桃。

鸟类的慷慨引起了动物科学家的兴趣。因为给同伴传递食物是一回事,给他们钱去买是另一回事。长期以来,这种博爱的行为一直被认为仅限于人类、猩猩和倭黑猩猩等灵长类动物。很少有人认为有其他哺乳动物能够做到这一点,更不用说这些只拥有“鸟脑子”的生物了。

但是,布鲁克斯的研究小组在《当代生物学》杂志上报告说,大脑袋的非洲灰鹦鹉可能是已知的第一只参与这种有益行为的鸟类。

普林斯顿大学鸟类行为专家克里斯蒂娜·里尔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但她说,鹦鹉似乎不仅有能力理解金属环作为食物的货币,还理解自己的行为可能对另一个人造成的后果。“这是相当复杂的推理。”

在研究实验室和野生动物栖息地中,都观察到许多动物给它们的朋友送“礼物”。倭黑猩猩会把一小块肉给陌生人,吸血蝙蝠会把血吐到饥饿的亲戚嘴里,而狗会和同伴分享香肠。

但是布鲁克斯和德国马克斯·普朗克鸟类研究所的动物行为学家奥古斯特·冯·拜仁想在鹦鹉身上测试这种慷慨的极限,毕竟鹦鹉一直被认为是最聪明的鸟类之一。因此,他们进行了一项涉及零食转让的实验,其中加入了一点额外的脑力锻炼。

在训练了八只非洲灰鹦鹉和六只蓝头金刚鹦鹉用金属环交换核桃后,研究人员将这些鹦鹉与同种伙伴配对。然后,他们把鹦鹉放在由一个转移孔连接的空房间里,给一只鸟十枚戒指,而另一只没有。

即使没有得到会给予奖励的承诺,八只非洲灰鹦鹉中的七只也会通过交换孔把一些可用的代币送给破产的伙伴,而且通常是嘴对嘴地交换。平均下来,大约有一半的金属环可以穿过,受赠者可以通过另一扇窗户用这些小饰品交换核桃。

“这真是太令人惊奇了。”布鲁克斯说。“我以为,当他们看到自己什么也得不到时,就会停止。但是他们一直在这么做……有些鹦鹉把所有的代币都转移了。”

然而,蓝头金刚鹦鹉却没有那么博爱,几乎90%的金属戒指都留给了自己。即使他们确实转让了代币,这些行为也大多是被动的:他们只是把货币扔到对方围栏的地板上。

不过,金刚鹦鹉的行为并不一定是自私的。在这些试验中,位于一侧的核桃交换孔没有一个是打开的,所以这些鸟儿并不是明确地为自己囤积零食。但布鲁克斯说,与非洲灰鹦鹉不同的是,金刚鹦鹉似乎没有任何自发的助威倾向。

这两只鹦鹉最终交换了角色,让受赠者有机会回报捐赠者。但是没有一只鸟在开始这项任务时就有这个意识。当研究人员重复这个实验时,这一次他们不让受赠者交换代币,这样两只鸟都不能买到核桃,非洲灰鹦鹉注意到了这一点,转移的戒指也少了很多。

奥克兰大学的认知心理学家珍妮弗•沃恩克表示:“任何时候,只要鸟类接受了大量训练,像转移代币这样的行为就会自动发生。”“但是这些鹦鹉可以区分。他们只在对他们的合作伙伴真正有用的时候才转移代币。这种差异,暗示着鹦鹉不仅仅是有分享的能力,它们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这些“非洲灰姑娘”并不羞于分享,并且拥有聪明的做事方式。沃恩克说,在野外,这些鹦鹉生活在大型的杂乱无章的群体中,在这些群体中树立慷慨的声誉可以使个别鸟类站稳脚跟。

其他鸟类,包括全球近400种其他种类的鹦鹉,是否也表现出这些行为还有待观察。令人惊讶的是,一个研究小组发现,在类似的实验中,乌鸦作为另外一种以聪明著称的鸟却没有表现出相同的共享倾向。黑猩猩或大猩猩似乎都没有。

非洲灰鹦鹉已经证明,聪明和复杂的行为存在于生命之树的许多分支中。里尔说:“与哺乳动物,尤其是灵长类动物相比,人们仍然认为鸟类的‘先进’程度要低得多。” “但是他们彼此之间非常尊重……而且他们也可以与人类结成纽带。这就是为什么它们是这么棒的宠物。”

继续阅读

新奇

为什么香烟总是比雪茄烧得快?

发布

每当电视剧中需要塑造有钱有势的大哥形象时,雪茄是最常见的道具之一。镜头里,他们往往沉默不语,深深地吸上一口,然后弥漫出来的烟雾模糊了他们的面孔,只看到雪茄燃烧时忽明忽暗的火星。

总之,雪茄在鹿角网心目中,从一开始是个高逼格的东西,虽然曾经还以为它可能跟茄子有什么亲戚关系。然而,无论是雪茄还是香烟,都存在一系列潜在的健康隐患,所以这篇文章并没有在倡导吸烟。

如果你是吸烟人士,没准儿比较能体会那种抽完烟盒里最后一支烟的最后几口的感觉。长期吸烟的人可能经常会哀叹自己的烟“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但不同的是,如果你抽雪茄,那么在你还不太习惯的时候,你可能会忍不住想问这些讨厌的东西到底还要烧多久!因为有些雪茄可能要花两个小时来抽,甚至更多。

那么,如果这两种东西都是由烟草制成的,为什么它们的燃烧速度会有如此大的差异呢?

如果你对雪茄有所了解,或者甚至认为自己是雪茄鉴赏家,那么你就会了解制作一支上等雪茄所需要的工艺、心思和意图。雪茄完全是由烟叶制成的,通常与野生和异国情调的混合,每一个都包含独特的香气。这些新鲜的烟叶是在一个特定的湿度水平下卷制而成的,这个在12-15%之间的湿度,能保护和保持使雪茄具有非凡味道的香精油。

虽然世界各地都生产雪茄,但最主要的生产地是古巴,还有洪都拉斯、巴西、墨西哥、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和多米尼加共和国。

这些地方的雪茄繁荣发展有许多原因:可能拥有良好的烟草生产土壤,可能是悠久的制作雪茄的历史,还可能是因为完美的气候,又或者三者兼具。由于生产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因此一些地区因其出产的雪茄质量和价格而闻名,比如古巴。

许多顶级雪茄都是手工卷制的,只使用最细,最新鲜的叶子作为填充物和包装纸。烟草包装得非常均匀且密实,所以通过雪茄的氧气流较少,从而导致了雪茄的缓慢燃烧。

雪茄对湿度和温度的变化非常敏感,所以在炎热的阳光下放置的雪茄可能会在几小时内变干。因此,真正的雪茄爱好者会把他们的雪茄储存在雪茄盒里,以确保雪茄的新鲜度和最佳口感。

前面提到,一支好的雪茄应该有大约12-15%的湿度,以保证吸的时候那种终极新鲜度和风味。而且,这种内置的湿度也确保了烟草以可控的速度燃烧。根据雪茄的大小,烟草的密度和肺活量,一支好的雪茄应该可以持续燃烧30分钟到2个小时。

与此同时,尽管香烟也是由烟草制成的,但除了一些非常优秀的品牌,很少有人会把香烟生产称为接近艺术的东西。虽然吸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近5000年前,但进入鼎盛时期则是在20世纪,当时的工业化农业使烟草得以大规模生产。

至少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卷烟行业一直充斥着廉价产品、操纵广告、危险添加剂和成瘾添加剂,以及高利润率。卷烟厂每年要生产数十亿支香烟,这就从本质上表明了香烟和雪茄在注重细节和质量上有明显的区别。用于卷烟的烟草质量也低得多,而且通常不新鲜,尤其是在到达消费者手中的时候。

与雪茄相比,香烟的卷制也很松散,所以有些烟民会选择自制卷烟。如果增加烟草包装的密度,就会使得较少的空气进入各个的烟草碎片之间。我们都了解燃烧的必要条件,减少氧气与燃料接触的表面积将会减缓火势。燃烧得比较慢的香烟就是这么来的。

然而,即使你能把香烟包装得非常好,也不存在能持续30分钟的香烟。烟草的干燥,以及香烟与雪茄相比较小得体积,都会加快燃烧过程。还有,不要忘记香烟的外包装是干燥的纸,纸会迅速燃烧,从而确保烟丝能一直保持点燃得状态。

其实,香烟的快速燃烧是确保重复购买的小心机,也是制造商最大得利益所在,这种极其易燃的包装纸算得上是个非常好用的销售策略。

此外,香烟中还含有数百种雪茄中没有的添加剂和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包括丙酮、甲醛、镉、焦油、砷、铅和丁烷,其中一些化学成分会人为地提高香烟的燃烧速度,并阻止它们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自己熄灭。

这么一番比较,我们应该很清楚,雪茄的设计意图是放松和奢华,所以它们都是用湿润的优质原料手工卷制而成,减缓燃烧过程,让使用者充分享受味道和芳香。另一方面,香烟由于它的烟草等级、包装材料以及无数的有毒添加剂,被设计为可以快速燃烧。

我的理解是,大佬有钱有闲,一支雪茄就可以打发掉半天的闲暇。普通上班族总不能老等着手上这支烧完吧?五分钟时间抽一支香烟放松一下,刚刚好。这种燃烧时间上的巨大差异,也是侧面反映了这是专门为了面对不同消费群体而产生的设计。

继续阅读

新奇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那么孔雀到底能不能飞呢?

发布

先声明一下,这个题目没有在抬杠。《孔雀东南飞》以“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起兴,旨在渲染气氛、激发想象,全诗讲述刘兰芝和焦仲卿的婚姻悲剧,控诉残酷的封建礼教,歌颂真爱和反抗精神,与《木兰诗》一起被称为“乐府双璧”。

说这么多,就是想表明,鹿角网绝对没有半点亵渎这首诗的意思,只是单纯和大家谈谈孔雀能不能飞的问题。仅此而已。

一般我们去动物园,可能会首先奔着大象、熊猫、老虎、狮子这样的大型动物,如果带着小朋友则更是如此。能对鸟类感兴趣、把鸟类展览当作第一选择的可能很少。但是一旦提到美丽的动物,孔雀必须拥有姓名。

成年的雄孔雀拥有将近200根羽毛,它们巨大的尾羽上那非凡的颜色和图案让人们着迷了数千年。清代时,雀翎被用作赏给贵族与高级官员的冠饰。在古希腊神话故事中,孔雀是第三代天后赫拉的圣鸟,她为了褒奖百眼巨人阿耳戈斯的忠诚,在他死后将其所有的眼睛点缀在孔雀的羽毛上。

孔雀在地面上行走时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除了身后拖着的无比美丽的羽毛实在招眼。如果它们不动,你没准儿会把它们误认为是其他鸟类。但是,鉴于它们拥有大得有些“累赘”得尾巴,还有偏爱在地面生活的习性,不得不让人怀疑它们到底能像其他鸟类那样展翅飞翔。

在动物园里,人们可能只顾着欣赏它们的尾巴,也很难有机会看到孔雀在围栏里飞来飞去,或者在树枝间俯冲跳跃。通常,我们也只能看到孔雀在地面上昂首阔步,或者懒洋洋地躺在阴影里。这让很多人认为它们是不会飞的鸟。

毕竟,这个概念并不奇怪,因为鸵鸟、鸸鹋、企鹅、恐鸟、食火鸡和许多其他鸟类都不怎么会飞。在许多情况下,自然选择决定了其他属性对生存和繁殖更为重要,最终导致有些鸟类没有飞行能力。

不过孔雀并非如此。虽然你可能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孔雀是会飞的。唯一的问题是,它们一次不能飞得特别远,也不能飞得很高。如果你有幸看到一只孔雀从地上跳起来,拍打着翅膀飞到树枝上,你可能会发现它们的动作并不怎么优雅,甚至整个过程看起来还略显笨拙。

孔雀作为鸟类的是很脆弱的,加上它们那色彩鲜艳、难以隐蔽的尾巴,为什么孔雀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灭绝呢?还有它们巨大的尾巴,是它们飞行困难的原因吗?

嗯……不得不说,虽然它们的尾巴对飞行确实没有什么帮助,但它们并不是这些美丽的鸟儿生活在地面上的唯一原因。

孔雀是野鸡家族的一员,这意味着它们与火鸡、松鸡和鹧鸪也有密切的关系。如果你了解一些鸟类知识,就会明白这些鸟也不是特别擅长飞行,它们通常被称为“地面鸟”,已经适应了无法“高飞”的生活。

这些“地面鸟”并不是不会飞,只不过它们有很多生物学上的因素使它们不方便飞行。

对于它们而言,那些原本为飞行而准备的翅膀已经变得更圆,而不像其他鸟类那样的拥有流线型和尖尖的翅膀。这些“地面鸟”体型也相对比较大,可以承受更大的体重,于是也给飞行带来了额外的障碍。

因为野鸡吃的大部分食物都可以在地面上找到,所以它们无需在空中飞行、捕食,而是适应了快速移动和在地面上觅食的能力。这些鸟通常生活在森林或树木繁茂的地区,在那里它们可以被茂密的树叶保护。

它们必须躲避树枝才能逃跑,此时飞行能力对躲避捕食者并没有太大帮助,所以在进化过程中逐渐变得不那么重要。它们庞大的体型也使它们在空中的机动性降低,令飞行变成了一项危险的活动。

至于孔雀的尾巴到底有没有阻碍其飞行,我们必须明白,雌孔雀是没有那么大的尾巴的。雄孔雀为了争夺自己的地盘和雌性,雌孔雀则没有这个必要。

孔雀尾巴是一个典型的失控性选择的例子,被认为是“好伴侣的特征”被一次又一次地选择,导致一个物种的某种进化元素继续失控。雄性孔雀奇特的大尾羽不利于生存,但却有利于繁殖,从而有利于其基因的生存。这一过程会在后代中持续存在,从而推动整个物种朝着既定的生理方向发展。

如果你要说它们注重繁殖却不注重生存,它们并不是唯一做出这种选择的物种。

其他一些关于性选择失控的经典例子包括某些种类的莺,它们会发出复杂而冗长的求偶声,持续几分钟甚至几个小时,因为如果它们的鸣叫声最长,它们更有可能被配偶选中。其他种类的鸟类,比如非洲寡妇鸟,也以长得可笑的尾巴来吸引潜在的配偶。

在一个实验中,将成年孔雀的尾羽取下后,它们仍然无法轻松地起飞。另一方面,我们不要忘记,雌孔雀没有精致的尾巴,可它们也没有成为鸟类王国里最敏捷的飞行者呀。

虽然孔雀可以飞,但要说“五里一徘徊”可能有点难为它们。它们能做的,大概也就是“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从地面上飞到矮枝上,在树林间的空隙里滑翔一段,也就差不多了。

继续阅读

热门

Copyright © 2020 Www.ViralNo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乐兮科技有限公司 鹿角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861号 | 京ICP备18056353号-2